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衣草森林 用善意開一張夢想與勇氣的菜單

圖片來源:廖祐瑲

作者:顏和正

薰衣草森林品牌主廚林奕成幾年前加入時,曾被要求開一張「夢想與勇氣的菜單」。「聽了都傻眼,做了半年就想要離職,」但他沒有離職,他逐漸理解「善意共好」的概念

九月晚夏,海拔700多公尺的台中新社,坐在綠藤蓋頂的露台上,眺望滿山綠意,陣陣山風中,訪客享用著一道道美食——桔醬時蔬、里肌紅酒燉菜、南瓜海帶湯、迷迭酸豆鱸魚排、還有香橙蛋糕。

「季節轉換時期比較燥熱,因此今天準備偏點酸的菜,可以穩定脾胃,」薰衣草森林品牌主廚林奕成解釋,「開菜單不只要好吃,還要看氣候,要知道植物跟地球、人與自然的關係。」

美好生活提案者,與自然共好

走進大自然,是薰衣草森林給人的第一印象。除了園內四處可見、隨著季節遞嬗的不同花卉植物之外,後山還有一座「無牆美術館」,是由地主王伯伯過去十多年來親手種下8000顆適合當地氣候地形的樹木,取代了原先的檳榔園。走進森林裡,執行長王村煌帶著訪客,用聽診器貼在樹幹上:「聽到轟轟的水聲嗎?那就是樹木的聲音,樹也是有生命的。」

走進山林,種畝薰衣草田,開家咖啡館,這是創辦人詹慧君與林庭妃(王村煌表妹)的夢想。2001年,兩個女生不顧家人朋友反對辭去工作,在王村煌父親的土地上,種下了紫色的夢想。從那時開始,這家將自己定位成「美好生活提案者」的企業,不僅成為台灣新形態旅遊的代表,更是年輕人追夢的創業經典。

夢幻幸福感,是落實營運的基因

即便已從一家咖啡廳擴大為擁有8個品牌、約550名員工的企業,薰衣草森林仍保有一種看似夢幻、卻又真實的幸福感。「希望」、「美好」、「夢想」這些抽象的概念,在這裡是落實到營運中的基因。林奕成幾年前加入時,就曾被要求開一張「夢想與勇氣的菜單」。「聽了都傻眼,做了半年就想要離職,」以前在傳統西餐廳當廚師的林奕成笑著回憶。

他沒有離職,因為他逐漸理解「善意共好」的概念,不是說說而已。例如,開菜單時要看對土地關不關心、是否用好的食材。對員工的善意更是具體,員工不分階級,彼此互稱「夥伴」,人稱王村煌叫大哥,公司像個大家庭一樣。此外,除了勞基法規定的年休外,還有志工假、旅行假、生日假,公司也經常安排國內外的修學旅行。「假多到休不完,」林奕成說,「下週就有去北海道千年之森的團,要跟嗎?」

員工持股五成,人人都可看到營運數字

薰衣草森林公司治理的高透明度,也跟一般企業很不同。從原先類似家族企業的型態,轉變成一般企業後,員工持股高達五成,而且人人都能看到公司的營運數字,內部溝通文件甚至直接列出某個專案賺進的收入。王村煌跟林庭妃還拍攝搞笑的Youtube影片作內部溝通,包括「為何要關店」、「什麼叫公平」、「品牌如何定價」等等。「庭妃常說,這家公司是誰的?就是大家的,每個人都能看到數字,減少很多溝通成本,好壞每個夥伴都知道,」王村煌說。

薰衣草森林的善意,還延伸到在地社區。例如,在花蓮石梯坪開的民宿,寄賣當地原住民藝術家的作品,收入全部給藝術家。前一陣子新社里長知道有戶父女共住很小的房子,但女兒即將進入青春期,因此來找薰衣草森林商量,他們二話不說就捐了一座貨櫃屋,讓小女生擁有自己的房間。

沒有CSR策略,只是做該做的事

「為什麼這麼做?只是覺得這是該做的,我們也有能力做,」新社店經理林致嘉說。

對一般企業來說,這就是企業社會責任(CSR),但這不是他們思考的角度。王村煌坦言:「我們沒有CSR策略,就是做覺得該做的事、快樂的事、讓人感動的事。」

2013年在甲仙開咖啡廳兼選品店「好好」,也是這樣的想法。雖然明知在八八風災的災區開店不可能賺錢,但最後還是去了,「我們想要陪伴在地居民,」王村煌說。一開始,當地居民對這間跟小鎮格格不入的店舖不太習慣,但是因為店舖員工積極參與當地生活,連小學的畢業旅行都一起去了三天,讓當地居民對他們產生了感情。

「聽說每天都有居民排班來店裡喝杯咖啡,因為怕我們倒了,」王村煌笑著說,「原先這是五年計劃,店經理問我明年要不要收,我問他的看法,他說還想繼續做。」

幸福企業,也曾經歷不幸

強調幸福感的企業,並非一路都如此快樂。2004年因為七二水災,曾停業3個月。2012年創始咖啡廳被大火燒毀,員工親手用1年3個月的時間,重新搭建出新的咖啡屋。然而,最大的打擊莫過於詹慧君在2013年因癌症逝世。「這麼多年了,但是情感上還是會難過,」王村煌說。

在這之後,薰衣草森林似乎沉寂了許多。不過,儘管媒體曝光減少,薰衣草森林拓展事業的腳步並未停歇,不僅在台灣逐步擴展不同品牌,甚至跨足對岸,先從顧問案開始替當地規劃休閒園區,然後才開始投入營運,將在浙江與雲南開民宿。

不過,不論到哪裡、不論做什麼,薰衣草森林的初衷始終不變。「大陸的市場一樣是人的市場,善的理念會成為我們跟別的大陸事業不一樣的最佳的差異點,」王村煌說。

《延伸閱讀》
「好好」說故事 為災民再勇敢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