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武士的千年之約

圖片來源:王建棟

作者:顏和正

位於北海道十勝、佔地廣達85座東京巨蛋大小的「千年之森」,以廣闊草原、滿山森林,成為北海道特色的代表。這座9年前開幕的森林花園,為什麼取了個千年的名字?

什麼樣的承諾能應許千年?不是牛郎織女的愛,而是日本北海道「千年之森」對大地的承諾。

位在北海道東南邊的十勝、佔地廣達85座東京巨蛋大小的「千年之森」,以廣闊草原、滿山森林、北方庭園、在地酪農,不僅成為北海道特色的代表,也是人與環境永續共存的經典。

碳補償初衷,種樹留給一千年後的子孫

「我們想要將這個豐富的環境,留給一千年後的未來子孫,」千年之森董事長林克彥在接受《CSR@天下》獨家越洋專訪時,解釋名字的由來。

2008年開幕的森林花園,源起於26年前《十勝每日新聞》的「碳補償」(carbon offset)計畫。由林克彥祖父在98年前創辦的地方報,為了彌補用樹製紙過多,在1991年買下了面積400公頃的土地,移除原先單一樹種的人造林,改種適合當地生態環境的多樣性森林。

最初只想植樹造林,但這裡背倚高山、野花遍野、又有小溪穿流,因此他們在2005年邀請英國設計師皮爾森(Dan Pearson),打造出一個凸顯北海道特色、與環境共存的花園。園中種植了三萬多株不同種的在地原生野花,隨著季節遞展現出不同風情。另外還有依據當地原住民愛奴族的神話而創作出的藝術作品「神的圓圈」,外圍一圈大石代表長期爭戰的十勝鹿群和日高鹿群,中間大石則是主持仲裁的神。

美景加美食,推動地方振興

眼睛看到北方大地的美景,舌尖也能嚐到北海道的滋味。十勝是日本著名的農業王國,千年之森的餐廳用的就是在地食材,例如十勝牛、蕎麥、馬鈴薯、山薯、起司等。「十勝豐富的自然,從高山到河流,肥沃土壤讓十勝農業發達,這都是北海道的特色,」談起家鄉滔滔不絕的林克彥,封他是「北海道大使」也不為過。

有趣的是,今年42歲的林克彥,「祖籍」並不是北海道人。1868年明治維新,大批武士下崗失業,前往蠻荒北方開墾,展開了北海道的移民史。林克彥的曾祖父,就是在這波武士移民潮中,從南方九州落腳國境之北。從經營溫泉旅館開始,林家的企業版圖,逐漸拓展到媒體、餐廳、酪農、庭園等。

異鄉變他鄉,自然是心靈原鄉

林克彥在當地念完高中後,先到東京念大學,又遠赴多倫多留學。然而,繁華大都會對他沒有吸引力,他還是回到家鄉。除了承接家業,主要還是因為他喜歡大自然。「我從小就在大自然中長大,我喜歡這樣的生活,」對身為「第四代移民」的林克彥來說,前人的異鄉早已成為他的故鄉。

他跟妻子與三個小孩,住在門前有蘋果樹的房子裡,下班後去河邊釣魚,週末就去露營,很難想像他身兼四家企業的董事長。「還好現在有iPhone,就算去釣魚,我還是會接公司的電話,」上週末才剛去釣鮭魚的林克彥,休閒之餘還是保有日本企業家的戰戰兢兢。

北海道花園道路,遊客成長近二倍

對家鄉土地的熱愛,讓推動地方的永續發展,成為林克彥領導家族企業的使命。2009年發起的「北海道花園道路」計畫,正是如此。這條「花園大道」是南北貫穿道央區域、長達250km左右的國道237號,串聯起8座花園,包括以薰衣草聞名的富良野與美瑛,一路拉到十勝與帶廣,近年來成為北海道的人氣景點。

計畫的目的就是振興當地觀光業。以前遊客到富良野與美瑛,看完薰衣草與「北國歸鄉」的電視劇場景就離開了。道央區的溫泉旅館,以前只會推銷溫泉,也希望能有「第二品牌」來吸引更多客人。於是,他們撇開競爭,共同合作。結果不負眾望:8座花園每年觀光客人數,從原先的35萬人,成長近二倍到60萬。

「我跟他們談時,並沒有多大困難,因為大家都希望一起做起來,對花園、溫泉旅館、與地方來說,是三贏的局面,」林克彥說。

有困難時,就來看看自然吧

儘管看似順遂,林克彥還是面臨了任何企業都會面臨的挑戰:下一波成長力道在哪裡?該如何創新?他說,北海道季節分明,秋冬該怎麼吸引遊客,仍是他們很大的挑戰。針對千年之森,他已經有了初步想法:近年來流行的奢華露營(Glamping),規劃明年將要推出。「如果能在美麗的大自然中享受更多,也許會受歡迎,」他說。

「有困難時,就來看看自然吧,」林克彥最喜歡的一句話,不僅是吸引遊客的標語,顯然也是他自己身體力行的人生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