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沒要退!華碩董事長施崇棠真正的接班難題

天下資料照

今天(18日)下午5點多董事會後,施崇棠對人心惶惶的員工親自發了一封電子郵件:主旨為「共創新局 (Expand Asus Horizon Together)」,向員工說明,華碩董事會通過由施崇棠續任董事長,徐世昌接任副董事長,原任副董事長的華碩最大股東曾鏘聲,續任集團總裁。打破一早施崇棠6月將裸退的傳言。但面對華碩轉型的困境,這位善於下棋的科技老兵將如何度過?

4月18日,一則華碩董事長施崇棠6月將裸退,交棒給華碩策略長徐世昌的消息,一早在台灣科技圈沸沸揚揚。

華碩是台灣最大的PC品牌廠,全球出貨量第5大,今年3月與去年年中組織改組內部高層「宮鬥」情節被媒體掀出。華碩發言體系一早,便以此是董事會職權,將以董事會決議公告為準回應媒體追問。

沒想到事情到傍晚出現大翻轉。下午5點多董事會後,施崇棠對人心惶惶的員工親自發了一封電子郵件:主旨為「共創新局(Expand Asus Horizon Together)」,向員工說明,華碩董事會通過由施崇棠續任董事長,徐世昌接任副董事長,原任副董事長的華碩最大股東曾鏘聲,續任集團總裁。

《天下》取得施崇棠寄給員工的email,裡頭說明未來5到10年間,公司營運的方向是要確保主要事業群的營運獲利成長,同時為公司建置智慧企業,導入智聯服務及新零售,開拓成長契機。

「考慮產業變化及團隊完整性,我決定續任經營團隊的一員,」施崇棠在信中寫道。他同時也指出,未來數年內也將由華碩內部及外部,積極培育及招募優秀經理人,為華碩建立人才庫及接班梯隊。

由於爆出施崇棠將裸退的消息,恰好和華碩董事會在同一天,一名了解華碩的科技高層指出,這樣的放話內容,確實讓華碩內部很困擾。

今年3月組織改革未見成效

「事實上半年前施崇棠就要退,但不是外傳的裸退,而是擔任華碩幕僚長的角色,讓徐世昌接董事長,為了世代交替,也要曾鏘聲和他一起退,」這名了解華碩的高層指出。但今早爆出的消息後,施崇棠不得不維持董事長的位置,為了穩定內外的考量十分明顯。

2016年4月施崇棠就找來子弟兵,華碩創辦人之一的前和碩副董事長徐世昌回鍋華碩擔任策略長,啟動接班計劃,也粉碎外界傳言的接班人選、華碩執行長沈振來。雖然未直接點名小10歲的徐世昌,當時施崇棠曾在股東會上表示,自己將在一到兩年內交棒。

華碩董事長施崇棠在股東常會上表示,組織改革將著重「資源重新」分配,目標讓新品精準度更高,更快量產上市。施崇棠自己也擔任此次改革小組主席,在施崇棠力挺下,內部召開多次「無情辯論」會議,讓改革快速推動。

但市場無情,這波改革並沒有讓業績有明顯起色。華碩2017年全年稅後淨利155.45億元,EPS為20.9元,創下與和碩分家後近7年的新低。4月剛公布的第一季合併營收,也失守千億元大關。

華碩因此在今年3月再次啟動一波組織調整。卻沒想到這波由徐世昌規劃組織調整,半個月前在華碩內部協調會議上,爆發華碩全球副總裁暨系統業務總經理陳彥政與開放平台業務總經理許佑嘉的人事卡位風波,被描述成彷彿「宮鬥劇」。施崇棠和曾鏘聲、徐世昌只好維持業務組織不動。

智慧手機全球市佔率一路下滑

一名了解華碩的科技界高層一針見血的指出,華碩真正的黑洞在「智慧手機」。

華碩上周才又風光的請韓國巨星孔劉代言ZenPhone 5,正式在台開賣。上市首24小時線上通路就賣出1萬2千隻,華碩表示表現優於預期。

這名高層透露,之前徐世昌到華碩後,檢視了華碩業務狀況,就曾表示自己接手後,第一個要砍的就是手機事業。他無法理解,華碩手機行動通訊團隊(包括軟體研發、測試、客服等),有近3千名人員,而華碩集團總人數不過5千多人。

但根據Gartner統計的數據,2015到2017年華碩在全球智慧手機的市占率從1.25%,一路下滑到0.78%,大量投入的人力和研發資源無法反映到市場銷售。

但處理手機事業,就刺到華碩的敏感神經。一名前華碩人士表示,手機是施崇棠及華碩執行長沈振來十分看重用來擴張華碩品牌規模的重要業務,沈振來更多次親自御駕親征海外市場,力挺ZenPhone的銷售。「投入大量資源在發展智慧手機,結果卻侵蝕獲利,且是用其NB賺來的錢來補貼,一年還可以,10年都這樣搞,」這名前華碩主管認為很難說得過去。

再加上營收獲利主要來源的筆電和主機板又遇上成長天花板,2017年華碩營收和獲利都創下近7年新低。

手機加上後來發展的機器人Zenbo和雲端事業,拓展都不順遂,「對施崇棠打擊應該蠻大的,」一名老華碩人觀察。

熟悉兩岸供應鏈的Cinno顧問公司副總經理楊文得憂心的表示,用中國業者的術語來看,華碩智慧手機的量,已經快落入「第二梯隊」。

手機業務是華碩董事長的困難抉擇

以中國後起手機品牌OPPO、Vivo是以1年1億支起跳,華碩1年約1,300萬支出貨量,差距愈來愈大。

「如果華碩真的掉出第一梯隊,在關鍵零件上的議價能力會有差,譬如三星的DRAM在價格和數量上,就不會和如在第一梯隊那樣supportive(被支援),」楊文得說。

「先撇掉人事紛爭,問題不是Jonny(施崇棠)在不在位? 還是交棒給誰?而是之後誰接下領導者的位置,都必須面對及解決手機這個不賺錢業務的燙手山芋,」楊文得坦言。

執行長沈振來先前曾表示,對於華碩發展來說,未來兩年是關鍵的兩年,他也以「Smart Enterprise(智慧企業)」、「Gaming(電競)」、「組AI國家隊」三大方向作為重要經營方針。沈振來也點名新零售(New retail)是很夯的議題,組織調整完體質後,華碩接下來也會按部就班調整相關領域,提升用戶消費體驗。

順風時,企業轉型傳承難度比較低,此刻華碩站在逆風處進行組織調整讓大船轉身,難度極高。

在施崇棠宣布續任董事長來穩定軍心後,轉型的燙手山芋與組織調整將是善於下棋的他不能迴避的挑戰。

《延伸閱讀》
施崇棠有意交棒 和碩副董徐世昌
華碩交棒前戲上演:誰是徐世昌?
亞洲男神孔劉加持 華碩能否在東協扳回一城?
陳俊聖賣高檔貨 宏碁轉虧為盈
施振榮:台灣社會必須「兼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