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台灣的日本女婿 全台走透透開心推有機

圖片來源:月足吉伸

作者:顏和正

45歲的月足吉伸來自日本福岡,滿腔熱血來台推廣自然農法卻面臨挑戰。為了打進在地農業網絡,他決定報考中興大學土壤系,從校園出發...

【就是愛台灣的外國人系列】台灣有許多外國人,或是自己創業,或是在企業界工作,但都透過不同的方式,為這片土地的人與環境的共好,貢獻一己之力。CSR@天下網站的「就是愛台灣的外國人系列」,將陸續報導在台外國人的故事,看看他們怎麼愛台灣。

第一次見到月足吉伸,就有一種「他是日本人嗎?」的疑惑。

爽朗的笑聲、略帶俏皮的表情、直率的言語,完全無法跟拘謹、保守的日本人形象聯想在一起。唯一的日本味,是一口流利標準、但仍帶點腔調的中文。

「日本人眼睛細細,皮膚又白,我眼睛很大啊,很多人都說我像印尼華僑,」膚色帶點陽光的他,半開玩笑地說,「因為常常要去下田吧。」

月足不是農夫,但卻跟台灣的有機農業關係密切:他是國際美育自然生態基金會的董事,基金會提供有機驗證的服務。「我們跟慈心等有機驗證單位一樣,程序跟標準都是根據政府訂定,我們之間不是競爭,愈多人來推愈好,大家一起共好,」他說。

一句中文都不會,隻身南漂

這個基金會是1990年由國內一群關懷自然生態的人士,與日本的MOA共同創辦。MOA是由岡田茂吉在1935年創辦的組織,積極推廣自然農法、美育、與淨化療法,不僅在日本經營有機農場,還有美術館與醫療機構,在16個國家有分部。月足便是由MOA派來台灣,一待就是20多年!

今年45歲的月足,來自日本福岡的鄉下,自小就在田裡溪邊玩耍。他大學念的是農業,畢業後又念了二年的MOA自然農法學校,然後進入MOA工作。因為個性活潑,喜歡跟人互動,總部決定將他外派。「當初沒想過會來台灣,我覺得到哪都好,」大學曾來台灣玩過一次的他,一句中文都不會說,就這樣隻身南漂,「語言學一兩年就會了,我不怕。台灣又近,不就是在沖繩的隔壁嘛。」

重返校園,NPO的行銷策略

初到台灣,面臨最大的挑戰,除了語言,就是有機概念不普及。在股票狂飆、錢淹腳目的1990年代中期,環保意識尚在萌芽,更遑論有機二字。「20多年前,農民或消費者不是那麼認同,不用農藥、不用堆肥,哪有這回事呢,」堪稱是台灣有機推廣先鋒的月足,一開始就踢到鐵板。

為了突破,他決定進入校園,報考中興大學土壤系。一方面因為自然農法跟土壤有關,另一方面也希望藉此熟悉在地的農業網絡。這招果然奏效,中興大學許多農學院教授,後來都成為MOA的諮詢或合作對象。

「我在日本都已經大學畢業了,去唸書是為了認識人,才能打進這個體系,」就跟企業行銷商品一樣,非營利組織也得有推廣策略。

他在學校認識了業界人士,也遇到未來的老婆。她是系上學妹,畢業後研習中醫,對繪畫也有興趣,剛好呼應MOA的農業、藝術、與醫療三大領域,造就了一段育有三子的跨國婚姻。「如果當時有其他辣妹,我可能就不會選擇她,哈哈。不過,因為我們興趣相投,我發現她很有頭腦,很有智慧,沒有比她更好的,」月足的玩笑尺度之大,再度印證他「很不日本」,也說明了夫婦兩人鶼鰈情深。

連擇偶都要認同有機,是因為他本身的經驗。月足小時候身體不好,常進出醫院,做水果生意的父母四處求醫,因此接觸到MOA,在自家田地上用自然農法栽種有機蔬菜,並採用淨化療法。他的健康逐漸好轉,也讓他長大後變成有機的堅定信仰者。

全台走透透,辛苦卻開心

正是因為如此,月足來到台灣後,儘管面臨挑戰,卻從未想過放棄,打包回日本。除了做有機驗證外,他還到企業、學校、政府等單位演講上課,包括渣打銀行、扶輪社等等,或是上電台,甚至還帶隊參訪日本有機農場。雖然辛苦,他卻做得很開心。

圖片來源/月足吉伸

「不會累啦,這是一件很好的事,我能推動也很高興。而且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我們還有培訓志工,我們辦的活動一年有上百場,我自己一年大概要走遍全台,做30多場演講,現在跟你聊天也是工作啊,」月足說。

月足還身體力行,用行動支持有機耕種。本身就住在陽明山後山的他,為了環境與小孩健康,輔導附近的農民採用自然農法,他們家也跟一群朋友,直接跟農民購買有機蔬菜,協助推廣。

圖片來源/月足吉伸

「不過,有機還是有困難的,因為光是自己有機,隔壁的田還是噴農藥的話,風吹或水流都會讓有機變得不有機,」月足指出有機推廣仍舊面臨的困境。

近年來他們也推動插花、茶道等美育活動來欣賞美,進而讓自己心靈平靜,解決現代人煩躁的問題。「植物是有生命的,如何去與花邂逅,我們教插花不用鐵線,不講什麼角度,而是順著花來看,沒有固定技法,從小孩到老人都可以學習,」他說,「不論是美育或是食育,都是要讓人、讓環境、讓地球更好。」

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傳遞幸福感

這幾年,月足在業界逐漸打開名聲,開始有人找他作不同生意,例如請他代理賣進口肥料,替水耕栽種代言,甚至有日本科技公司給出二倍薪水挖角,要他去中國大陸做生意。他都拒絕了。其實他也有去中國,但一樣也是為了推廣有機做法,不是為了其他生意。「我沒有興趣,我不是科技業,也不是要代言什麼東西,」月足說。

遠足文化專案副總編輯田麗卿對他的熱情印象深刻。遠足出版《食鮮限時批》,邀請作者高橋博之來台演講,請他當翻譯,他二話不說就同意。「如果按行情付一整天翻譯費,我們付不起,但是他從不介意費用,因為這是他認同的事,」田麗卿說。

「我真的很喜歡台灣,有人情味,食物很好吃,也比較容易接受新觀念,」月足說,「我不是為了賺錢而來台灣,而是要賺認同,要把幸福的感受傳遞到台灣,雖然很難,但是我樂在其中,因為我的工作就是我的興趣。」

>>更精彩「愛台灣的外國人」報導將陸續推出,30秒立即訂閱電子報,與愛台外國人一起讓台灣變得更好!

《延伸閱讀》
「我不喜歡聽到別人批評台灣」──讓員工變幸福,是美國律師譚璧德愛台灣的方式
德國總裁帶頭種樹 復育台灣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