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豐銀「香蕉之亂」,搶救過剩食物,如何不「蕉」頭爛額?

圖片來源:鍾士為

作者:顏和正

兆豐為了協助蕉農,採購超過100公噸的過剩香蕉送給客戶,但行員因為香蕉發完被客訴,還有客戶要求開立「保證領取香蕉證明書」。原本善盡企業社會責任(CSR)的美意,怎麼反讓自己「蕉頭爛額」?

尋常的下午三點,兆豐銀行卻熱鬧滾滾,許多客戶進來不是為了軋3點半,而是為了一串香蕉!兆豐為了協助蕉農,採購超過100公噸的過剩香蕉送給客戶,但行員因為香蕉發完被客訴,還有客戶要求開立「保證領取香蕉證明書」,連華南銀行都遭受魚池之殃,因為沒有香蕉而被客戶罵「服務很爛」。

將鏡頭轉向台北市南機場社區。同樣的時刻,路邊也出現了人潮。但是大家安靜排隊,4點半一到,有序地從街頭冰箱拿取免費的麵包。不到兩小時,原先塞滿冰箱的麵包,就被索取一空。

剩食運動不光濟貧,而是分享不浪費

這是家樂福與當地里長方荷生去年合作成立的食物銀行。家樂福、吳寶春麵包、還有一些社區麵包店,將保存期限符合標準、但卻必須下架的麵包捐贈出來,再由社區關懷中心負責挑選整理,免費提供,一人兩個。除了當地弱勢的老人、外配、小孩之外,甚至有人遠從其他社區來領取。

「有里民抱怨非里民來拿,或是有人多拿,說應該要拿低收入證明才能來,但是這不光是濟貧,重點是在分享,如果要拿低收入證明就不會有人來排隊,會覺得丟臉吧,」擔任19年的里長方荷生說,「偶爾有人想多拿,我們就會跟他說不用擔心,明天還有。」

明天還有,長期有系統的食物銀行

「明天還有」正是為何兆豐善盡企業社會責任(CSR)的美意,反讓自己「蕉頭爛額」的關鍵點:因為「香蕉銀行」只是一次性的企業慈善活動,但食物銀行卻是有企業試圖透過長期有系統的做法,來解決食物過剩的問題。

相較於成堆香蕉腐爛銷毀、令人驚愕的畫面,日常生活中可見與不可見的食物浪費,其實數量遠勝於蔬果季節性的盛產過剩。根據環保署的統計,台灣一年丟棄超過275萬噸糧食,足可讓26萬戶低收入戶吃20年。主婦聯盟的調查報告則指出,2016年量販店、超市每年丟棄食物的金額,至少有38億元。

「我們每天廢棄的食材數量無法想像,但是社會上卻還有人吃不飽,所以我們決定推動食物銀行,不要浪費食物,」家樂福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吳柏毅說。

賣場捐食材,煮出最高境界的無菜單料理

家樂福不僅捐麵包,即期蔬菜與水果也捐,只有海鮮與熟食因食安考量而不捐。考慮到食材新鮮度,同時為了降低運送過程的碳足跡,他們在全台100家分店的所在地,找尋附近有廚房、可以供應餐點的單位合作。以方荷生主持的社區關懷中心為例,一天要提供200份午、晚餐給社區弱勢老人與兒童,雖然市府社會局有部份補助,領餐者也要負擔費用(僅台幣20元),但仍無法支付全部的菜錢,有了家樂福提供的食物後,大大降低他們的壓力。

「我們是最高境界的無菜單料理,因為他們每天給的東西都不一樣,」方荷生開玩笑地說。

家樂福「續食計畫」的推動,並不是那麼容易。首先,並非每個社區都有適合的合作對象。吳柏毅回憶,他們在雲林斗六好不容易找到合作對象,但是一看廚房卻發現設備老舊,連廚師都已經9個月沒領薪水。「我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幫他們換廚房設備,現在斗六店一個月捐好幾萬元的食材給他們,」吳柏毅說,「我們花了近一年的時間,現在全部分店總算都有合作對象了。」

內部溝通更是一大挑戰,因為分店主管擔心若出問題該怎麼辦。他們先跟經驗豐富的法國總部詢問整個流程做法,然後讓萬華的桂林分店跟方荷生合作試辦一個月。因為試辦經驗成功,讓內部信心大增,才逐步拓展到其他分店。更重要的是,這樣的CSR做法,還獲得員工認同。

CSR也要長期永續,才能讓員工認同

桂林分店的生鮮處長正是如此。他原先心理有些擔憂,但是在試辦兩週後搭計程車,司機看到他是家樂福員工,主動車資打八折,就是因為在電視上看到這則新聞。「員工因此感到很驕傲,還會開玩笑說以後出門不怕被雷公打了,」吳柏毅說。

相較之下,同樣是為了解決剩食問題,但兆豐卻變成客戶不滿意、員工不開心、蕉農因價格崩盤未必真正受惠的三輸局面。就像企業做生意要長期永續,企業行善也必須有持續的配套做法,否則一片善心到頭來卻落空,就可惜了。

《延伸閱讀》
【社企流】Salt & Straw推出限定版「可惜冰淇淋」 沒吃過就太可惜了
英國名廚傑米的15餐廳 用美食翻轉邊緣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