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缺水時代,來了

Shutterstock

你可能不知道,過去十年,從美、澳、以色列到南非,持續發生乾旱;你可能也沒發覺,過去十年,台灣桃竹苗地區幾乎年年面臨缺水。大缺水時代已經叩門而來,該怎麼度過危機?

49歲的水利署長賴建信從大學就養成晨跑習慣,前年有天跑步時他突然想到,台北冬天應該又濕又冷,他為什麼能天天在戶外跑? 

賴建信請署裡同仁查各地雨量、河川流量、水庫水量,數字並沒有太大變化。持續監看到農曆年前後,感覺愈來愈不對勁,新竹頭前溪斷流。水利署做情境分析後,研判乾旱風險很大。

有人提出桃竹苗地區應強制停灌休耕,賴建信提前啟動北水南調的區域調水計畫,從翡翠水庫調水到板新水廠,延長石門水庫供水時間,並鼓勵農民自主休耕,政府不強制。

「就這樣,大家都沒發現,我們已經打完一場無形的抗旱戰爭,」賴建信想起那場戰役,心中五味雜陳。

75億人搶0.4滴水

在擾動世界的各種國際危機裡,不論是地緣衝突、資源競爭、宗教摩擦、糧食匱乏等,都直接或間接牽涉到水資源爭奪。

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曾在2012年3月出版一份機密報告,明確指出世界將進入長期的水資源危機。在未來十年內,許多國家將經歷缺水、洪災或無乾淨用水的水危機,衝擊經濟成長,導致國家失靈。

住在降雨豐沛的台灣,或許很難理解,水資源到底有多稀缺。以地球的水分佈來看,其中97.5%是海水,只有2.5%是淡水。這2.5%的淡水,有68.7%封在極地冰冠,30%儲存在地下,真正能讓人類取用的淡水僅有0.4%。

也就是說,地球每一百滴淡水中,只有0.4滴可以讓七十五億人使用。

美國創業家賽司•席格(Seth M. Siegel)在《拯救水資源危機》(Let There Be Water)裡歸納,五大趨勢導致全球水危機迫切:一,人口增加,目前世界人口已達七十五億。二,中產階級擴大,從2000年的14億,成長到現在的32億5千萬人,中產階級生活方式消耗更多的水。三,氣候變遷,降雨愈來愈不穩定。四,水源污染。五,基礎設施漏水。

這五大趨勢,同樣發生在台灣。

「大缺水時代已經來了,」水利署副署長王藝峰告訴《CSR@天下》記者。王藝峰細數,美國加州十年乾旱,終於在去年結束;以色列經歷三年乾旱;南非開普敦更嚴重,再不改善,2018年四月以後,整個城市將沒有自來水可用。

社會經濟性乾旱

長期來看,台灣面臨最大的水資源挑戰,還是缺水。

王藝峰點出一個讓人驚訝的現象,過去十年,桃竹苗幾乎年年乾旱,「這已經不是氣候性乾旱,而是社會經濟性乾旱,」王藝峰說。桃竹苗是台灣人口成長最快的區域,也是台灣科技產業的重鎮,用水需求大幅增加。

偏偏台灣所處的北緯23度線,是受氣候變遷影響最大的地區。

據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研究,過去40年,台灣年均雨量改變不大,大約都在兩千五百毫米上下,降雨時數卻明顯減少,每十年降低3.01%;平均降雨強度每十年也增加3.16%。也就是,雨一樣多,但下雨時間短、來得快、下得大,更難把水留下來。

水利署長賴建信總結,降雨時節、地區都發生變化,過去認知的春雨、梅雨、颱風雨等會有降水的季節,「現在時間到了,也不一定會出現。」

2015年初,北台灣冬季不再冬雨連綿,出現68年來最嚴重乾旱,石門水庫蓄水量掉到只剩20%。去年狀況也同樣嚴峻,氣象局預測會有四個颱風,最後只來了兩個,「七月就在抗旱,準備秋天沒水,」賴建信坦言,台灣水庫容量小,只要下雨不正常,就會出現供水壓力。

天不下雨,人無力改變,要如何解決缺水的棘手難題?至少,可以從人力可控的兩個方向切入:廢水回收再利用,改善漏水。

廢水不是負擔,而是重要資源

聯合國水資源組織去年將再生水列為年度主題,倡議廢水不是負擔,而是一種未被好好利用的資源。

高收入國家的家庭與工業廢水,平均有70%被回收處理,但低收入國家平均只有8%。未妥善處理的廢水,所含的細菌、硝酸鹽、磷酸鹽等污染物質,破壞環境,危害人類健康。「改善廢水管理,循環利用再生水,對於達成2030年永續水資源行動至關重要,」聯合國水資源報告點出。
 
