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創段行建:打擊空污不怕打到自己 要發揮我的剩餘價值

劉國泰

少有企業家投入環保議題,群創榮譽董事長段行建卻大聲倡議空污防治。在接受《CSR@天下》專訪時他指出,空污不分藍綠,影響到每個人。為何他這麼關切空污?他想要怎麼做?

我關注空污議題,於公於私都有原因。我小時候住高雄煉油廠附近,當時家裡燒煤球,外面燒焦煤,空氣品質很不好,母親就是因肺病過世。前兩年我的肺部發現惡性腫瘤,我哥哥去檢查竟也有同樣問題,還好我們都有開刀處理。最近我去美國做基因排序,想確認是否有基因的因素,結果醫生說沒有。

我從小就有氣喘,當時這並不常見,而且那時候環境不好,加上冬天比現在冷很多。但是現在環境改善很多,冬天也沒那麼冷,為何氣喘人數反而更多?

2010年我們公司「三合一」,我常去台南廠。一開始坐高鐵都還能看到山,但是這幾年來都看不到了。我們在台南有三萬多員工,必須照顧這些員工。

我現在隨身都帶空氣品質檢測儀,出門前先看空氣品質好不好,到了一個會議室也會去檢測。雖然這兩年政府數據說空氣品質有變好,但是我感覺不到。

民氣可用,企業要站出來

前兩年我從群創退下來,就想投入這個議題。我朋友雖然認同,卻擔心會不會打到公司本身,加上空污又很政治化。我說沒關係,因為空污不分藍綠、不分地點,所有人都會受到影響。這兩年台灣空污議題吵比較兇,民氣可用,但很多是老百姓的聲音,企業為何不站出來?其實國營企業的排放最多,但是他們不太願意講話,至少私人企業可以發揮力量。

其實就算在我們內部,剛開始大家也不知道空污的嚴重性。後來我們買空品檢測儀給主管,他們回家量都嚇了一跳。所以一開始我們想從教育下手。不過,後來跟專家學者請益後,發現台灣不缺教育資料,問題不在這裡。所以我的看法改變,決定要創立一個平台,先整合專家意見,因為空污是個高度技術性的問題,專家意見往往不同,但我說只要對於前五大重要因素有共識即可,因為這些學者專家都是政府立法的諮詢對象,所以意見整合很重要。

面對空污我們沒有選擇權

在企業端,我認為每家企業的最高領導人都應該要親自檢視空污議題。環保本來就是CSR中的一環,但是空污跟其他環保議題不同,只要空氣不好,人人都不能出門,面對空污我們沒有選擇權。所以我呼籲企業的董事長或CEO,起碼每季或每半年一次,召集主管檢討公司的空污排放狀況。現在有工業互聯網的技術,力量會更大。

製造業對環保的要求應該更高標,不是合法就行。群創的排放標準比法律規定低十倍不止,這不該有底線,應該要一直不斷改善。我們花了上千萬替換設備,包括有機氣體的排放設備與濾網等等,就是採取高標。我們台南廠也讓太陽能營運公司在屋頂裝板子,發電量5000千瓦,一方面有固定租金收入,一方面可減少日曬降低空調用電,對整體用電都有幫助。預計年底竹南廠也要開始裝。

我們也要跟企業對話。我跟台南科學園區局長建議找園區大廠合作。本來園區廠商就有固定會議,可以把降低排放標準列為共同改善項目,一段時間後由園區對外溝通成效,好做出示範。

政府資訊必須公開透明化

另一方面,也要推動政府資料的公開化、透明化,因為空污跨地點,這裡的污染可能來自其他地方,政府資料必須公開。例如,前陣子中部紫爆但空氣監測器卻壞掉,是真的嗎?就像交通堵塞時紅綠燈就壞了,怎麼辦?台灣人民對這種事情太寬容,環保署、經濟部要公佈數據。2025非核家園的能源政策也一樣,每一年達到什麼目標都必須公開,這是我們會去監督的。

電力成本跟企業經營之間,要怎樣取得平衡點?我覺得這不是問題。以前台灣週休一日,後來週休二日,公司一樣也沒垮。要說環保標準比較高,公司就會垮,這是自己替自己設限。群創電費一個月10億元台幣,夏天12億,電費上漲我也會抱怨。但是公司這麼大,角落掃一掃,一個月省個一億也不是不可能。

有能力污染、沒能力解決?

台灣是世界少數有能力污染、卻沒能力解決的國家,大陸現在也是一樣。我認為空污費不能一視同仁,高度排放污染的企業應該要繳更多。只要重罰就會有效,這是考驗台灣的執法問題。 

做一件事要有熱情、承諾、與專業。我有熱忱與承諾,但是專業我還在學習,只是跟很多企業講,他們還是認為我在講天書。我沒有什麼很大的願景,只是想貢獻我的剩餘價值。雖然目前很多都還看不到眉目,但是空污法通過那天,我跟朋友說希望我們就算沒有直接貢獻,但是至少意見的整合有間接幫助。能夠影響十個人、百個人、千個人、萬個人,這都是剩餘價值。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