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萊德 最綠洗髮精 洗進客戶的心

圖片來源:劉國泰

作者:謝明玲

二○一四年十一月,歐萊德國際董事長葛望平在泰國曼谷,對著聯合國亞洲六、七十國的環保代表演說。

二○一四年十一月,歐萊德國際董事長葛望平在泰國曼谷,對著聯合國亞洲六、七十國的環保代表演說。

他是唯一非聯合國會員國代表,也是唯一的中小企業代表。

「我一下來他們就包圍住我,想知道我們怎麼辦到的,」留著大捲髮,說話又快又熱情的葛望平說。韓國代表回國後,還找到歐萊德的韓國代理商,想深入了解。

標榜「全球最綠洗髮精」,歐萊德營業額不過三億台幣、卻外銷三十多國,還拿下英國碳足跡認證和世界三大發明獎,為自己建立獨特定位,也闖出國際名號。

去年,歐萊德的「Recoffee 瓶中樹」洗髮精,才獲得匹茲堡和紐倫堡兩大發明獎。咖啡萃取的油製洗髮精,咖啡渣則做成瓶身,可在土中分解,底部還放了兩顆可以種植的咖啡生豆。「我們想讓消費者產生行動和想法,」葛望平說。

四十八歲的葛望平不只是經營企業,更想「創造改變」,他把自己視為散播綠色觀念的種子。

目前,全台灣兩萬多家髮廊,有三分之一使用歐萊德的綠色髮妝用品。

葛望平說,做頭髮會和客人有長時間接觸,天南地北,什麼都聊。他的理想是,如果髮廊服務人員有環保觀念,就能影響客戶。「我的設計師可能不偉大,但我的客戶可能滿偉大的,可能是市長、可能是媒體,」他滿臉笑容,說得飛快。

而且髮廊深入社區,綠色觀念透過髮廊,進入各個家庭、個人,他要客戶不只是產品使用者,更是理念宣傳者。「真正目的是把觀念建構在社會和通路中,」葛望平說。

靠「綠色加值」擄獲客戶

每年有超過九百家企業參訪歐萊德,裡面不乏阿里巴巴、豐田汽車等大公司。葛望平知道,自己雖是中小企業,但如果能影響大企業,就能帶來更大的影響力。

「葛董對綠色、永續,有一種似宗教式的狂熱,」開發科技顧問公司總經理駱文益說。開發科技顧問是中華開發工銀下管理文創價值創投基金的公司,去年底,他們才投資了歐萊德,成為歐萊德的第一個外部法人投資者。

葛望平對綠色與永續有一種過人的執念。一個明顯的例子是,歐萊德辦公室內,水龍頭都是腳踩踏板出水的。

一般洗手台為了省水,都用感應器出水。但葛望平說自己很「貪心」,又想節水又想節電,如果用感應器,雖然省水,但感應器下班後、放假日都得接電。「四十個水龍頭,一年就要花掉一七五萬多瓦,」葛望平不放鬆地計算。

松山工農機械科畢業的葛望平,○二年創業時,原來只是代理國外髮妝品牌,卻虧損連連、幾近倒閉。○六年,他決定走「綠色創新」的路,想法也跟著改變。

「我認為企業在社會裡扮演的角色只有兩件:一是服務,一是溝通,」葛望平說,服務與溝通的目標,不只是客戶,更是社會、環境。

於是,他拚命學習,拆解每個產品的包裝、內容物、供應商、製程到廢棄物,了解每一段生命週期中,有哪個細節可以再「綠」一些,尋找改造、創新的想法。

例如,塑膠瓶可以改用廢棄蔬果和植物萃取澱粉、印刷可改用大豆油墨、竹瓶蓋不需用二氧化硫漂白,只要用火烤來殺蟲卵和增色……。

「過程中你會發現,其實我們是可以選擇的,(做產品時)你可以選擇成本降低或價值增加,」葛望平說。

企業是獲利者,也是承擔者

不只產品,他們還改造了廠房、辦公室,並帶動供應商、合作伙伴一起算碳足跡、關燈、淨灘。從歐萊德發出的綠色能量不斷發散。

他認為,中小企業要開始投入社會責任,領導者本身必須要學習、身體力行,而不只是下命令要企劃、公關部門去做。只有這樣,員工才會願意跟著做,帶動全員參與,而全員參與,更是企業社會責任成功的關鍵。

社會責任未來將不只是一種選擇,更可能是企業永續的唯一道路。

葛望平說,到了二○二○年,如果企業還不懂得社會責任,將失去認同與競爭力;到了二○三○年,「我會問你(企業)還存不存在?」

「企業是獲利者,也應該是承擔者,」他堅定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