台灣每天產生58萬立方公尺的工業廢水,相當於232個標準游泳池的水。賴建信的目標,是要讓產業的廢水回收率,從現在的67%,提高到80%。「旱災時,就算有錢也不一定買得到水,對產業來說,廢水再利用才是解方,」賴建信說。

經濟部和水利署已在台中、台南、高雄等地投資七個再生水廠,每天供應34.9萬噸再生水。每一座再生水廠對應一個工業區,例如,台中福田廠供應再生水給台中港工業區,台南安平廠供給南科台南園區。

負責再生水廠計畫的水利署綜合企劃組長張廣智分析,新加坡啟動再生水(NEWater)計畫已有50幾年,共設五座再生水廠,主要供應給工業區使用。五年後,當台灣七座再生水廠全部建設完成,「台灣會成為世界第一,也會培養岀幾家處理再生水的獨角獸公司,」張廣志肯定地說。

從訂單接不完,到罰單接不完

實現世界再生水利用第一的願景,卡在現實:台灣自來水價太便宜。

專做科技廠商超純水、廢水回收事業的康淳科技董事長林守堂對此非常有感,他指出,一噸回收水的成本15元,一噸自來水價才10元,用新鮮自來水更划算,「水價不調整,廢水回收沒有誘因。」

儘管不斷向行政首長反應水價過低,林守堂也知道,這是碰不得的政治問題。但是,全球經營環境的大勢所趨,逼著企業要往廢水循環利用方向走。

以中國為例,這幾年環保要求愈來愈高,廠商不好好處理廢水,就得面臨嚴厲的處罰。「以前是訂單接不完,現在是罰單接不完,」林守堂體會,如何降低廢水處理成本,變成企業營運的重要競爭力。

林守堂根據20幾年水處理經驗觀察,台灣有很多工廠,廠區內只有兩條收集管,一條收集雨水,一條收集廢水。工廠廢水沒有經過分類,在廢水場處理後就排入河川。

他建議科技業客戶,在電子廠做廢水分流規劃,更改收集管,從製程過程就先分流。可以用時間或濃度做分流基準,例如,機台清洗的廢水,前15分鐘最髒,可以直接接管到廢水場處理;後15分鐘的水不那麼髒,可進入回收區先處理,作為自來水補充量。

以台積電為例,台積電每天耗水30萬噸,是彰化縣一天的消耗量。台積電在製程就採取分流回收,不斷重複利用,才能一滴水用3.5次。

智慧的水

一滴水,從水源流入人們的家,要走上一百多公里。改善漏水,讓每滴水順利旅行到家家戶戶,也等於為台灣裝上另外一個水龍頭。

台灣自來水公司和台北市自來水公司統計顯示,2016年全台共漏水6億2000萬噸,相當於三座石門水庫。行政院長賴清德去年宣示,要在十五年內,將全國平均漏水率從現在的16%降到10%。

水利署副署長王藝峰指出,台灣漏水率高有兩個原因,一是採用較易破損的塑膠管,另外一個使用管線接頭,台灣每年發生一百多次五級地震,容易造成接頭鬆脫。

除了持續更換管線,水利署更大力推動智慧化的水務管理。像是在台北市做分區管網,以大安區為試點,在自來水入口和出口裝水錶,透過智慧分析,探知漏水情況,因為住宅區凌晨兩點到五點理論上不會有用水行為,如果在這段時間大量用水,很可能就是漏水。

水利署也在消防栓裝聽音設備,漏水會有聲音,可立即處理。王藝峰說,透過智慧水務管理,有些分區甚至可以節省3~5成用水。

另外,防止漏水最重要的是水壓管理。水管易破,是因為水壓過大,自來水要打到12樓,一定要加壓,水管承壓大,容易破管。透過精密的水壓管理,也可以改善破管造成的漏水。

台北市興隆公宅就是一個示範點,大樓每一戶都裝設智慧水錶,可以偵測用戶瞬時用水量,回饋給軟體,機器自動減壓。未來台中、高雄等都會區都會陸續試辦。
「這也會培養台灣智慧水務的能力,輸出到海外,」王藝峰說。
 
從2018年開始的十年,是聯合國「水促進可持續發展國際行動」(International Decade for Action- Water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的十年。水,創造生命,也引發戰爭;製造危機,也帶來商機。在未來的水行動十年,水還將持續創造各種正面的、負面的驚奇,我們能不能承受?

【SDGs線上國際論壇】玉山金控在偏鄉建圖書館、發行零碳信用卡:除了讓地球永續,做SDGs對企業有什麼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