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陽光作面膜 和蘋果平起平坐的台灣小巨人

圖片來源:大江生醫提供

作者:顏和正

大咖雲集的RE100環保組織,唯一台灣代表是大江生醫。營收42億的小公司,卻有全球第一座黃金級認證的面膜工廠,還用香蕉皮做成抗憂鬱產品。不走自有品牌的大江,為何要這麼做?

見到大江生醫董事長林詠翔,有種「這是搖滾明星吧」的感覺。「韓國客戶也說我不像董事長,應該是找演員來演的吧,」帶著黑框潮眼鏡、西裝領口鑲著金邊的林詠翔笑著說。

有個另類董事長的大江,也有點不太一樣,因為這家保健食品、機能性飲品與面膜研發製造商,不僅擁有世界上第一座LEED黃金級的化妝品面膜綠工廠,更是第一家加入RE100再生能源倡議組織的台灣公司。

「企業要成為百年企業,必須思考未來是什麼,企業經營就是掌握方向,在我看來,環保就是未來,」今年才42歲、一頭捲髮的林詠翔說。

RE100是由氣候組織(Climate Group)與碳揭露計畫(CDP)共同合作成立的組織,加入的企業必須公開承諾全球營運100%採用再生能源的時程。自2014年發起以來,已有128家企業加入,包括Apple、H&M、BMW、Google、臉書、可口可樂、花旗等重量級企業。其中,亞洲企業僅有11家,包括日本(4家)、印度(3家)、中國(2家)、新加坡(1家),大江是唯一的台灣代表。

台灣小巨人,跟世界大咖平起平坐

「這些很多都是市值千億以上的公司,規模最小應該是我們,」去年營收42億台幣的大江,卻跟世界級大咖平起平坐,讓世界看到台灣。

專注研發代工、不做自有品牌的大江,並不需要靠加入RE100來打知名度,為何還要這麼做?中興大學植物系畢業的林詠翔,笑說這跟自己的背景沒有很大關係,而是因為這攸關公司的競爭力。

林詠翔舉例,他年輕時去電鍍廠打工,當時電鍍廠是看誰在夜裡偷排廢水不被抓到才厲害。但是,當時願意投資在廢水處理設備上的電鍍廠,在今日才有競爭力。

「永續經營就是活下去,不是在今天活下去,而是在未來活下去。環保今天不做,不會怎麼樣,但是20年後會不會怎麼樣?我覺得一定會,所以要往遠處想,」林詠翔解釋。

替自己敷面膜,也替地球敷面膜

大江投資了五億多台幣在屏東打造的零碳排面膜綠工廠,正是如此。這座去年十月啟動的工廠,建置了五千平方米的太陽能板,供應了65%的用電,所有設備皆是靠太陽能驅動。但空調還是得靠傳統電力,所以他們又跟林務局合作種樹,以抵銷碳排放,成為全球第一座零碳排的面膜工廠。

「替自己敷面膜的同時,也替地球敷面膜。這個工廠不管是在奈及利亞、美國、還是台灣,我認為都值得被重視,」林詠翔驕傲地說。

「用陽光做面膜」,是讓大江順利加入RE100的關鍵。事實上,一開始申請加入,並非那麼順利。一來台灣加入任何國際倡議組織,總是有點難度;二來難免有「門當戶對」的問題,因為大江的規模跟其他成員比小很多。但是在申請過程中,剛好綠工廠完工啟動,吸引了對方的注意力。

「他們會擔心你只是說說而已,加入後不做。但我們用行動證明我們可以做到,因此讓他們相信我們會在上面投資,繼續做對的事,」花了將近一年時間、四趟瑞士的往訪溝通,代價總算值得。

將標準提高,一勞永逸解決供應鏈要求

大江公開承諾將在2030年前達成100%全面使用再生能源,不過內部的時程表更激進,預計2023年就要達標。「我們是中小型企業,應該可以更快,五年內應該就能達成,」林詠翔很有信心。

把標準拉得這麼高,也是為了因應供應鏈的要求。1980年成立的大江,客戶遍及45個國家,包括萊雅(L'Oréal)、絲芙蘭(Sephora)等國際品牌。就像Apple要求代工廠要承諾全面用綠能的環保要求,大江也面臨供應鏈的壓力,只是客戶並沒要求百分百綠能,他們卻自己一次到位。「每個人的標準不一樣,乾脆自己設定超級高的標準,超越他們的標準就好,」林詠翔說。

