企業不做CSR 政府推著走?

圖片來源:劉國泰

作者:吳挺鋒

毒澱粉、假油、混充米……,去年一整年的「假」事件,讓台灣社會烏煙瘴氣。如今立法院新會期開議,立委賴士葆的「公司法增訂提案」排入一讀。這個被稱為「企業社會責任條款」的提案該如何解讀?

立法院新會期開議,除了行政院宣示的「財政健全方案」,立委賴士葆的「公司法增訂提案」,被稱為社會企業責任條款提案,同樣受到關注。

該案有三個新增要點。一、公開發行股票公司需每年編制「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二、董事會應負責公司企業社會責任(CSR)政策制訂及預算編制;三、該預算金額不得低於近三年稅後平均淨利百分之二或前一年度營業額千分之一。

食安、環境污染事件層出不窮,「這個提案,就是要改變公司法對企業以營利為目的的狹隘定義,」賴士葆解釋。

在企業編制報告書部份,安侯永續發展顧問公司總經理黃正忠分析,全世界掛牌企業的落實比例約一五%,台灣約一一%,台灣確實在對的路上,但數據也顯示,企業自願編制報告書「是趨勢,但還不是主流。」

來自香港的專業顧問何智權則對政府強制的做法持保留態度。他舉例,中國的央企都完成了報告書的揭露,「但又如何?只是寫給國資委看而已。」

強制提撥 界定困難

此外,賴案最受矚目的條文是,強制企業提撥一定額度的企業社會責任(CSR)預算。

目前,全世界只有印度剛在去年通過這項法律規定。

「但怎麼界定企業社會責任(CSR)預算?」黃正忠提醒,「如果食安沒做好、污染沒改善,企業卻拚命花錢做公益,會不會反而落入漂綠的質疑?」光寶科技負責CSR的資深經理趙惟忠也表示,很多企業都在三%、五%的毛利掙扎,若還要強制提撥營業額的千分之一做公益,恐怕「會喊痛」。

賴士葆直言,這筆預算就是公益預算,但金額多寡,可以討論。

趙惟忠倒是認為,「如果不把CSR侷限在公益,而是包括環保與員工照顧,」則立法強制未必是壞事。「很多企業都把CSR當作可有可無的額外支出,若強制提撥預算,或許會讓企業開始檢視資源投入的效益,接著就會討論管理、帶動創新,對企業永續都是好事。」

無論賴案結果如何,企業董事會終究得接下CSR這顆球。畢竟這是潮流,觀望等待只會落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