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品牌跨6600公里做公益,意外創造「獨一無二」精靈珠

Trollbeads

這是一個關於「意外創造獨一無二」的故事。 為協助開發中國家,丹麥珠寶品牌Trollbeads到印度開設第一家海外工坊;而小鎮工藝師不受文明拘束的美感,卻創造了意外商機。

故事起點,是印度北境的達蘭沙拉(Dharamsala)。這個被雪松環繞的小鎮,背靠喜馬拉雅山脊,山的另一面,就是西藏。1959年後,成千上萬的藏人不斷逃過山來,被印度政府安置在此。難民裡最「有名」的,當屬達賴喇嘛。

宗教給了難民們精神依靠,但經濟獨立還得靠社福機構。2005年,Trollbeads創辦人Lise Aagaard透過丹麥社服機構,聯繫上了當地社工Dawa。

想幫第三世界的人民,就將他們帶入你的事業

從丹麥到北印度,Trollbeads為何要橫越6600多公里,扛起企業社會責任?起心動念,是Lise在期刊裡讀到的一段話:「如果你真心想要幫助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發展經濟,你可以將他們帶入你所擅長的事業之中。」

於是,2005年底,造成七萬多人死傷的喀什米爾大地震後,Lise帶著琉璃燒製燈、防護眼鏡等燒製工具,飛抵了達蘭沙拉。在此之前,一噸重的琉璃棒、製作工具與手冊,早已送到當地。她計劃成立琉璃珠工坊,幫藏人發展自給自足的新技能。

當時,德蘭沙拉一週只有一天供電,人們相當節儉惜物,沒想到卻因此冒出文化差異:為了節省瓦斯,工藝師們練習幾分鐘就關掉爐子;製作時也不敢犯錯,深怕浪費了材料。

磨合六個月,西方的效率與西藏的樸實,終於融出達到銷售水準的精靈珠。工藝師一邊按丹麥總部提供的設計圖設計珠子,同時開了一家街邊小店,賣精靈珠給當地人和遊客。後來為專心承接Trollbeads的訂單,才關了小店。

Trollbeads與工坊的關係平等。只有一開始,為讓工坊順利營運,Trollbeads提供「軟貸款」—如果營運不順,便無須償還;若營運順利,則要償還資金,並將盈餘持續投入營運。結果,不到一年半,工坊便清償了貸款,現在已有60名員工,十多年來,已為270人提供了工作機會。

義大利原料補貨不及  意外創造「獨一無二」系列

Trollbeads將穩定的收入,帶給了第三世界;第三世界的人們,將自然之美注入了西方時尚。

藏族是個斑斕的民族,衣物常見紅、黃、藍、白、綠五色,愛用金、銀、松實與琥珀等裝飾。「我過去常編織的地毯、剪裁的傳統服裝或製作圍裙。我還很喜歡鳥兒和漂亮的羽毛,這些都是我在琉璃珠設計中的配色美感,」藏族設計師Tsultrim Dolma說。

然而,總部很快發現,西藏工藝師並沒有完全照著設計圖來配色。原來,琉璃原料來自義大利,得飛越半個地球才能來到印度,若沒有預先訂,就得等很久才能補貨。顏料用完了怎麼辦?工藝師們想出的變通之道,就是「用另一種顏料來替換」。 

就這樣,哥本哈根總部收到了大批美麗、但顏色卻無法與現有珠寶系列搭配的琉璃珠。面對堆積如山的珠子,總部決定:「讓工藝師們自由發揮吧!」而這些獨一無二的精靈珠,便成了「獨一無二」系列(Unique collection)的緣起

例如三月推出的早春系列「迷幻森林」,其中「葡萄石孔雀」「石榴飛羽」「拓帕猛虎」等以藍綠色系動物紋琉璃珠,便是西藏設計師Tenzin Phuntsok 的作品。他11歲離開西藏,學習油畫四年;兩年半前,開始以琉璃作為創作素材。

德蘭沙拉的成功經驗,使Trollbeads決定在其他地區嘗試類似計畫。例如,印度齋浦爾(Jaipur)工坊,工匠多是出身貧困的女子;印度德拉敦(Dehradun)的工作者,則多是殘障人士;而在非洲馬拉威,應聘的多是年輕的殘障者,或因愛滋病失去家人的人們。

在立陶宛,參與的則是嚮往藝術、技巧純熟的女性工藝師。她們原本就參與精靈珠的製作,但因心嚮往設計,又進一步要求總部讓他們參與「獨一無二」系列,將北國分明的四季色彩,繪上琉璃。

每家工坊成立原因相同,但願景全球一致,都是為需要幫助的人們提供工作機會。而一顆顆色彩圖騰獨一無二的琉璃珠,串起了西方與世界、消費者與生產者,人們的生計與夢想,也得以延續。 

(右上一) trollbeads創辦人 Lisa Aagaard

瞭解更多獨一無二的故事: 
https://topic.cw.com.tw/event/2018trollbeads/

專門店: 
台北: 
信義新光三越A8 1F 
南西新光三越二館1F
復興微風廣場 GF

台中:
新光三越 3F

高雄: 
漢神本館 B1

官網:https://www.trollbeads.com/zh-tw

臉書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trollbeads.taiwan/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trollbeadstaiwan/

【SDGs線上國際論壇】2-1|照明大廠昕諾飛,如何擴張節能版圖,用光照亮其他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