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忠謀交棒:離開台積電後,我不做這三件事

圖片來源:邱劍英

作者:陳良榕

張忠謀如何交棒,大家都在看,全球第三大半導體帝國會因此動搖? 開台灣企業風氣之先,張忠謀選擇「裸退」,落實「三不」政策,獨創接班「雙首長制」,他對一手打造30年的台積電未來,怎麼看?

預計在今年6月退休的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1月18日下午,出現在台北遠東飯店,最後一次主持法人說明會。

他在台上的身影,比過去每一次法說,都顯得輕鬆自在。多數問題,都交給共同執行長劉德音與魏哲家回答。看得出,他已逐漸放手公司的日常業務。

張忠謀也在所有問答結束之後,以英文說了一段感性的結語。「……我主持這個會議將近30年了,我很享受這段美好的時光。我希望你們也有一段美好時光。我會想念大家,非常感謝。」

張忠謀的告別法說會當日以及之後的三天,台積電股價合計飆漲9.4%,市值一舉增加了將近七千億元。(延伸閱讀:本週你錯過的:台積電股價為何創新高?

一股始料未及,浩浩蕩蕩湧來的比特幣挖礦需求,讓各大外資紛紛調高台積電的目標價。

「一年以前我們還不大知道什麼叫比特幣,結果現在跟我們買了很多晶圓,」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在三個星期前,接受《天下》專訪時時也指出。

這波急單需求的適時出現,得益於中國三大比特幣挖礦晶片公司的快速竄起。(延伸閱讀:兩個北京小伙子的「挖礦」夢,為何讓張忠謀也開心?

拓展版圖:30年累積,打造共好環境

但若不是張忠謀花了30年打造出規模龐大、精細卻又超高效率的專業積體電路製造服務平台,這些空有市場嗅覺的半導體新手,也難以在短短一年間撼動世界科技版圖。

「我們自己可以不懂終端應用,讓我客戶去發掘,然後跟我們合作,」他說,「他們好,我們也好。」

這正是企管經典《從A到A+》作者柯林斯所說的「飛輪效應」。書中寫著:「一開始,得費很大力氣才能啟動飛輪。只要朝著一致的方向繼續不斷往前推動飛輪,經過長時間後,飛輪累積了動能,就能快速奔馳。」

面對今年6月的裸退,張忠謀坦言,台積電未來的發展藍圖看來滿好的,沒有什麼放不下。

張忠謀花費30年心血,現在台積電這個市值逼近七兆元台幣,高速運轉的龐大飛輪,累積的龐大動能,讓台積電「至少再20年沒問題,」他說。

退休「三不」:不任董事、不任顧問,不任榮董

而他在生涯高峰,毅然選擇「裸退」,揮別畢生心血,更是開台灣企業風氣之先。他在《天下》專訪時強調,退休後不做任何跟公司有關的事情,「不擔任董事,不擔任顧問,也不擔任榮譽董事長,都不擔任了。」

因為他觀察,在美國以及台灣企業界,不少優秀企業家交棒後,對於權力仍是戀戀不捨。「這樣對公司不好的,對捨不得放棄的人,也不好,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他說。

他規劃由現在兩位共同執行長劉德音、魏哲家(見下表),分別接任董事長與總裁,獨創企業接班的「雙首長制」。(延伸閱讀:台積電雙首長制,張忠謀「最後貢獻」能成為典範?

台積電將迎來沒有張忠謀的未來,外界有很多疑問與憂心,在《天下》採訪過程中,張忠謀也一併回應。

以下是專訪內容精華摘錄:

問:台積電經營團隊對公司持股不多,且外資持股達八成。你退休之後,一旦有私募基金或者其他勢力,要入股或者收購台積電,怎麼辦?

答:假如價錢好的話,就賣給他嘛。我覺得這又是台灣一種(不好的)文化,死守住喔。

現在台積電股價是220多塊(編按:1月29日收盤已近260元)。

假如有人出到300塊,300塊的私募基金併購,(接近八兆台幣)的總金額會是歷史上最高,沒有發生過。我們現在市值太大了,如果有人要買我們,理論上可能,但不是一個現實的論述。

但有可能有人想買個5%左右,進入董事會。那個,老實說,公司也有抵抗的策略。可以縮小董事會。

我們現在可以主導大概市場上七成的持股。如果改選董事,可能需要持股10%才能當選一席。你花了兩百億美元只當一席董事,不大值得,可能性不大。

問:但台灣很多人認為台積電對台灣太重要,甚至視為台灣國防的後盾。因此擔心你退休之後,台積電會不會愈來愈「去台灣化」?

答:你說這些「很多人、很多人」,他們有買我們的股票嗎?

問:企管界現在有個說法,公司有大股東穩定的支持,才能夠長治久安,比較不會出現當前美國企業的通病,為了討好資本市場追求短線業績,最後失去長期競爭力。台積電的持股分散,你會擔心未來創辦人不在位之後,方向走歪嗎?

答:

其實啊,你也不用把企業當作永久都會很繁榮發達,不是這樣子的,像RCA(美國無線電公司)老早就銷聲滅跡了。奇異現在大不如前。

當賦能者:客戶好,我們也會好

台積電有非常好的商業模式,經過幾年愈來愈覺得好。我們是一個enabler(賦能者),我們自己專注在一個比較狹窄,比較好控制的領域,就是半導體製程科技,讓我們的客戶可以專注創新。

劉德音最近為你們(《天下雜誌》出版社)出的微軟CEO納德拉自傳中文版《刷新未來》寫序。他說,微軟要enable其他人,這個跟台積電有點相似,我也贊同。我建議他中文翻譯為「賦能予人」。微軟賦能予人,台積電至少賦能予我們的客戶。

1月18日,張忠謀最後一次主持的台積電法說會上,他以「我會想念大家」感性作結。圖片來源/王建棟攝

我們成立30年了,前10年建立美國市場;第二個10年,賦能予提供PC零組件的客戶,主要是繪圖晶片,像輝達(nVidia)。當時我們根本都料不到繪圖市場會這麼好。就是幫繪圖業者做晶圓。他好了,我們也好了。

第三個10年,我們賦能予行動裝置,高通、博通、蘋果。有時候出現出乎意料的收穫,一年以前,根本對比特幣沒什麼了解,可是這一年,比特幣挖礦跟我們買了很多晶圓。我們自己可以不懂終端應用(final application),讓我客戶自己去發掘,他們好,我們也好。

台積電再過20年我想應該沒有問題。假如過50年,我想台積電一定還會存在的。但不一定一直保持成長就是了。

那你剛才說什麼大股東的影響?我是絕對覺得,一個講求meritocracy(實力主義)的企業,像IBM、GE,現在像微軟、亞馬遜、Google也都是meritocracy。那種公司應變進步的速度,是超過一個有大股東支持的公司。

問:你2018年6月就要離開台積電,有任何事情是比較放不下的嗎?

答:2018年2月的董事會,這是我主持的最後一個例行性的董事會。之後還會有一個special meeting,但那個我不算。(延伸閱讀:【台積電接班】這個問題,讓張忠謀偷偷問旁邊的人……

這次董事會上,我會發表一個台積電未來幾年的roadmap(發展藍圖)。已經在準備中,現在看起來是滿好的,所以說放不下?我沒有什麼放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