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許家偉:2017道瓊永續指數 台灣企業表現如何?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許家偉

2017年入選DJSI世界或新興市場指數的台灣企業中,台積電連續17年入選,聯電邁向第10年。各產業Leader(第一名)的公司,台灣僅有日月光與中鋼。還有其他的成績表現如何呢?

2017年,台灣87家企業受邀參加道瓊永續指數(DJSI)年度評比,相較於2016年(94家)與2015年(93家),少了6~7家的企業。此外,過去許多列入世界指數的公司,因市值關係,現在被歸在新興市場指數。這突顯產業轉型、稅制與全球化挑戰下,台灣企業面臨規模縮小挑戰,是個警訊。

2017年入選DJSI世界或新興市場指數的台灣企業,跟去年一樣有18家,並無新進榜企業。電子(7家)與金融(5家)依然獨佔鰲頭,佔了三分之二,接著是電信(3家)。以當前產業氛圍與企業參與評比的積極性,未來新進榜的企業,應該會落在大型金融與傳統產業上。

台積電連續17年入選,保持上榜最長的記錄,聯電則邁向第10年的里程碑。各產業Leader(第一名)的公司,台灣僅有兩家公司,分別為日月光半導體與中鋼(見表一)。

表一:2017年國內企業入選DJSI情形

今年的結果,可以做出以下的分析:

一、入選世界指數公司創紀錄,躍進至10家

入選DJSI世界或新興市場指數的18家中,有10家為世界指數成分股,新興市場指數則有17家。相較前一年,入選世界指數的公司,從6家增加至10家,大幅成長,創下台灣企業入選世界指數最多的記錄。電子業依然佔多數,有台積電、聯電、友達、台達電、日月光五家;次之為金控業,包括玉山金、中國信託與富邦金等三家公司;電信服務與傳產業,則有台灣大哥大跟中鋼。

二、金融業接軌國際水準

去年入選的金融企業一口氣增至五家,但全部都落在新興市場指數上,今年則有三家躍升為世界指數成分股(玉山金、中國信託與富邦金)。緊接在後的國泰金與第一金,永續績效亦逐漸往世界指數邁進,明年應可期待。

這幾年,隨著國際永續趨勢與政府政策驅使,國內金融業在DJSI的永續績效,逐漸跟上國際水平。未來,金融業面臨的挑戰是要從世界指數的後段班向前段班邁進,包括公司治理、責任商品與投資、生態效益、人權等議題,填補總得分將近7~10分的落差。

三、2017年題目變動幅度大

2017年,許多廠商分數皆呈下降趨勢,這多少跟新增題目與部分題目微調有關。人權、政策影響(Policy Influence)與影響量測與評價(Impact Measurement & Valuation)題組,對多數國內企業而言,可說是全新題組。公司治理、供應鏈管理、行為準則、產品管理與水風險,也有一定程度的調整。

先來看原有題目的調整:

公司治理:強調董事多元化政策,是否包含種族、性別與國籍等,當前國內多數的董事多元化政策當中,較缺乏種族考量。

供應鏈管理:要求擴及非第一階供應商(non-tier 1 supplier),以及供應商稽核後的永續績效是否獲得實質改善?從目前管理實務來看,這有一定的挑戰:其一,如何取得非第一階供應商之名單?其二,針對為數眾多的非第一階供應商,要如何進行管理?

行為準則:行為準則並非宣告或對外公布即可,不論對員工或是供應商,皆須明確完成簽署動作,且需要進行教育訓練,這也與國內大多數企業現行之管理制度有所不同。

產品管理:更強調以生命週期為基礎的產品設計與開發要求,以及盤點產品含有危害物質的比例。此外,對於產品導入綠色設計後,其使用過程對於環境的實質效益,也必須被量化。對電子業而言,這題並不難,得分也有接近滿分,然而真正的挑戰是在於完整制度的建立,而非僅是透過個案或系列產品,呈現綠色設計的效益。

