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消費者與小農間的牆

黃明堂

十年前,他是抗議WTO稻米進口政策的「白米炸彈客」。 今天,他創辦農學市集,牽起消費者與在地小農的手,一起溫柔地食物革命。

孩子們開心地圍著水牛,伸出小手,迫不急待地想摸摸牠。另一頭的菜園裡,還有一群小朋友,正在比賽抓菜蟲。這裡不是農村,而是二四八農學市集創辦人—楊儒門,在台北市精華地段信義區打造,名為「種子計劃」的都市農場。

站在水泥叢林中的梯田旁,楊儒門正在進行食物革命。十年前,他是抗議WTO稻米進口政策的「白米炸彈客」。現在,楊儒門是五歲與兩歲孩子的父親,也是二四八農學市集創辦人。

這兩個身分,讓他不斷轉化對台灣農業的思考。他發現,真正的革命不是擺個炸彈,而是改革人們的觀念和行為。

過去五年,他革的是農人的想法。他在台灣各地尋訪採取友善農法的小農,把生產過程寫成「產地拜訪記」,公布在網站上。他建立透明機制,把農友帶到台北的市集賣菜,直接和消費者面對面。

市集從最初在忠孝東路四段二四八巷內、六十坪空地上的二十幾個帆布棚,到如今,在大台北地區擁有七個市集據點、四間實體店面,還攻下新光三越A11館這個黃金賣場。

楊儒門接觸過數萬名都市消費者。二四八農學市集的經驗讓他觀察到,消費者是整個生產體系的關鍵。只有改變積習已久的購買行為,才能真正讓台灣農業回歸健康狀態。

不要浪漫種田

他發現,現代人因身處都市,和土地、農村疏離,不僅失去對環境、季節的敏感度,也對食材不了解。而對食物的認識,大多是來自加工食品、速食店。久而久之,不僅不熟悉食物在田間生長的原貌,也不認識食物的原味。

他自己的家庭也碰上同樣的情況。「孩子平常給阿嬤帶,他不想吃飯就吃麵、不吃麵就給他蛋糕、餅乾。給他太多選擇,孩子最後就選一個他覺得開心的吃,」楊儒門說。孩子甚至曾經抱怨,不想和爸爸出門,因為爸爸都不買零食給他。

為了改變,他親自拉著孩子上二四八市集,帶著他認識有機蔬果,和農友們邊玩邊學習。更透過展覽機會,把梯田、水牛帶進市中心,讓忙碌的都市父母,不用長途奔波,也能帶著孩子一起學種菜、體驗插秧。

台北市東區附近的小學,直接來二四八市集舉辦校外教學。從去年十二月開展至今,已有超過兩萬人次學童造訪。

楊儒門最喜歡的教學和活動,並不是滿足小資階級好奇心的體驗。

「我喜歡太陽大一點,下點雨,帶大家下田插秧。天氣太舒服,你戴個斗笠,拿個鎌刀漫步在田埂上,你會以為種田好浪漫喔。但如果太陽很大,你不時喝個水、流個汗,覺得種田不輕鬆,對於食物的觀感才會慢慢增加,」楊儒門說。

從農作物的生長過程、產期、烹煮方式等環節,提供消費者建議。過程中,楊儒門溝通最多的,就是打破「台北標準」的概念。

都市消費者經常有種迷思,像是小黃瓜,頭尾粗細要平均而且筆直,紅蘿蔔要夠大條,不可能只有姆指一樣粗。但產地真實情況是,大小不一。

他認為,消費者其實為「台北標準」付出許多代價而不自知。當大家對外觀過於要求,農民為了提高特級品比例,就得施用更多化肥與農藥。

好醜卻好好吃

楊儒門也觀察到,台灣消費者的味蕾不太接受苦味,一年四季都只願意吃小白菜、大白菜、高麗菜等十字花科作物。但夏天病蟲害多,這些葉菜生長不易,為了持續供應市場需求,農人就得用更多藥才能種得好。而台灣人愛吃甜的水果,也助長了抑酸劑和增甜劑的使用量。

走進位於百貨公司的二四八農學園櫃點,一位家庭主婦看了看柑橘,忍不住說了聲,「你們的東西好醜。」店員拿起因碰撞而帶有黑斑的柑橘、芭蕉,現場剝開讓顧客試吃,證明外表不好看,並不影響果肉風味。在市集中,講解半小時才賣出一包菜,是常有的事。

站在時尚的百貨公司裡,總穿著T恤、牛仔褲和拖鞋,黝黑的楊儒門,顯得有些突兀。

楊儒門其實很不喜歡在大賣場裡站崗,因為怕聽到收銀機的聲音。但他仍然努力證明,小農的產品,也可以在百貨公司裡販售。

二四八農學市集經理李建誠說,小小一個櫃點,裡面的農產就來自全台灣一百多位小農。光是聯絡每天的進出貨,就耗去不少工夫。

「但我們就是不要跟一般通路一樣,只跟幾個大農場、大供應商叫貨,要給更多小農機會,」李建誠說。

位於花蓮的「花田喜事有機農場」,加入供菜給二四八市集的小農行列才短短一年,銷售量就成長三成,讓他們得以支持在農場工作、九位單親爸媽的生計。

花田喜事專案經理趙子崙,每週從花蓮到台北賣菜。他們的菜都是每週四採收,隔天送到市集販賣,用新鮮度和安全性,打動消費者。

趙子崙說,每星期送到市集的農產品,有三分之一都老早就被熟客預訂了。

「一開始連我們自己都很懷疑,這種在產地就會被淘汰的東西,怎麼會有人買?」楊儒門拿起一顆又小又黑的橘子,和幾條小小的地瓜,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但如今,一年近五千萬的營業額,已經證明,消費者可以接受外觀不夠好看的「良食」。

楊儒門食育新運動

1. 打破「台北標準」:都市人常常認為農產品大小粗細應該一致。當大家對外觀過於要求,農民為了提高品質,就得施用更多化肥與農藥。

2. 多吃苦、少吃甜:台灣人愛吃甜的水果,助長農民對抑酸劑和增甜劑的使用。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