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國際志工成為時尚

圖片來源:VYA提供

作者:廖雲章

趁著年輕去壯遊,去看世界,讓世界看見台灣,是令人羨慕的,可是,國際志工可以做一輩子嗎?

趁著年輕去壯遊,去看世界,讓世界看見台灣,是令人羨慕的,可是,國際志工可以做一輩子嗎?

有想法的人總是能看見不同的可能,丁元亨不只把國際志工變成了事業,還培訓更多年輕人投入國際公共事務,從社區志工參與、服務學習、政策討論、非營利組織發展生涯到成為志工企業家。他相信,「參與公共事務得從小開始,如果年輕沒養成習慣,老了也不會有公共思維與習慣。」

公益是一種生活習慣

願景青年行動網協會(Vision YouthAction, VYA Taiwan)執行長丁元亨是六年級前段班生,南華大學歐洲研究所畢業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國際志工」。2001年是台灣的「志工元年」,那一年,27歲的丁元亨跟著青輔會的社會領隊人才訓練計畫,前往美國參訪國際非政府組織(INGO),到華盛頓、波士頓拜訪國際頂尖的NGO領袖,打開視野,激發他思考,如何積極扮演世界公民的角色。

當時,台灣只有醫療團和農業技術團,在青輔會主委林芳玫推動下,政府開始提供資源,支持年輕人投入海外志工,參與國際事務。

丁元亨持續與INGO保持聯繫,他相信「公益是一種生活習慣」,2002年提出鼓勵青年投入公共事務的10年計畫,希望創造「青年志工風潮」,把參與公共事務變成一種時尚。

他與一起去華府受訓的朋友成立了「願景青年行動網」協會,透過培訓公共事務人才、國際志工、與政府合作設置青年交流中心及青年志工中心,協助青年在不同的生命階段,投入參與。他看見年輕人對國際行動的渴望,創造多元服務方案,從社區到國際,協助台灣青年走向國際社會。

從2004年到2008年間,政府補助逐漸減少,VYA發展到另一個階段:向國際志工收費。在政府全額補助的時代,丁元亨發現有些人並不珍惜資源;收費之後,他發現付費來當國際志工的人,態度與服務反而更認真,因為事前評估、認真做功課,到了國外服務時,收穫更加豐碩。

VYA堪稱台灣最早、橫跨世界最廣的國際青年交流組織,加入聯合國、歐盟、亞洲等NGO組織,以國際標準訓練志工。丁元亨強調,參加國際NGO必須先成為觀察員,通過兩年觀察期,才能取得準會員資格。因此,志工會得到在地網絡的支持,人身安全有保障,更能安心體會在地文化。

獨立自主的志工背包客

華府經驗打通丁元亨的任督二脈,理論和實務相互應證,關於志工與服務,他逐漸累積心得。2007年起,他將VYA的國際志工定調為「志工背包客」:出團不租車、搭大眾交通工具;領隊不當保母,而是帶領青年探索世界;加入VYA國際志工的基本條件是:「能獨立照顧自己的人。」

創業至今,VYA總計協助過4098位台灣青年前往54國,參與超過1788項海外服務計畫,橫跨歐美、亞洲及非洲;同時,也有534位來自24國的海外志工來台服務。

他持續推動兩件事:一、認養台灣社區 ,推動海外青年來台服務;二、認養國外社區 ,鼓勵台灣青年海外服務風潮。丁元亨把志業變成了事業,下一步,他要將VYA轉型為社會企業。

志工的最後一哩:社會企業

國際志工的下一步是什麼?丁元亨的父母問得很直接:「你做這個有薪水嗎?」當爸媽發現他不只有薪水,還能協助更多人走出台灣、讓外國人來到台灣鄉下服務,爸爸偶爾會問他:「帶外國人去廟裡拜拜?這樣也算服務嗎?」

一路走來,許多跟VYA的年輕人,逐漸走出自己的路。以「棉樂悅事」布衛生棉協助尼泊爾婦女改善健康與經濟處境的林念慈也出身VYA。2009年時,VYA協助尼泊爾村落開闢森林防火線,林念慈深入蹲點後,發現當地婦女的困境,進而發展改善方案,甚至將方案發展為社會企業。


▲尼泊爾婦女培力發展計畫(圖/VYA提供)

對丁元亨來說,國際服務的最終目的是讓當地人有能力自立,永續發展。

位於菲律賓觀光大城宿霧市東南方,得搭20分鐘螃蟹船才能抵達的Olango Island是國際知名的侯鳥棲息地,小島有10公頃陸地面積,卻延伸出近30公頃寬闊美麗的潮間帶,在1994年被列入「拉姆薩爾國際重要濕地」名單,是世上最知名的7條候鳥遷移路徑之一,每年超過一萬隻候鳥在此棲息。


▲菲律賓小島Olango水筆仔復育計畫(圖/VYA提供)

Olango島上居民平均月收入約100美金,收入有限加上禁止節育的信仰,絕大多數居民都落入聯合國定義的貧窮線之下(International Poverty Line,每天生活費低於1.25美金) ,年輕人由於缺乏技能,即便到宿霧工作,往往無法適應城市,多數人只靠打零工維生。

2008年時,VYA進入Olango與在地居民保育溼地生態,從搶救遭濫墾的水筆仔、推廣衛生教育到兒童閱讀計畫扎根地方,再進一步推展生態旅遊,期待透過公平旅遊(Fair Tourism)將Olango打造成南島文化與溼地生態體驗島,幫助居民脫離貧窮,讓孩子們活出有夢想的人生。

從援助到自立 菲律賓小雞微型貸款

今年2月開始,VYA嘗試進行一個「小雞微型信貸」計畫,投入資金僅一百美金,村民們買小雞養大之後,賣掉雞隻賺得的錢,居然高達2千多美金,不但全數還款,還得到20倍的驚人利潤。

目前有30戶家庭投入,依雞籠大小,約45天即可販售。雞肉每公斤售價140披索,每隻雞重達1至3公斤,平均每隻獲利160披索,養殖總數超過700隻。

VYA對養雞戶提出兩個條件:1、不能養狗;2、雞要養在籠子內(白天外出覓食)。丁元亨說,養雞除了可以賣到市場,也能改善當地人的飲食,減少以海鮮為主食而發作痛風。另一個計劃是手工皂,VYA特別從台灣請老師到Olango教導當地婦女製作手工皂,培養居民洗手習慣、改善疾病,多餘的手工皂還能出售。


▲菲律賓小島Olango手工皂計畫(圖/VYA提供)

VYA到菲律賓小島種水筆仔,當地居民從質疑、好奇到了解,開始懂得珍惜自己的環境生態,至今已復育了50個籃球場面積的水筆仔林。

回望台灣,丁元亨發現,當比利時志工來到台灣西螺老街當柑仔店志工店長,台灣人總是跑來偷看這個奇怪的老外,發現原來當地人看不上眼的柑仔店,在外國人眼中自有台式文化的魅力。

丁元亨說,這種「國際交工」,讓人在世界各地做自己拿手的事,把社區工作提升到國際,是他希望發展的目標。走過十多年的國際志工生涯,他從熱血青年晉升為熱血中年,仍不改其志。未來,他看好社會企業將成主流,透過國際服務拓展專業領域,以更有人味的方式,解決發展中國家的問題。

看到了社區的改變、看見年輕人生命的轉變,催逼他不斷努力,丁元亨相信,「青年的理想性,永遠走在世界的前端」,經過鍛鍊,青年可以積極改變世界。

(全文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原文標題:〈廖雲章:當國際志工成為時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