四、新題目——政策影響(Policy Influence)

這源自於美國政治獻金法,要求企業公布捐贈對象,對我國企業來說較為陌生,且氛圍與國情文化的差異,因應上也有較多的思考。從背後意涵來看,企業可以影響政策制訂,但根據透明誠信的公司治理原則,投資人或利害關係人應該要能獲得關於捐贈完整的資訊,且捐贈對象或影響政策也須與企業利益或發展相關。

專門做永續投資的RobecoSAM,針對評比企業的調查,發現許多公司回覆的內容,並沒有超出政治獻金的範圍,多數企業採用更狹隘的定義,反而造成資訊揭露僅侷限於法規要求的標準而以。另一方面,當企業透過參與協會影響政策的過程,RobecoSAM期待企業有更高的透明度,不論是正面或負面影響。

就得分表現來看,如能掌握題目要求與公開揭露,國內企業可以有滿分的表現,次之落在60~80分之間,最差可能因誤解題目侷限在政治捐獻,進而填上不適用,而拿到零分。根據RobecoSAM報告指出,2017年參與評比的942家企業中,僅有26%對外公開捐贈資訊,大多數為北美公司,捐贈對象以同業公會佔最多數。

五、新題目——影響量測與評價(Impact Measurement & Valuation)

去年這題僅出現在部分產業,國內僅有中鋼。今年所有產業皆須回覆,但依產業別不同,題目為2~3題。今年國內企業的得分,最高約在70幾分,多數在50分上下,部分則是零分。RobecoSAM分析896家企業發現,僅有20%針對社會與環境影響,採用貨幣化價值、量化與質化方式量測,或進行某部分的試行方案。

這題歸在經濟面向,就是要跟社會面的企業公民與慈善題組有所區隔。雖然題目希望企業建構量測產品或服務,對環境與社會影響的方法,但前提必須符合「business programs for social needs」精神,而非過度強調量測影響的方法。

針對社會需求,題目一再強調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UN SDGs),且要連結商業或營運方案。此趨勢跟現行國內企業做法差異頗大。因為國內許多企業似乎只是競逐對應到較多的SDGs目標,卻忽略連結營運核心才是關鍵。

RobecoSAM報告指出,有52%企業的商業方案連結了社會需求,但其中僅有30%衡量方案的社會效益。整體來看,呼應社會需求是這題的核心,連結營運能力是必要手段,量測影響則是建立在結果(outcome)的基礎,而非產出(Outputs)項,最後才是評估方法的建立。

六、新題目——人權

對電子與製造業來說,這是相對熟悉的議題,從以前的電子產業行為準則(EICC)架構延伸,應用於公司營運、供應商與合資企業的人權風險評估,應可拿到90分以上。對多數的金融與服務業,人權議題相對較為陌生且具挑戰性,制度與架構的建立仍在基礎建設中,但供應商跟合資企業的風險評估仍不多見,在缺乏完整制度運作下,得分通常不會太高,但可維持在及格邊緣。

整體來說,雖然今年入榜家數沒有成長,但從許多公司在檯面下積極努力的趨勢來看,明年應該會有新面孔入榜,值得期待。台灣十多年前推動DJSI初衷,是希望有更多企業入選,提高國家競爭力指數。這一路走來,不免令人好奇企業競爭力是否也隨著參與DJSI評比而同步提升?思辨此問題之前,作者過去參與輔導經驗中,認為這四件事,應該有助於企業提升永續管理的績效,包括最高主管能夠親自做出改變的決策、中階主管能夠居中協調制度、理解評比制度背後真正的意涵,以及接軌國際趨勢。

資料來源:
部分資料為陳昇鴻博士提供,其餘則參考RobecoSAM發佈分析報告。
2017 RobecoSAM Corporate Sustainability Assessment - Annual Scoring and Methodology Review
DJSI 2017 Review Results

《延伸閱讀》
【專欄】許家偉:道瓊永續指數DJSI十年風雲榜 哪些台灣企業勝出?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