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漢堡熱  新刈包烘騰上桌

圖片來源:周書羽

作者:趙曼汝

西方有漢堡,我們有刈包。在地小農食材搭配健康烹煮的方式,「Bunsbao包包」把飽滿豐盈的味覺、熱騰騰的理想與濃濃人情味,全都包進刈包裡。

十一月五日,金馬影展歡迎酒會於台北敦化北路的美式餐廳Friday’s登場。餐廳角落的吧台區,堆疊了層層冒著熱氣的蒸籠,白煙裊裊的料理台提供的不是漢堡、炸雞或薯條,而是台灣經典的傳統小吃:刈包。

繼鼎泰豐小籠包、吳寶春麵包之後,「Bunsbao包包」的刈包成了今年金馬酒會中人手一個的炙口美食,奪得當晚最高注目度,成功摘下餐盤上最佳新進演員的封號。

photo 主廚魏宏任在金馬酒會準備熱騰騰的刈包以饗賓客。

刈包 Bunsbao包包創辦人顏漏有、楊容驊。

刈包新想像 東方精緻速食

來到國父紀念館站周邊,地圖上交織著一條條餐廳群聚的小巷,刈包的祕密基地就在這裡。

踏入Bunsbao包包舒適明亮的挑高空間,映入眼簾的是一棵高聳入頂的「樹木」,空調微送徐徐清風,捎來一息野外方有的古木參天之感。

這棵由一片片台灣在地的相思木材拼接組合而成的樹木,與牆上一幅幅手繪古時候人們吃刈包的圖畫,傳達了Bunsbao包包的核心精神:新舊融合、在地食材與人情味。

刈包,又稱「割包」或「虎咬豬」,古時候春耕時期,為了在田邊方便食用、答謝幫忙耕種的鄰里鄉民,農作人家常會準備刈包作為餐點。因外型像福袋,後來也有企業會在尾牙以刈包來犒賞員工。近幾年,刈包也成為國際間頗具知名度的台灣美食。

刈包

photo

Bunsbao 包包空間明亮,店中的大樹營造身處大自然的感受。

然而,Bunsbao包包跟傳統的刈包有何不同呢?

「我們想傳達的是東方精緻速食(fast casual)的概念,如採用安全可溯源的在地食材、健康的料理方式,以及創造更好的飲食空間,」Bunsbao包包創辦人之一的楊容驊,滿懷理想地說著。

有鑑於近年來台灣層出不窮的食安危機,以及楊容驊自二○一○年創辦「吉甲地在地好物市集」電商平台所累積對於台灣農食問題的長期關注,在AAMA台北搖籃計劃共同創辦人顏漏有與歐萊德總經理葛望平的支持下,三人一同創辦了Bunsbao包包,希望能取代食品工業化下對人體有害的垃圾食物,將新型態的飲食觀念灌注在刈包這道台灣經典吃食中。

為了創造出心目中理想的刈包風味,楊容驊走遍全台灣、吃遍各縣市有名的刈包,歷時兩個月的研發,推出了主打台灣小農作物與健康烹煮方式所做成的刈包。

嘉義喜願小麥粉+屏東信功肉品

主廚魏宏任說,「刈包的皮要好吃,關鍵在於麵粉的比例,」使用嘉義喜願小麥麵粉製作,並以老麵來增加口感與嚼勁;主角則以來自屏東信功肉品製成的叉燒來取代焢肉。先修掉五花肉頂層的厚皮油脂,再捲起來並用油煎定型,待走水冷卻之後,泡入以薄鹽醬油和炒到焦糖化的砂糖所製成的醬汁中,經過一個晚上吸飽醬汁,隔天再滷製兩小時,方得大功告成。

圓圓的刈包捧在手掌心,熱氣奔騰直上。咬下一口,刈包皮口感軟綿蓬鬆、帶有淡淡的香氣,內層夾入Q彈十足、滷得入味不死鹹的叉燒,搭配大火炒過的洋蔥、有機小黃瓜絲、新竹福源花生粉、米醋,和自製美乃滋。不同食材、不同層次的甜味、酸味與鹹味彼此交融,豐富的味道宛如一場交響樂般充盈在嘴裡。

此時,吃到的不僅僅是刈包的美味,也食入了小農栽種食材的用心,更品嘗到台灣人民對於刈包的集體記憶與濃濃復古的人情味。

刈包 捲捲豬滷叉燒包

刈包 捏捏雞腿照燒包

刈包 滾滾牛獅子頭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