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山下科技紅蔾 義美吐司、台啤精釀全靠這味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作者:鄧凱元

不靠化肥與農藥的屏東紅蔾,還成為義美、台啤契作的對象,用工研院「生物炭」種出的科技紅蔾,如何翻轉原鄉經濟?

2月21日,50多位來自屏東縣瑪家鄉、獅子鄉、三地門鄉、春日鄉、霧台鄉的原住民農友齊聚一堂,討論如何用脫殼機、乾燥機等設備,把種紅蔾變得更省力。

農友們要買新設備種紅蔾,原因是大武山下的紅色寶石成了新寵。

近幾年,屏東縣栽種紅蔾的面積,從30多公頃,即將突破百公頃。三地門、瑪家、泰武、來義及春日還種出了不用農藥與化肥的巨型紅蔾。更成為義美紅蔾吐司、蘇打餅、小餐包少不了的特色原料。12月中,第一支由屏東紅蔾釀出的台啤精釀啤酒也完成了,預計明年就會上市。

從小米的配角,變成穀類的紅寶石

紅蔾醜小鴨變天鵝,成為翻轉原鄉經濟的重要農作物。

近幾年協助屏東農民種紅蔾的工研院地區產業服務組副組長李士畦說,紅蔾是屏東與台東一帶原住民部落很常見的作物。紅蔾長得高,結穗又帶小刺,以往原民把小米和紅蔾混種,靠高又刺的紅蔾保護小米,不被鳥類吃掉。

李士畦說,紅蔾翻紅後,不再是小米的配角了,現在市場需求量遠大於供給量。

紅藜近年大翻紅,原住民農友與台啤合作開發的紅藜啤酒明年也將上市。圖為工研院地區產業服務組副組長李士畦。圖片來源/鄧凱元攝

不過,要種出大廠願意買單的紅蔾不容易。第一個要解決的問題是土壤。

李士畦說,屏東原鄉的土壤貧瘠,而且以往也沒有大量種紅蔾的經驗。要提高產量,必須重新研究適合屏東原鄉的種法。

於是,李士畦在屏東縣五個原住民鄉鎮,找出廢耕農地,把每塊農地的土壤送到農試所分析。分析結果出爐後,他再用多年前自行研發出的天然肥料「生物炭」,和農試所一起尋找土壤該加多少比例的生物炭,才能種出又大又健康的紅蔾。

圖片來源/鄧凱元攝

空污解方「生物炭」,更讓紅藜產量倍增

生物炭是什麼?李士畦說,稻殼、檸檬皮、漂流木、稻草等農業廢棄物經過燃燒後,會變成有鹼性的生物炭,能改良因過度施肥而酸化的土壤。而且,生物炭有許多孔洞,適合土壤裡的微生物生長,攪在土壤裡是很好的天然肥料。

把炭攪拌到土裡,是一種很古老的農耕方式。只是,以往農民是把稻殼與稻梗堆在田裡露天燃燒,再把餘灰和炭攪入土裡;或是在土裡加入生石灰,調整土壤的酸鹼度。

這有個問題,露天燃燒會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石灰用久了土壤的品質也會惡化。

為了改善這個問題,李士畦多年前就開始陸續在花東一帶和碾米廠合作,透過工研院團隊開發出裝有鼓風機的機械窯,把露天燃燒的稻殼改為機械燃燒。燃燒後的稻殼就成為了生物炭,冒出的煙則在機器裡循環回收,透過冷凝的方式,回收成能防蚊的醋液,不會造成空氣污染。

「機械窯是仿效以前的木炭窯來設計,但是多了鼓風機,能讓窯裡的溫度均勻。因此放到機械窯裡燒的稻殼,40%都能成為有用的生物炭,露天燃燒則是會把稻殼燒成沒營養價值的灰燼,留下的生物炭比例只有10%,」李士畦說。

工研院團隊開發機械窯,把露天燃燒的稻殼改為機械燃燒,以製作「生物炭」。圖片來源/工研院提供

有了生物炭,但要推廣給農民,他常碰一鼻子灰。李士畦回憶,十幾年來他不斷推廣生物炭,但農民常常只是禮貌性地回覆他「袂賣,袂賣」,敷衍過後就沒了下文。

直到2年前,市場上對紅藜需求愈來愈大,李士畦找了五塊田,自己用生物炭來種紅蔾,「你沒真的種出來,沒人會相信你,」他說。

原本在地人都不看好,直到1年前,在山地門的示範田竟種出了高2米、結穗長1米的巨型紅蔾,體型整整比一般紅藜高了1倍,每分地的產量更比過去成長了2到3倍。眼見為憑,「示範田真的有長出來,大家才相信,」紅蔾農夫、也是瑪家鄉教會長老的胡青娥說。

示範田還很有科技感。走進其中一塊在春日鄉的示範田,插了多塊長50公分、寬約20公分的太陽能板,提供電能給埋在土裡的感測器。有了這套設備,農民從遠端,就可以用手機監控土壤裡的酸鹼值、溼度等數據。李士畦說,科技化能把栽種的方法標準化,讓有意加入的農民,能照著手冊操作。

示範田中的太陽能板。圖片來源/鄧凱元攝

義美契作紅藜,吸引鄉民從農

光種出紅蔾還不夠,銷售通路仍是個問題。市面上奇貨可居的紅蔾,真正進到農民口袋的比例也不高;市場上,去殼紅蔾1公斤可以賣到700塊,產地收購價可能才200塊,個體戶農民相對弱勢。

於是李士畦毛遂自薦,寫信找上義美總經理高志明,希望義美向原鄉採購不撒農藥、除草劑、化肥的紅蔾。得來了好結果,「他們(義美)每公斤收600塊,而且保證1年收購10噸,光義美我們就供不應求,接下來也要找靠近原鄉的台糖農田來復耕,」李士畦說。

義美公共事務室主任趙季堯說,台灣紅蔾的營養價值很高,而且農民是以友善耕作的方式栽種,因此義美與農民契作。穩定的收購量與價格,是復興原鄉經濟的好幫手。

於是在地農民動起來了。胡青娥登高一呼,去年10月成立屏東縣原民特色農業推動協會。屏東約有180位原鄉農民,現在有140位已加入協會。

「我們找了原本靠領補助,沒有工作意願的鄉民,付他們日薪種紅蔾。種出興趣後,他們自己也去承租土地來種。現在部落裡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從聊八卦變成聊家裡紅蔾的栽種成果,」胡青娥說。

圖片來源/鄧凱元攝

胡青娥說,不用農藥與化肥種紅蔾,要有很強的熱情與毅力,這一兩年的過程中,也遇到很多的挑戰,有些交出去的紅蔾,沒辦法通過標準也被退貨。但她認為,堅持友善農法,才能讓屏東原鄉的紅蔾營造出自己的特色。

醜小鴨變天鵝,紅蔾不僅把健康的食物帶上了餐桌,也改善了原鄉農民的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