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萊德葛望平:品牌轉型靠CSR,讓客戶變死忠

圖片來源:劉國泰

作者:蕭富元、陳慧珊/採訪整理

以代理國外髮妝產品起家的歐萊德,曾因為沒有差異化,在紅海中載浮載沉,甚至一度走到發不出員工薪水的窘境。正值公司危急存亡之秋,董事長葛望平決定自創品牌,向「綠」靠攏。

每個成功的背後,都充滿了失敗的血淚。歐萊德的故事,正是如此。這家在美妝保養與CSR領域同享盛名的台灣品牌,以代理國外髮妝產品起家,卻因為沒有差異化,在紅海中載浮載沉,甚至一度走到發不出員工薪水的窘境。正值公司危急存亡之秋,董事長葛望平決定自創品牌,向「綠」靠攏。

歐萊德研發不傷害環境及人體的產品,從自然環境中找原料。例如,他們用回收咖啡渣精煉咖啡油做洗髮精,並用咖啡渣製成瓶器,等瓶身生物分解後,瓶中藏的種子還會長出相思樹。如此的「綠意盎然」,讓歐萊德不僅贏得美國匹茲堡、德國紐倫堡等國際發明獎,更外銷三十多國,成為知名綠色品牌。

從發不出薪水到獲得國際肯定,歐萊德如何轉型?他們的經驗可以給其他企業怎樣的啟發?以下是葛望平的專訪摘要:

在2002年創業時,我們並沒把公司定位為綠色永續創新企業,當時只是想效法外國企業經營方式。但是做了四年之後,我們發現這跟一般人創業沒什麼兩樣,做不出差異化。

2006年,我們決定將綠色永續創新定為公司目標。那時也夠傻,不知道要先調查清楚,也不曉得這樣能不能存活。但在當時,我們只想到定下目標以後,就可以專注在綠色永續上。只要做好這件事,大家自然就會認同,不用再做其它事。

做一家很「綠」的公司會不會有壓力?坦白說當然有。因為之前並沒有類似案例可以參考,我們不免擔心這樣會不會太過頭?利潤和成本會不會失衡?公司能否穩定成長?但我還是相信這是對的事。另一方面,我們把通路商當成綠色天使,花了很多精神教育他們環保的觀念,後來他們甚至比我們更了解「歐萊德」代表的意義。因為理念相同,我覺得我們不是在經營客戶,而是用經營粉絲的方式在和客戶對談。

其實也是社群媒體救了我們。拜社群媒體發達所致,很多人分享我們的故事,品牌得到大家的認同。最近我看了一份國外媒體報告,提到越來越多人捨棄所謂的超級企業,因為大家變挑剔了。有越多的人開始認同具有理想的品牌,因為它們透明度高,比較真實,所以消費者會鼓勵他們、主動傳播訊息,讓企業被看見。我們公司就是報告裡提到的其中一個。

一家企業如果想贏得客戶的支持,標誌要清楚,旗幟要鮮明,而且要很真實。蘋果如果不像蘋果,大家就會離開。The Body Shop要是換老闆就完啦,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個品牌的觀念跟產品已經改變,那要怎麼支持你?消費者會支持,是因為你真的遵循你的理念,落實在做法上啊。

所以我們的責任是要一步步完成我們設下的目標。在政府還沒有明定規範之前,我們就主動編寫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這是因為我們必須把目標、計畫,與執行結果讓每個人都知道,同時自我檢視是否達到自我要求,並實現對消費者的承諾。

我們當初預測未來發展時,將綠色永續定為公司目標,現在看來是正確的。這是什麼意思?以機車產業為例,企業再怎麼滿足或超越客戶需求都沒有用,如果未來趨勢是少用、甚至禁用機車,眼前投入可能都是轉頭空。假如企業考慮到社會環境面,就會注意到這個問題,而把重心放在提升馬達、電子技術,或是開發新能源。公司的產品與服務必須符合社會及環境的期待,將這件事做好,企業才能談永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