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管理出局 德國:工作「彈性」才是關鍵

圖片來源:黃明堂

作者:辜樹仁

德國集結上萬位公民、專家、工會、企業、NGO等,共同修訂勞工法規,因應數位化的新工作型態。終極目標是在雇主要的彈性,和員工的工作安全及自主性之間,找到平衡點。

去過歐洲旅遊或出差的人,大概都對星期日歐洲城市空空蕩蕩的街頭,印象深刻。

即使在夏天旅遊旺季,強調工作與生活平衡的歐洲人,還是認為星期日要休息,寧願少賺一天錢。

所以除了餐廳之外,很多百貨公司、超市,甚至觀光市集中的小商店,都不營業,常讓觀光客撲空。

這是歐洲國家普遍工時比二十四小時商店愈來愈多的台灣和亞洲國家短的原因之一。

不過,在數位化與網路化、人口結構轉變等新經濟大潮的衝擊下,歐洲人也不得不加快速度,調整傳統的工時管理方法和勞工法規。

增加雇主、員工的協議空間

去年底,德國聯邦勞工及社會事務部公布了一份「工作4.0白皮書」,計劃翻修勞工法規,適應數位化時代的新工作現實。

終極目標,是要在雇主需要的彈性,和受雇者需要的工作安全和自主性之間,找到平衡點。

這份長達兩百頁的白皮書,是德國政府從二○一五年四月開始,經過一萬兩千位公民、兩百位專家學者,以及工會、產業協會、企業、非政府組織,共同討論出來的結果。

白皮書的重點之一,是修改現行勞工法規,讓雇主和員工雙方,都有更多協議工時和工作地點的自主空間和權力。未來兩年,德國將進行更彈性工作環境和工時管理的試點工作。

「我們並不曉得未來的工作環境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但可以肯定的是,在雲端裡的工作,會逐漸取代固定和階級式的工作結構,」德國勞工部長納赫麗在去年十一月底公布白皮書時的演講中表示。

「固定正在讓位給彈性,」波蘭勞工與社會研究院教授史翠卡,在兩年前一場集合歐洲各國學者專家討論新經濟下工時管理的研討會上說,「服務化」和網路化、數位化,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規模,改變各行各業的經營形態和工作方式,對工作的要求,不再侷限在固定時間、時段、地點和場域。

因此,不論是製造業或服務業,愈來愈多歐洲企業採用彈性工時與工作地點制度,因應新的經營需求,同時也給員工最大選擇自由,只要可以在要求的時間內完成工作。

在德國,最近幾年因此有「結果導向工作環境」、「任務導向工時制度」等新名詞出現。德國經濟與科技部估計,目前德國每五家企業,就有四家有彈性工時制度。

除了新科技之外,彈性工作的要求,也來自人口結構的轉變。

來自「三明治世代」的需求

史翠卡指出,少子化、人口老化、已婚女性就業人數與比例增加,讓彈性工時與工作地點多元化的需求愈來愈大。因為不論是藍領或白領,愈來愈多人有照顧年幼兒女和年邁雙親的雙重負擔,特別是女性員工。

打造一個可兼顧家庭與工作的就業環境,愈來愈重要。很多歐洲企業提供有年幼兒女的女性員工,在家上班的選擇,也可根據照顧兒女的需求,彈性調整每天和每週工時。

「彈性工時可提供員工更多可能性,維持工作和家庭生活之間的和諧,」德國雇主協會聯盟法務主管沃夫對《德國之聲》表示,「員工對工作環境的滿意度愈高,生產力就會愈高。」


高科技正在改變工作型態,歐洲各國政府與企業都在討論該如何兼顧工時彈性和勞工福利。(圖為德國西門子的數位工廠)

不過,彈性工時是一把雙面刃。

有了彈性,工時可能更長

「個人時間和工作時間之間的界線會愈來愈模糊,」德國總工會(DGB)旗下研究機構Hans Böckler基金會勞動契約顧問馬士凱指出。

德國市場調查機構Aris 505的調查就顯示,選擇彈性工時的受雇者當中,有一半認為,雖然彈性工時讓他們更容易兼顧工作與家庭生活,但同時也造成生活和工作容易混淆的問題。

而且,德國杜伊斯堡-埃森大學針對德國企業的研究顯示,和固定工時的員工比起來,自主性與自由度愈高的員工,工作時間就愈長。

也因此,如何在愈來愈彈性的工作環境中保護勞工,避免雇主以彈性之名、行剝削之實,將是重要的課題。

德國白皮書的另外一個重點,就是在打造一個更具彈性的工時管理制度與法規之外,提升對勞工福利的保護。

「移動力和彈性工作型態正在取代一天工作八小時、一週工作四十小時的傳統固定工時,這意謂著我們需要更好的社會安全制度,」納赫麗強調。

「工時帳戶」對員工、企業都好

白皮書提出的第一個步驟,就是建立一個更普及、更完整的「工時帳戶」制度,完整記錄每位德國受雇者的工作時數、教育訓練等各種和工作有關的資訊。不管到哪裡工作,這個個人工時帳戶會終身跟著每位受雇者,就像台灣勞退新制的個人退休金帳戶一樣。

「工時帳戶」是○二年德國前總理施洛德在改革過於僵化的勞動市場時,最重要的政策,後來被視為德國產業競爭力從歐洲病夫蛻變為歐洲經濟火車頭的功臣,到今天還被許多歐盟國家當作工時管理的模範。

白皮書內提到,對企業來說,在工時愈來愈彈性,工作型態愈來愈多元、複雜的數位化時代,每位員工的工時與工作方式、地點可能都不同,很難統一管理。

工時帳戶能夠幫助企業更好地掌握、管理多樣化的員工工時,提升人力資源管理效率。

對個人來說,政府也會有更清楚的依據,提供每位勞工應有的社會福利,監管勞資關係。

「德國必須要調整自己,適應新科技帶來的巨大經濟轉變,但同時也要維護勞工應有的福祉,」納赫麗強調。

彈性工時如果要能同時照顧到雇主和受雇者的需求,適當的政府政策固然重要,但波蘭勞工與社會研究院的史翠卡認為,「關鍵還是要建築在雇主和員工之間的信任關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