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煤就是髒 空污學者為什麼說的跟賴清德不一樣?

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談深澳興建燃煤電廠對空污的影響。 圖片來源:劉國泰

作者:呂國禎

深澳興建燃煤電廠通過環評引發六縣市政府、學界、民間團體反彈,要求環保署退回深澳電廠環評許可,今天(3月17日)贊成與反對興建深澳電廠的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副署長詹順貴、台電董事長楊偉甫與台大、成大、中興大學的公衛、環工學者同台,到底深澳電廠蓋了會有什麼空污、健康影響?雙方說法的差異爭點何在?

深澳興建燃煤電廠14 日通過環差分析,引起軒然大波。17日,行政院長賴清德特別以行動支持深澳電廠,親自到也是使用超超臨界燃煤機組的新北市台電林口電廠(新林口電廠)視察。賴清德更在立法院受訪時說,深澳火力電廠所用的煤是乾淨的煤,設備是超超臨界的機組,這樣的發電,污染量跟天然氣的差不多。

這樣說法被學者一面倒的批判,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說,燃煤就是髒,不是乾淨的發電技術。台電最新的新林口超超臨界電廠,各種污染物的排放都遠遠超過以天然氣發電的台電大潭電廠,燃煤與天然氣的污染物排放物相比,最高差了100倍以上。

台大公衛學院院長詹長權說,「現在還有人說,有比較不髒的燃煤電廠。我們不要再掙扎了,這就是不好的發電。空污是一種病,台灣現在女性癌症中每五個有一個是肺癌,很多不是抽菸的人都得病了。不要忽視國病的衝擊,而且不要忽視,空污還不只會導致肺癌,還有引起缺血心臟病、中風、慢性肺病等,每年高雄因為空污病死亡的有800多人、雲林有300多人。」

圖片來源/劉國泰攝

各說各話一:燃煤電廠重金屬汙染量不強制公布

到底深澳蓋了之後會有多少污染物排放?根據台電的評估報告,即便台電使用全世界最新的超超臨界的機組、用超過3分之1興建預算,投資空污防制設備、還縮小了發電量,從原本兩部各80萬瓩降為兩部各60萬瓩。

但新建深澳燃煤電廠每年將會增加包括PM2.5在內的粒狀污染物268公噸,對呼吸道系統會造成嚴重危害的硫氧化物與氮氧化物,每年也都會超過1000公噸 。

還有重金屬、致癌物的排放,莊秉潔說,燃燒煤炭發電,會排放戴奧辛、砷、重金屬。過去研究報告也發現,舊深澳電廠運轉期間,深澳及鄰近鄉鎮呼吸道及肺癌顯著高於全國平均值。但深澳電廠評估報告完全未揭露重金屬相關排放資訊,因此無法評估。這是不應該的。

台電則解釋,為了降低燃煤電廠汞等重金屬,台電從採購燃煤源頭,即訂定採購煤炭含汞小於0.12mg之規範,比日本的0.15mg、中國大陸0.6mg還嚴格,並定有超過0.4mg就拒收標準。至於重金屬排放部份,台電採取了高效率的集塵防制設備,80、90%重金屬都可去除。

雙方各說各話,癥結點是政府要蓋燃煤電廠,卻不強制要求台電等燃煤電廠公布重金屬以及各種污染物排放量。

各說各話二:學者沒考慮地型,台電沒有考慮熱島效應

至於深澳運轉之後,空污影響範圍有多大,台電與新北市環保局委託莊秉潔的模擬報告,因為雙方使用的模擬方式、地形條件以及取樣的值不同。莊秉潔認為影響範圍從大台北、桃園、宜蘭地區,台電的報告則認為,在地形條件下,對於台北、新北、桃園有影響,但對九份,對於宜蘭地區影響不大。雙方因為研究方法不同,預估範圍、數值大小差了三倍。(見下表)

註:台電取全年平均值,學者取全年最大值。資料來源:台電。

談空污對北部地區影響卻不能只看深澳,莊秉潔說,如果深澳電燃煤電廠興建完成之後,會跟一樣燒煤炭的台電新林口電廠形成南北夾擊大台北都會區,再加上台北都會區的熱島效應,會惡化大台北都會的空氣品質。

所以莊秉潔、詹長權等空污學者建議,深澳電廠應該改成天然氣電廠,台電預計在基隆協和電廠退役後,在基隆港建天然氣接收站、把協和電廠改建為天然氣發電,可以拉一條專用天然氣海管到深澳,就可以讓深澳發電廠由煤改氣。「如果真的不行,那麼燒煤炭的深澳電廠應該蓋來備用,等天然氣發電的電力供應不足的時候再發電。」莊秉潔說。

《延伸閱讀》
深澳是台灣最後一座燃煤電廠
為何非蓋深澳電廠不可?就差那60萬瓩
空污致命 未來每年超過600萬人因空污縮短生命
全台紫爆噩夢 增中風、失智風險
台灣如何面對又髒又熱又病的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