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淑芬:擁抱千禧世代 讓權威不再

Shutterstock

其實和所有世代一樣,千禧世代痛恨一無所知。在缺少溝通管道下,世代的誤解與歧見愈來愈深,此時亟需有人登高一呼,消弭鴻溝。

前不久,與朋友們相約欣賞雲門舞集的《關於島嶼》。很幸運,當晚,身為創辦人兼編舞者的林懷民老師,在表演結束後親自上陣,主持答客問,分享創作的心路歷程,並特地提及與年輕人的共創經驗。那一段肺腑之言,令資深如我者,心有戚戚焉。

和我同行之一,是臨近千禧世代起頭的工作伙伴,隔天告訴我,聽完林老師一席話,充滿正向感。林老師口中的「年輕人」,是一群為深感值得的事,拿一點錢也全力以赴、做到最好的人;在無數加班熬夜中,變成紅眼睛的「小白兔」。

為了追求心中理想,這群人不惜身兼多職。嬰兒潮出生的大師,面對不同世代組合而成的觀眾,對千禧人誠摯體恤之情表露無遺,他的現場告白,引起無數共鳴。

在此,容我引用全球數據定義千禧世代:一群生長在1980到2000年的年輕族群。在美國女性心理學家亞羅(Kit Yarrow)的《解碼消費者之心》一書中,這群貴為網路世界的原住民,舉止行為秉持IWWIWWIWI(I Want What I Want When I Want It)的遊戲規則,一切要求「立即滿足」,同時也是FOMO(Fear of Missing Out)的信奉者,唯恐被世界遺漏,因此,行動裝置永不離身。

他們猶如一股崛起的新興勢力,也代表潛力無窮的經濟實力。根據WPP行銷傳播集團旗下的凱度市調公司預測,千禧市場的全球消費規模,光是2017年高達2.5兆美元;在2025年,他們將佔全球勞動人口75%,其收入屆時更進入高峰,成為市場真正的消費主力。

行銷專家們因此紛紛提醒,企業經營規劃,必須快馬加鞭瞄準千禧人,否則將錯失成長的大好良機。

長年思惟領航的IBM也不甘示弱,早在一五年就發表全球職場調查報告,比較嬰兒潮、X世代和千禧人「三代同堂」的行為洞察。讓人發現:千禧世代在動盪不安的世界裡,希望擁有一份穩定的職業,並保有工作時間的彈性,追求生活與工作的平衡。比起其他兩代人,千禧世代更在意主管的操守,公平、透明的行徑,以及可信任度。

這份報告破除刻板迷思,比方說在數位環境如魚得水自由自在的他們,卻喜歡與人面對面互動,商討問題,吸收新知。和所有世代一樣,在組織中,他們痛恨一無所知,期盼企業負責人多與員工溝通,提供清晰可見的方向和策略。

《經濟學人》一五年也為千禧世代定位,「他們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幸運的一群人,比任何世代富有,教育水平也最高。」這群人面對變化劇烈的世界,內心焦慮,卻不放棄,把改變一切當成自己的責任,急欲貢獻個人心力,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千禧世代比人類的任何世代,都偏好真實道地的人、事、物,排斥矯情造作的世間情,願意接受瑕疵的存在,拒絕虛偽的完美。

反觀台灣的千禧世代,置身於喧囂連天的大環境,歷經政權輪替的體制變革,眼看著詭譎多變的兩岸關係,在內憂外患的衝擊下,處於低薪的困境、捉襟見肘的物質生活,「厭世」一詞因應而生。

新近出版的《厭世代》一書說明了,「所謂厭世,不是那種真的要怎樣的厭世,是一種疲憊、不安定的感覺。如果不樂觀的話,他們就走不下去了!」這一席話,儘管令人唏噓,卻也把千禧人自嘲反諷的黑色幽默表露無遺。

作者吳承紘用心良苦地書寫,期望透過書中個案探討,改變現狀,並增進不同世代之間相互了解——說實在,這正是目前台灣社會匱乏之處,更何況不同世代有其各自溝通的語言和方式。在缺少適當的溝通管道下,誤解與歧見恐將愈來愈深,此時此刻,亟需有心人士登高一呼,設法消弭存在於當今社會的世代鴻溝。

長年馳騁廣告傳播界,因為行業屬性,和年輕人共事,一直是我刻意保持、也樂此不疲的工作模式。漫長的職涯中,有緣巧遇天賦異稟、才華洋溢的年輕世代,也與有榮焉看到他們日後在各行各業頭角崢嶸,佔有一席之地。

對我個人而言,經年累月的團隊作業中,橫跨世代的相濡以沫,從不缺席的腦力激盪,苦中作樂的嘲諷揶揄,再加上從勇於創新的年輕世代所學所知,不僅豐富大開眼界的職場歷練,也灌注了與時俱進的強大動能。

歷經兩岸市場,和年輕人共事多年,透過觀察和體驗,藉此分享我的心得:

具備同理心:年少輕狂誰沒有,迷惘徬徨是常態,請切記將心比心。

發揮同情心:職涯起步總困頓,抱怨清貧見心境,請務必設身處地。

培養自信心:企業是校園延伸,人才訓練增信心,請安排上場機會。

傾聽有耐心:千禧語言需解碼,不受限表面說法,請深入互動探討。

平衡急切心:立竿見影的追求,愛走捷徑不繞路,請要求做好功課。

保護自尊心:被人識破的懼怕,指點迷津得用心,請避免倚老賣老。

激勵榮耀心:立即賞識的肯定,設定高標不放水,請堅守品質至上。

權威不再,身段放軟,擁抱千禧,世代溝通,你我有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