但是,要怎麼做到呢?除了陸續「綠化」其他廠房之外,大江不打算利用全球購綠電的方式來達成目標,而是要跟台電買。「我要在台灣買,因為這能夠在地貢獻,不是去國外買,因為這跟我的本意不一樣,」林詠翔說。

自動化與綠能,到哪裡都受歡迎

除了開源之外,大江也開始節流。第一件事,就是將電力聯網,來分析公司的能源利用。事實上,大江內部推工業4.0的自動化已有四年,所有生產設備都已聯網,能自動產生報表。工廠也透過流程改善,將線上員工人數已經逐漸減少,在上海工廠的最新產線,甚至只要六個人,一天就能產出40萬瓶飲料。

環保與自動化,是大江走向未來十年的關鍵,他們希望未來能到海外設廠,在地生產。因為他們的產品運到國外,往往通關耗時,容易產生庫存問題。然而,原物料過海關比較快,所以分散生產對大江來說比較有利

「一旦全面自動化與環保完成後,我們不會帶來環境壓力,又能創造產值,去任何地方設廠都會受歡迎,而且我也不用擔心工會的要求。這個願景怎麼會大?很近的,」林詠翔信心滿滿。

人才不是問題,建立共識才是

難道沒有困難嗎?林詠翔忽然停住,想了一下,「我很少思考這個問題,你等等。」

隔了一分鐘,他的回答是:「最大的挑戰應該是自己的時間有限。」他認為領導者應該要設定願景,然後清楚溝通。對於既有業務他很授權,因為團隊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但是對於兩大未來的核心目標,他則是親自參與,透過溝通來創造共識。

「很多人說人才是問題,我覺得人才永遠是問題,但人才永遠也不是問題,重點是要給人才清楚的方向,要讓他們知道你要的是什麼,共識建立很花時間,」林詠翔說,「新團隊就是你要陪他做,確定方向是對的,等到之後就是舊團隊,請自便。我花很多時間在自動化與綠能上,但我覺得還不夠。」

快樂香蕉抗憂鬱,循環經濟興利不爭利

共識的建立,並不容易。事實上,看似強勢的林詠翔,自承其實很多決策在公司內部都受到同仁質疑,「甚至還有跟我拍桌的。」

例如,大江有款熱銷產品「Happy Banana」膠囊與錠劑,成分是從香蕉皮萃取出的血清素,具有抗憂鬱的效果。當年林詠翔看到許多玉米被用來製造生質柴油,導致有些以食用玉米為主的國家,出現糧食短缺的現象,於是他思考該如何「興利而不爭利」,想要利用農廢來開發新產品,推動循環經濟的作法。

然而,花了許多功夫研發出的新產品,內部卻有反對聲浪,認為這不好賣,「要做也用香蕉做,用香蕉皮怎麼賣?」當時擔任業務副總的林詠翔,於是自己上戰場直接找客戶談,客戶買單後,業務也沒話說。「當時我就是去跟客戶產生共識,業務被迫接受這個共識,香蕉皮賣得好,這個循環經濟的模式就起來了,」林詠翔說。

做好事又提升競爭力,永續經營的核心

即便在去年被任命為董事長,林詠翔也不是凡事說了就算。興建綠工廠也曾面臨內部負責主管質疑「這個不會賺錢」,但林詠翔認為這是對的事,最後將專案轉交給另外的人執行。「正常的時候,我都不強勢。但真正想做的,我會堅持下去。那不是我的工作嗎?」林詠翔說。

內部唯一無異議鼓掌通過的,竟然是RE100,因為這真的是好事。在氣候變遷日益嚴重的當下,救地球已經是所有企業不可自外的任務。

但在林詠翔眼中,「做好事」不光只是落實企業社會責任(CSR),更重要的還是能提升公司的競爭力。「現在做的很多事情,都為了確保我們在未來仍能保持強勁的競爭力。不管是RE100或綠工廠,我認為這都是長程競爭力,」做好事的同時還能提升競爭力,這不正是永續經營的核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