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雞蛋危機:韓國血淋淋的前車之鑑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侯如珊

韓國政府在8月初抽檢全國60處雞蛋場,表示並未發現毒雞蛋。沒有想到,一週後隨即打臉自己,從一種到多種農藥,從一般到高標準的養雞場,從單純產品擴大到土地污染,這場毒雞蛋危機愈演愈烈,徹底打擊消費者對食安的信心

最近韓國超市出現一個獨特景象:架上滿滿的雞蛋,貼滿促銷海報,客人卻看都不看。因為韓國正遭逢前所未見的毒雞蛋危機。

人心惶惶並非因為這是第一次銷毀雞蛋,因為韓國偶爾會發生禽流感,但毒雞蛋卻是第一回,衝擊大到連幼稚園都發表聲明,不提供蛋糕給小朋友慶生。

台灣韓國成為亞洲毒雞蛋的難兄難弟

繼歐洲毒雞蛋事件發生後,韓國是亞洲第一個在國產雞蛋中驗出芬普尼(Fipronil)的國家。正當韓國正為毒雞蛋焦頭爛額之際,台灣也爆發同樣危機。一隻腳前一隻腳後,韓國台灣成為亞洲毒雞蛋事件中的難兄難弟。

毒雞蛋到底怎麼發生的?芬普尼原是用於穀物的殺蟲劑,卻被不肖的環境驅蟲業者以去雞蝨為名,用於雞舍環境內,造成雞肉與雞蛋的汙染。8月初毒雞蛋危機首先在歐洲爆發,引起世界關注。

韓國政府也於8月初抽檢全國60處雞蛋場,表示並未發現毒雞蛋。沒有想到,一週後隨即打臉自己,承認發現了。隨後政府對全國1239座雞蛋場展開全面檢驗,一旦發現就當場全數銷毀,從北到南有52座雞蛋場淪陷。更慘的是,除了芬普尼,還驗出了抗生素。政府宣布雞蛋全面下架,直到檢驗完畢才可以上架。

危機升級,親環境農場淪陷

原以為事件可告一段落,未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52家不合格蛋場中,竟有31家領有不可有抗生素跟任何藥物檢出的「親環境」標章,可能因為土地汙染,飼養的雞居然有DDT與三種不能用於動物的殺蟲劑被驗出。

「親環境」標章意味著高價,10顆蛋要價約新台幣220元,因為主要消費者都是家有幼兒的家長,讓許多民眾無法接受。「我花了兩倍價錢買的雞蛋,居然是毒雞蛋」、「以後知道了,親環境就是有毒的意思。」 網友的酸言酸語,顯示出對親環境農家的不諒解。

特別的是,有一家「親環境」雞蛋場甚至連養的狗身上也檢驗出DDT,令人懷疑可能是1970~80年代DDT大量使用造成的土地污染,讓舌尖上的風暴,擴大為環境污染危機。

危機愈演愈烈,大農場全身而退

短短兩週間,從信誓旦旦絕對沒有到發現有,從一種到多種農藥,從一般到高標準的養雞場,從單純產品擴大到土地污染,這場毒雞蛋危機愈演愈烈,徹底打擊消費者對食安的信心。

相對於親環境以小農為主,大型雞蛋場倒是全身而退。食品大廠商圃美多(Pulmuone)一開始就表示:「本公司雞蛋的檢驗全數合格,請民眾放心。」圃美多經營高價有機商店ORGA,還有三個食品品牌。雖然價格偏高,經營上被許多中小型有機商店包圍,但是在毒雞蛋事發後,可以像他們這樣在第一時間貼出檢驗證明的有機商店少之又少。其他大廠希傑食品(CJ)和Ottogi也表示,合作的雞蛋場不使用殺蟲劑,且公司有聘請外部檢驗公司做定期檢驗。果真這幾家企業並未被檢出毒雞蛋。

立即禁售與雞蛋生產履歷,讓危機止血

韓國媒體社論指出,因為養雞場高度密集飼養,讓雞沒法做「泥土浴」,在沙地上翻身去除身上蟲子,才需要倚賴殺蟲劑。唯有在飼育上注重管理、重視環境與雞隻健康,才是健康雞蛋的基本條件。正因如此,重視公司經營管理的正當性,同時願意對環境做回饋的大廠,才得以全身而退。

毒雞蛋爆發後,最讓民眾擔心的就是雞蛋的流向。韓國政府與企業在事件有兩項做法,可供台灣借鏡。

1.立即全面禁售:

毒雞蛋在8月14日檢出後,政府隨即於16日起禁止雞蛋出貨。大型超市、便利商店和網購業者也都自行宣布暫停販售,並提供退貨退款,零星業者在自行確認所售雞蛋無問題,取得證明後才恢復小量的上市。韓國政府的當機立斷將危機止血,但過程也需要企業的自我約束。

2.韓國雞蛋有生產履歷

韓國雞蛋有生產履歷序號,上面數字代表生產地區,韓文或英文字則是農家名稱,因此就算政府不知雞蛋最終流向,但民眾可憑序號上網比對購買的雞蛋來源。當然,已經在市面上流通的雞蛋產品,如蛋糕、餅乾等,就無從得知雞蛋來源。不過,雞蛋的生產履歷,對於食安事件的後續管理仍很有幫助。

台灣政府在2015年起開始推動雞蛋溯源制,至今成效仍然不高,只有少數比例的業者提出申請。如果政府可以立法規範強制雞蛋溯源,將生產履歷透明化,未來如果有類似毒雞蛋事件發生,生產履歷可以為消費者拉起最後一條防護線。

雞蛋是廉價的蛋白質來源,可說是最好的平民營養品。這次的毒雞蛋事件或許可以讓台韓痛定思痛,徹底做好雞蛋品質的上下游管理檢驗,不再成為亞洲食安事件的難兄難弟。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