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膠大廠推減塑回收 全球最大塑膠包裝廠的環保釜底抽薪之計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王茜穎

台灣拚減塑,塑膠大廠卻從未發聲。然而,全球最大的陶氏化學,卻主動推減塑,回收過去不回收的塑膠垃圾,還將其轉成石油賣出去。他們怎麼做的?台灣的廠商能否起而效法?

塑膠大廠推減塑?做這種自挖牆角的事,該不會是頭殼壞去?

美國陶氏化學公司(Dow Chemical)是全球包裝業最大的塑膠供應商,近年來卻力推減塑——減少送進垃圾掩埋場的塑膠。

陶氏和美國四個市政府合作,推出「Hefty能源袋計畫」,專收過去毫無市場價值的「不可回收塑膠垃圾」,像是塑膠餐具、吸管、保麗龍、糖果紙、零食包裝、牙膏軟管、嬰幼兒食品的鋁箔擠壓包裝等等。不僅如此,他們還把塑膠垃圾恢復原狀——汽油。油可以賣,或再製成塑膠,不斷產生新價值,陶氏稱之為塑膠的「循環經濟」,為其2025年永續目標中重要的一環。

塑膠還原計劃,回收過去不回收的塑膠垃圾

「從技術上來看,這並不是一個回收計畫,」陶氏旗下的包裝與特種塑膠業務部全球永續總監傑夫.烏斯特(Jeff Wooster)說,「這是一個塑膠還原計畫。」

愛達荷州首府波夕(Boise)是今年入選計畫的城市之一,陶氏提供7萬3千名市民特製的橘色垃圾袋(能源袋),人們只要將塑膠材質編號3至7號的塑膠垃圾丟進袋裡(編按:美國塑膠工業協會將塑膠分成七類。3~7號塑膠包括塑膠袋、餐具、保鮮膜、塑膠玩具、保麗龍等等),在收垃圾日連同一般回收物一起清運即可。接著,橘色能源袋將會被回收業者挑出,送到猶它州的工廠,轉化為汽油。

好個一石四鳥之計!

首先,目前回收獨厚以保特瓶、鮮奶瓶等具有經濟價值的1號和2號塑膠,其餘5種的宿命就是進垃圾場。能源袋填補了這個缺口,杜絕漏網之魚。

其次,解市府的燃眉之急。中國自今年起禁止進口塑膠垃圾,塑膠垃圾塞爆全美各地的垃圾場和回收場,地方政府和回收業者抱著頭燒。波夕也不例外,其長期合作的回收業者日前表示將不再回收多種塑膠。

「能源袋是一個創新的解決方案,讓我們能轉危為安,」波夕市長大衛.彼耶特 (David Bieter)接受採訪時說。

將垃圾變石油,可循環又能賺錢

第三,直接減少塑膠垃圾污染海洋、水道和社區。美國每年丟棄3325萬噸的塑膠垃圾,回收率僅9.5%,絕大多數都進了掩埋廠,或是淪為水道和海洋的垃圾。

最後,再生能源。負責將垃圾變石油的科技公司Renewlogy,利用解聚合的方式,將塑膠恢復為基本的分子結構。Renewlogy創辦人巴卡雅(Priyanka Bakaya)接受《財星》雜誌和《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訪問時表示,每兩萬磅的塑膠垃圾可產出60桶油,每桶成本約25至30美元,並以一桶70美元轉售給當地的煉油廠。再生利用的做法,減少人們對天然資源的依賴。

此外,全程零排放。「它是很乾淨的能源,因為我們在無氧的環境下作業,是一個完全封閉的系統。我們並非燃燒塑膠,因此並未產生任何戴奧辛。我們僅單純地在密閉環境中將其分解,」巴卡雅解釋。

巴卡雅有個大夢,在各個城市就近設廠,「光在美國,若我們能將所有不可回收的塑膠垃圾轉為汽油,那每年將產出超過100億加侖的油。想像一下,如果塑膠垃圾能驅動全美四分之一的汽車,會是什麼樣子?」

在波夕之前,陶氏先在2014年於加州的柑橘高地市(Citrus Heights)推出能源袋的試行計畫,短短三個月內,獲得三分之一的居民響應,回收了6千磅不可回收塑膠垃圾,產出512加侖的合成原油。2016年,他們再度將這個做法複製到內布拉斯加州的最大城奧馬哈(Omaha),同樣成效卓著。然而,他們也曾遭到眾多環保團體批評,指出該市將塑膠垃圾送進水泥廠,取代燃煤,做為燃料,可能產生有毒的化學物質、溫室氣體和其他污染,並變相鼓勵過度生產塑膠。

要做生意就要負責善後

面對這些批評,陶氏在《奧馬哈世界先驅報》(Omaha World Herald)上表示:「這是實現長期正面的環境與經濟利益所跨出的重要步伐,這些利益包括更多的替代能源和減少數噸原本要進到掩埋場的有價值塑料。」然而,觀察今年入選計畫的兩個城市,皆採用無氧、封閉系統、零排放的技術,顯示陶氏仍對此做出了調整。

全球都已經意識到塑膠危機,但減塑行動中卻往往看不到塑膠大廠的身影。要做這門生意,就應該要負責善後,陶氏化學自己推減塑回收,其他的塑膠公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