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忠謀:企業為誰而戰?股東、員工、社會

圖片來源:邱劍英

作者:熊毅晰、鄧凱元

針對最近社會所發生的食安風暴,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在天下最佳聲望標竿企業頒獎典禮中,進行專題演講「企業為誰而戰」?期許企業思考所應該承擔社會責任,以下是演講內容。

最近社會發生一連串事情,大家也不免對企業「為誰而戰?」感到疑惑。我今天就針對這個題目分享一下台積電是怎麼想的。

如果去問很多公司治理的學者,講到企業為誰而戰,常常可以看到很長stake holder(利益關係人)的名單,這上面有股東、員工、社會、客戶、供應商,甚至董事會也在名單當中。

可是我的結論是independent variable(獨立變項)只有三個。老闆,或也有人講大股東,不是其中之一,經理人也不是其中之一,那我們是為誰而戰?我挑了三個最重要,就是股東、員工、社會。

第一個是為股東而戰。股東是指不分大小的所有股東,每個人利益跟他持股成正比,所有股東都應該有優質的、好的回饋。

對股東是追求長期優質的回饋。我們會希望追求長期股東,也就是長期投資者,但股東有權利隨時可以走路。

所謂好的回饋,就是股價與現金股利。

第二個是員工。員工是三個當中最重要的利益關係人。對員工我們有相對承諾,公司給員工好的工作、好的待遇,員工對公司忠誠努力,這是相對的,假如員工不對公司忠誠與努力,那我們也對他沒有承諾。

公司對員工的承諾,就是要給員工優質待遇與平衡生活。

所謂平衡生活,是工作與生活平衡。台積電一直主張,任何一個人,包括我自己在內,到最基層的工程師與作業員,每一個禮拜在公司時間不應超過50個小時。

另外的時間是做家庭生活,私人的社交,運動,休息睡眠,還有有系統計畫的學習,這種是平衡生活。

而在工作上,也要給員工有意義的工作。我今天請我的秘書在擬這份簡報時,她問是不是該講有挑戰性的工作,我說講「有意義」其實是有原因的,對高層的員工,的確是要有挑戰性的工作,可是作業員,不要一天到晚說要挑戰性的工作,不然他會不高興。

我沒有把客戶列進來。因為我覺得假如對股東有優質活饋,對員工有優質的待遇,那一定是建立在跟客戶有好的關係,也就是股東與員工的利益,是要經由跟客戶有好的關係而來。

至於第三個社會,則是指企業的社會責任。

企業的目地,就是讓社會更好。所謂讓社會更好,我列出一個座標,縱軸是台積電在做的事情,這包括誠信正直,守法,反對貪腐、不賄賂、不搞政商關係,環保、氣候變遷、節能,重視公司治理,提供優質工作,優質股東回饋,推動員工生活平衡,積極鼓勵創新,提供優良工作環境,志工社服務,文教基金會。

橫軸是台積電做了這些事情後,可以提升社會的,包括道德,提升價值觀,經濟發展,法治,關懷地球,為下一代著想,人民安居樂業,公益。

我發現道德現在好像很少講,但我覺得很重要。無論是家庭教育,或者學校教育,要說現在跟60、70年以前我受教育那時有什麼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受教育時,無論家庭與學校教育道德是很重要的,但現在好像不再提了,而且出了學校也不再提了。

我們(指企業)是社會的一部分,與社會同浮沉,我引用一句google格言,do no evil,中文是「不做壞事」,追求公司、客戶、社會三贏,避免零和。

避免與客戶間的零和,這是我當台積電負責人最為愉快的事情。我的事業人生是兩塊,一半是在德州儀器,25年,一半在台積電。我在德州儀器時,也做到全球半導體的主管,但跟客戶很少有追求雙贏的機會,總是大部分時間都在跟顧客玩零和遊戲,你少賺一點我就多賺一點,我多賺一點你就少賺一點。但在台積電二十幾年,固然有時候也會有零和遊戲,可是大部分時間我們跟客戶都是有機會追求雙贏。

所以我們的哲學就是把客戶當成是夥伴,對客戶的態度,是寧可他負我,不是我負他。跟曹操「寧使我負天下人,不使天下人負我」剛好相反。

事實上,的確有過客戶負我,不過我們也不能夠跟他太計較,對客戶、對供應商、對設計工具商、對智慧財產持有者(指IP設計架構授權供應商)、對社會,都要支持。因為對我們來說,是需要整個供應鏈的其中的一環,這就是我們一貫的態度。(整理:熊毅晰、鄧凱元)

※英文版同步上線:Who Do Corporations Fight for?

《延伸閱讀》
張忠謀︰我給的是視野,不是技術
張忠謀交棒:離開台積電後,我不做這三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