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農轉型養出好蛋 挺過毒蛋風暴

興聯牧場負責人劉學銀。 圖片來源:楊閔

作者:林怡廷

近來毒雞蛋風波造成人心惶惶,也導致蛋價大跌。在興大團隊輔導下,桃園蛋農劉學銀是如何透過人道、科學的飼養方式,從食安風暴全身而退?

毒雞蛋事件後,位在桃園楊梅的牧場,產線全速運轉著。超過5名工作人員,在蛋籃堆疊的理蛋室,熟練地挑蛋、分裝,絲毫不受事件影響。

「我們全身而退,」53歲、身穿藍色Polo衫、講話帶點客家腔的興聯牧場負責人劉學銀邊說,邊用黝黑的雙手清理雞蛋。

他細數著近來的食安事件,從年初的禽流感、4月的戴奧辛,再到8月的毒蛋風波,一次又一次,牧場內的雞蛋皆安然過關。

關鍵在於,劉學銀5年前從傳統養殖轉型,做好源頭管理。牧場內的雞隻健康少生病,牧場也少使用化學藥劑;這次部份農民經藥商推銷、違法用來殺雞隻寄生蟲的「芬普尼」更不在名單中。

興大與蛋農攜手 從源頭管理做起

轉型的助力,是中興大學動科系團隊。系主任陳志峰說,近年檢驗頻繁,但食安問題仍頻傳,「這表示源頭管理沒做到啊,我們是做飼養的,想從生產輔導帶來改變。」

他們和農民攜手,發動牧場革命。這對停留在傳統養殖的農戶來說,很重要。

「傳統經營必須脫胎換骨,」農委會畜牧處處長王忠恕指出,尤其這次遭殃的蛋場,多是傳統飼養的小農戶。

「1個產業,8個月、3風暴,」王忠恕坦言,「今天不得不相信,整個體制是脆弱的,經不起打擊,要做全方位輔導。」

但改變並不容易。對養雞一輩子的劉學銀來說,那也是人生的急轉彎,更是回饋他對養雞產業的感念。

小時候,他的媽媽靠著到農場替人養雞,撐起家境。「我們窮到沒有紅包,媽媽賣了兩隻閹雞讓我們過年,」劉學銀回憶。作為長子的他,為了貼補家用,先是當起職業軍人;一到假日,孝順的他直奔農場幫忙。

這一幫,竟幫出興趣。25歲那年,他脫下軍袍,向銀行貸款、蓋雞舍,當起牧場主人。

轉型那年,恰逢他投身養雞業的第20年,更正值事業顛峰——他是肉雞的契約大戶,曾一次供應53萬隻雞給大廠。

位於桃園楊梅的興聯牧場理蛋室。圖片來源/楊閔

雞農轉型 改善飼養環境

「量大,但總是代工,」劉學銀不想再替人作嫁。他又正好接觸了興大團隊的人道、科學飼養的觀念,想從自己的牧場實踐,讓產業永續。

「當走在一群人裡,看你是要跟著隊伍,超前,還是落後?」劉學銀試著踏上一條新路。

他先從小批次的雞試驗新養殖方法,再慢慢擴大。一碰上飼料、管理問題,興大團隊成了他最好的諮詢專家。現在牧場每天生產至少7萬顆雞蛋。 

過程中他體悟到,養好雞、產好蛋沒有秘密:「小雞品質要好,飼料要對,然後環境要顧,」尤其,台灣溫暖潮濕、多病蟲害,環境管理很重要。

改善養殖環境的第一步,是讓雞的生活空間「寬裕」,1坪空間平均只養22隻雞,讓牠們能自由活動,雞隻自然健康。這和台灣傳統養殖的擁擠很不同——1坪常擠上36隻以上。

第二,他全面採平地飼養,雞在充滿稻穀、沙子的地面上能「腳踏實地」。劉學銀邊說正碰上雞在「沙浴」,牠們用著在地上打滾的本能、清除寄生蟲,「這就是回歸大自然的法則。」

平地飼養的方式,讓雞隻有較大的生活空間。圖片來源/楊閔

第三,劉學銀還落實「分批飼養」、「統進統出」,不同於台灣雞農常見的混養。例如,牧場的雞依老中青三種年紀,分場飼養。好處是,當老雞養滿兩年、要淘汰了,整個雞場就能閒置一個半月,清空消毒,讓寄生蟲、病毒沒有立足之地。「就像土地需要休生養息,也需要給雞場一點時間,」他說。

劣蛋逐良蛋的困境

與劉學銀一樣重視飼養管理的蛋農漸漸增加。但這些做法,都要投入成本,不見得所有雞農能做到。

例如,農民要力行「統進統出」,得忍受一個半月的清空減產,或得投入成本,蓋不同雞舍分批飼養。陳志峰語帶無奈,「年輕人不願意回來接,部份老農也不願意更新設備,做到不能做為止就收掉。」

台灣雞蛋產業長期存在的「包銷制」也影響前端生產。中華民國養雞協會蛋雞課課長王榮生解釋,「蛋農和蛋商多是一個蘿蔔一個坑,」蛋農只須負責生產,不用顧及後端的銷售、囤貨壓力。

但監察院報告曾指,這壞處是,不論品質好壞,蛋價常是全國統一;蛋商間的競爭又激烈,常反過頭來要求降成本,都讓「劣蛋逐良蛋」。

劉學銀轉型初期也曾想放棄。當時蛋商想向他砍價,他寧願每週慘賠近50萬,也不願低價出貨。他說,「蛋農常常只懂生產,不懂銷售,」因此,他自創品牌,「自己找通路,自己跑業務,」劉學銀的太太林雪娥,談起先生的義無反顧和咬牙的日子,眼眶不禁帶點淚水。 

但消費者的回饋成了他們的動力。一次,他們到合作的市場攤商,看到歐巴桑向攤商說,「這蛋好吃,」劉學銀轉身向太太說,「再做咩!」就這樣堅持至今。 

他們的經營狀況,在食安事件頻傳的這兩年好轉了。不只打通棉花田、Jasons Market Place等通路,高級日本料理餐廳、台中知名餅店也找上門;透過興大團隊也直接連結消費者、宅配到家。「消費者認同了,願意為品質多付點錢。」過半百的劉學銀,現在安心交棒,大兒子在台北跑業務、二兒子投入理蛋場、小兒子管理雞場。他更期望,台灣的蛋雞產業能如接力賽般,持續接棒,永續經營。

政府也動起來。「我們要求產業界全面體檢、改善體質,不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王忠恕說。

除了改善藥頭文化,10月底前,農委會將派種子教師下鄉,以小班輔導農民的動物用藥、防疫、禽舍、飼養等知識,並加強監督;且提供低利貸款,以改善禽舍設備等,期望2年內讓產業升級。政策能否落實?待時間揭曉。但消費者可從自己做起,為產業的改革,帶來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