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職場 打工仔擁抱零工時代

圖片來源:黃明堂

作者:彭子珊

競爭加速的世界裡,企業的績效評估、組織架構、升遷制度都在轉變。人工智慧積極卡位、零工經濟當道,你的人類智慧準備好了嗎?

年關將近,又是企業績效考核的季節。主管和員工忙著回顧過去,放眼未來。年度績效考核的結果,也往往決定了員工的薪資和升遷發展。

現在,不只年度績效考核制度正在改變,企業的組織文化、升遷制度,也開始跨入新時代。

「我們正處於從知識工作,轉型到創業工作的起點,」身兼創業家的皮爾森(Taylor Pearson)在《就業的終結》裡寫道。

皮爾森認為,創業不再是狹義的成立企業,而是廣義的連結、創造、發明一個企業、人、構想或流程。

從知識工作轉向創業精神的潮流,第一站,就反映在企業看待員工的績效考核制度上。

去標籤:不再打年度考績

近年來,從微軟、德勤(Deloitte)、高盛(Goldman Sachs)等跨國企業,都在改變績效考核制度。

二○一六年中,擁有百年歷史的奇異(GE)也宣布,要打破過去四十年的年度績效評估傳統,不再將旗下二十萬名正職員工分成五級。

打破從「楷模」到「差強人意」的績效分級制度後,「開啟更多有意義、豐富的對話,而不受『標籤』影響,」負責規劃績效考評制度變革的桑珮(Janice Semper)對《華爾街日報》說。

除了讓員工擺脫標籤、鼓勵對話,用創業精神即時因應挑戰、直接回饋,也是奇異加入改革行列的原因之一。

隨著科技加快企業競爭與淘汰的速度,奇異也開始將目標從精準、完美,轉向追求創新與速度。

過去,奇異員工績效考核注重細節。主管不只要評分、寫報告,還要複核評分結果,整個績效考核時間可以長達五個月之久。

奇異相信,與其年末談績效,不如設立「觸點」,鼓勵主管和員工隨時對話。

如此一來,重點不再是年度目標,而是以短期專案為主,即時調整眼前的優先順序和做法。「追求完美,已經是不切實際的想法了,」桑珮說。

在數位的世界裡,愈來愈多企業放下對完美和精準的堅持,轉而鼓勵員工用創業精神,解決眼前的挑戰。

與其等到年底細細評分,再換算成財務上的賞罰,等待員工為過去一年的表現負責,不如打破僵化制度,讓員工多元發展,自主變革。

拆階梯:往上爬不如跨網格

僵化制度的其中之一,就是企業傳統由下而上的階梯式升遷制度。

德勤副董事長本科(Cathleen Benko)認為,數位時代帶來的最大變化之一,「就是職場人力的組成,比以往更多元。」

她在《企業網格》一書中提到,過往的階梯式升遷架構,仍鼓勵企業員工往上爬,思考方向較為單一。

但現在,企業將由階梯式的傳統升遷制度,慢慢轉為重視跨界合作、透明、參與的網格式制度。

網格式組織鼓勵員工開發不同技能、網絡,在急速變動的時代裡,具備多重才藝。

本科預估,過去二十五年,全球四分之一的企業已經轉向網格式架構,鼓勵跨部門合作,打造新創意。

網格式架構要成功,靠的是虛擬、模組化的專案型團隊,彈性的工作時間、地點與方式,和科技加持的重組策略。

怎麼把這股創業精神,落實在企業文化之中,就是決定成敗的致勝關鍵。


僧多粥少的時代,不能只是搶飯碗,更要創造飯碗,沒事多捧幾碗。

廢座位表:辦公室玩大風吹

許多企業開始廢除固定辦公座位,讓員工共用桌椅,或是定期輪調,讓他們熟悉不同部門業務,打破部門之間的隔閡。

員工也要主動提案創新,或是針對跨部門專案全權負責,直接向執行長報告,不用再等主管層層上報。

未來,創業不只是成立新公司或新品牌,更要打破制度的疆界,創造新工作機會。

美國創投凱鵬華盈(KPCB)二○一五年的報告中指出,美國一九四八年到二○○○年之間,就業成長率是人口成長率的一.七倍。但二○○○年以來,人口成長速度反而是就業成長率的二.四倍。

工作愈來愈少嗎?皮爾森認為,趨勢已經逆轉,但我們的社會與個人都問錯了問題。

在僧多粥少的世界,我們該問的不是「如何得到工作」。「更好的問題應該是,『我如何創造工作』,」皮爾森在《就業的終結》裡寫道。

網路平台崛起,創造無數工作機會,也帶動了零工經濟(gig economy)席捲全球。

我該如何創造工作?變身「土耳其機器人」!

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發現,二○一五年美國有八%成年人,透過叫車、接案、清潔等相關的網路平台賺進收入。

其中,五六%的受訪者是以線上工作為唯一收入來源,而四二%是兼差賺零花錢。

在零工經濟的世界,他們就是新時代的遊牧族。他們逐需要而居,身兼多職,也隨時準備離場。

他們也許白天朝九晚五,在大企業工作。晚上開計程車,或是在線上接案寫程式、翻譯,在不同場域挖掘商機。

看準這股零工商機,許多企業也開始搶進「人才雲」(human cloud)的世界,嘗試網路平台的不同可能。

人才雲指的是建立線上人才服務,讓工作在虛擬的世界發包,人才各自獨立作業,快速完成任務。

亞馬遜旗下的「土耳其機器人」(Mechanical Turk)就涵蓋了至少五十萬名人才,橫跨全球一九○個國家。

「土耳其機器人」的名字,源於十八世紀的一台假機器人。外表看似可以人工智慧下棋對奕,實際上則有真人藏在機器裡面。

亞馬遜的「土耳其機器人」就沿用類似的概念。「請求者」把簡單的小型任務放在網路平台上,發包給世界各地的「土耳其機器人」來做。

從錄音檔聽打、為照片製作關鍵字標籤、英文翻譯、寫程式等,都被稱為「人類智慧任務」(HIT),讓人在線上跨國接案。

土耳其機器人的競爭對手,網路接案平台Upwork,也有一千萬名自由工作者使用中。從虛擬助理到設計、會計,都可線上發包作業。

零工經濟 擴大貧富差距

管理顧問公司麥肯錫預估,未來十年,全球五.四億人口將因網路人才平台受益,並為全球GDP帶來二.七兆美元收入。

但倫敦大學經濟學教授史坦汀(Guy Standing)憂心,透過網路平台發包、接案,將鼓勵企業將工作外包給成本最低的勞動,加速實質薪資下滑,貧富差距擴大。

以土耳其機器人為例,平均時薪就低於美國最低時薪標準,卻是印度的十四倍。

愈來愈多人選擇上網等待工作機會,成為自由工作者。沒有穩定收入、職涯發展,生活岌岌可危的族群將日漸增加。

史坦汀認為,影響的不只是網上接案的低技能勞工,「還有上層的法律、醫療、建築、會計等服務,影響遍及社會整體。」

網路平台推翻了企業的競爭模式,也刷新了我們的工作型態,上下班之間的區隔日漸模糊。

工作不再只是使命必達,更要用創業精神開創新使命,打破企業和部門之間的疆界,才能因應新時代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