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路(Pathway)計畫:跨國企業投資教改,IBM、JPMorgan、SAP全是參與者

Shutterstock

愈來愈多大型跨國公司,從社會責任層次,投入公益性的人才培育,將企業端看到的人才未來能力需求,回饋到教育體系,並和公益組織、學校、地方主管機關一起開發PBL課程。這種企業界參與教育改革潮流的模式,已漸漸為美國各大公司CSR部門所用,稱為「Pathway(出路)」計畫。

企業社會責任(CSR)在這幾年已經不是企業行有餘力的慈善事業,大型跨國公司投入愈來愈多資源,從基礎教育層次和學校、NPO協力改造課程。或許很多人不知道,「主題式教學」(Project-Based-Learning, PBL)已不是教育界專屬的話題,全球企業大至金融界巨頭JPMorgan、科技界老大IBM,年年投入大筆資金,跟學校一起開發課程。僅JPMorgan一家,平均1年就花4.5億台幣(JPMorgan 2016年最新公告「5年22億」New Skills for Youth 專案),跟分公司在地的高中、大學,共同合開一個「主題式教學計畫」(PBL),課程橫跨高中、大學、工作場域,這種模式漸漸成為美國企業界參與教育改革的潮流,稱為「Pathway(出路)」計畫。

出路(Pathway)計畫指的是企業從社會責任層次,投入公益性的人才培育,而不只是為自己的公司預備未來工作者,貢獻從企業看到人才的未來能力需求,和公益組織、學校、地方主管機關一起設計課程,最後把課程的架構免費轉移給教育體系。

學用合一,連結企業人才需求與教育課程設計

最早的出現,是因為美國有大批得不到好教育的低收入族群,連英文讀寫能力都缺乏,大多失業。所以,美國政府鼓勵企業,直接提供技職教育訓練。但漸漸地,各大企業的慈善基金會願意帶著更高的願景,為學生提供更多資源,鼓勵多元發展,不再只是為個別企業訓練員工,而是把企業中所見的人才需求、未來的熱門主題,透過Pathway,把訊息傳遞給校園,讓校園內的教育專家聽見,思考是否要融入課程設計。

我在哈佛教育學院上課期間,SAP Pathway Program剛好是我的專題(SAP是源自德國的IT國際企業,分公司遍布全球190個國家,包含台灣)。研究期間,有幸跟SAP全球基金會負責人直接對談,了解SAP跟波士頓當地高中、社區大學,以及第三方NPO(非營利機構)如何合作,探討遇到的挑戰與機會。之後又前往發展中國家,與為政府研究主題式教育的美國學姊深談,我們都認為Pathway為教育帶來很多新型資源和機會。

Pathway如何運行?

以SAP為例,發起人是SAP,負責出資,但SAP基金會為了避免企業影響教育設計,另外聘請第三方NPO做計畫的規劃、串連、協調,由NPO洽詢願意合作的高中、社區大學(Community College)、地方教育局(在美國是以District劃分政府的教育資源),再由NPO、高中、社區大學、SAP基金會共同討論願景。接著,由NPO、高中、社區大學共同開發Pathway主題課程。最後,由SAP、NPO共同把課程的Know-How移轉給地方教育局,讓教育局能接手,永續經營。SAP會在運行5年後,完全退出,交由政府運行。

SAP在美國、加拿大都有類似計畫,在波士頓做的計畫,叫做C-Town Tech(因為地點在Charles Town),校方、SAP共同決定STEM是未來的潮流,也是學生最能受益的產業,所以由高中、大學、SAP共同設計STEM的主題課程。這個課程在高中先學基本的代數、微積分、電腦科學,接著讓高中生在高中階段,就能先進社區大學上電腦程式設計,寒暑假進SAP做小實習生,除了觀察SAP員工研究討論,也有提供學生小組討論的主題,讓學生可以模擬研究最熱門的研發主題。學生也能帶著有興趣的主題,回到學校繼續做自己的主題式學習。

想參加的學生,只要申請報名,就能加入C-Town Tech計畫,費用由SAP支付。另外,學校每年都有設定學習里程碑,學生要關關完成,才能繼續參加C-Town Tech計畫,不論是校方還是SAP都相當重視學習成效。

Pathway對教學者有何啟示?

Pathway可以是:主題式教學的「經費來源」、主題式教學的「主題來源」、社會人才需求的「資訊來源」。

最簡單的做法,就是跟有「社會貢獻意識」的企業直接合作。可以部分仿效Pathway計畫的方式,請企業贊助,找NPO建立對話窗口,讓學校蒐集課程設計的靈感,漸漸規劃出完整的「主題式教學課程」。

然而較有挑戰、也不失為不可行的方式,就是跟全球的Pathway計畫提出邀約,主動要求直接參與。因為令人意外的是,這些計畫經常找不到合作對象。在訪談中,我發現企業Pathway決定計畫地點的方式,並不完全科學化,而是先找有熟人、且對方願意大力推行的地方開始,因為任何一個全新的概念,要從零推行,挑戰重重,所以總是先從有熟人知道門路的地方開始,最為容易。台灣如果要向國際大企業邀約Pathway教育基金,除了主動接洽,最好還要能找到認識SAP、IBM、JPMorgan Pathway計畫的人,為雙方穿針引線。

Pathway對企業界有何啟示?

Pathway可以是:企業界為「社會出力」的有效方案、為「整體人才升級」的直接行動。

很多企業(或是他們的基金會)是真心想為教育做事的,但苦於無從出力。Pathway計畫雖然勞心勞力,但確實是個很有效的切入點,讓投入的基金,都能有明確追蹤的學習成果,讓基金會能看見資金不會石沉大海。像是IBM從2011年,就開始執行IBM P-Tech計畫,不只5年來顯著看到學生在閱讀成績、數學成績的年年提升,而且也看見學生自發的學習興趣。前美國總統歐巴馬就曾經在2013年參訪過IBM P-Tech的教室,十分驚豔,直言希望更多企業投入類似的計畫。

當然,中間穿針引線的NPO也是功不可沒,能為企業界跟教育界打開一個「對話的窗口」,彼此說說話,分享資訊,不說教,不批評,一同用心,在同一條路上,推動一個繁重的石頭。想想這取名「Pathway」,真真是恰到好處。

編按:本文作者林竹芸目前為MIT麻省理工學院MBA學生,也是親子天下駐波士頓特約記者,曾在BCG(波士頓管理顧問公司)擔任管理顧問。

>> 林竹芸臉書專頁:Maggie Lin 林竹芸

(全文轉載自《親子天下》

【推薦閱讀】
別再問我念什麼系了!現在的清華大學跟你想的不一樣
成為台大人那一年:我很徬徨,不知人生下一步該怎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