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基層員工的怒吼:我不要甲乙關係!

韓航千金趙顯娥(圖中鞠躬者)因為「堅果門」事件,惹得韓國社會對財閥家族大為反感。 圖片來源:Getty

作者:侯如珊

韓進集團兩姊妹,怒罵空姐又對人潑水,引爆民怨,凸顯出韓國人對「甲乙文化」的憤怒。「甲乙文化」是什麼?為何讓基層員工怒吼,連金管會都將此列為企業財務評比標準?

兩年前,我收到一小包夏威夷堅果,是小女兒同學媽媽發給全班同學的禮物。這不只是夏威夷旅遊的伴手禮,也是韓國民眾嘲諷大韓航空副社長趙顯娥的方式——四處發放堅果,來表達對事件的不滿。

韓進集團(旗下有韓進海運與大韓航空)副社長趙顯娥,在紐約機場搭自家飛機,在起飛時對於托盤擺放夏威夷果仁的方式不滿而大發雷霆,不只要飛機折返登機口,還要座艙長當場下跪道歉。被踢出班機的座艙長,因憂鬱症纏身休假又復職後,被拔除座艙長職位,回到第一線經濟艙服務。雖然趙顯娥被革職並被判一年有期徒刑,但出獄後又回到集團下的飯店任職。韓進集團的態度,反應出韓國財閥的我行我素。

堅果門與潑水門,韓國的甲乙關係

兩年後,擔任大韓航空行銷副總的妹妹趙顯玟,因為不滿文案而對廣告公司代表潑水羞辱。韓進集團潑辣接班人的新聞,再度震驚韓國社會。事件發生後,趙顯玟還在網路上大放厥詞:「別看我,我要去度我快樂的假了。」財閥醜惡的嘴臉顯現無遺。

這種以上對下、利用權力關係予取予求、或以言語肢體羞辱對方,韓語裡的漢字稱為「甲乙」(甲是權勢方,乙是弱勢方)。韓國《產業日報》指出,甲乙文化在三個面向上最明顯——以職業、社經地位、跟年薪多寡為主要區分上下位置的地方。在韓國容易處在乙方的職業,包括實習生、大樓管理員、電話客服、一般服務業人員。

甲乙文化在韓國重視長幼尊卑的社會裡格外明顯。公司上司用言語辱罵底下的員工,甚至摔東西、指使各種服務的霸凌現象,存在於韓國社會。乙方礙於權力、地位、及倫理,只能啞巴吃黃蓮,不能吭聲。上下位倫理分明,造成甲乙關係的惡化。

韓國的甲乙文化有多嚴重呢?我居住的大樓裡,有位管理員因為受不了住戶的欺凌自焚身亡。管理員相對於住戶是乙方,因此有些住戶會拿他當出氣筒,隨意嘲弄羞辱,有人借故找管理員上樓,把廚餘回收拿給他說,「狗!這拿去丟。」這位管理員長期心理受創,辭職後自焚,就醫不治。

他過世後,大樓管委會並沒有明顯推動文化改革,還是經常看到連電梯按鍵都不能「高抬貴手」的住戶,連這都要管理員代勞。管理員的故事讓人嘆息,卻沒有在這頑固的社會文化死水中激起連漪。

對財閥控制社會的集體厭倦

韓進集團的兩位千金跟會長父親,運氣就沒有那麼好了。在韓進會長解除姊妹兩人的職務後,大韓航空員工發起了兩次燭光晚會,為了遮掩身份,他們戴著面具走上街頭,舉牌「CHOU OUT」(趙家滾出去),聯合工會要求韓進集團社長趙亮鎬辭職,最後趙亮鋯辭掉韓國廉航真航空的代表理事職務。

既然甲乙關係存在於韓國社會已久,為何「堅果門」與「潑水門」事件會讓整個社會大為反感?因為長期以來韓國社會對於財閥控制社會,與差距甚大的社會階級,感到集度厭倦。財閥家族在韓國的社經地位之高,一般民眾遙不可及。財閥二代肆無忌憚對人羞辱開罵的影片,直接引爆累積長久的民怨。

年輕人就業注重公司文化

自左傾的文政府上台後,韓國社會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文化改革,政府積極扼制大企業集團的權力,新世代急於解脫舊階級控制社會的文化控制,財閥從社會的頂尖反轉為最容易被審視的對象。科技的進步跟網路的發達更加速了事件傳播的速度,也增加了話題的熱度。在趙顯玟辱罵廣告公司的錄音檔流出後,粗魯的用字,不堪入耳的辱罵襲捲網路。

《產業日報》針對大學畢業求職生做的調查顯示,年輕人選擇公司的條件中,足以與年薪相提並論的就是公司的甲乙文化。有位公司職員表示,新一代都想在上下文化階級不明顯的公司,只要努力、有能力就有回報。

韓國就業網站recruit.co.kr針對898個年輕職員的調查也顯示,46%的職員在面臨上司的甲乙欺凌時,選擇「直接無視老闆的要求」。如此高比例的打破階級文化的回答,在上一代傳統韓國社會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

公司有甲乙文化,財務評分降級

仁荷大學心理系教授金伊泳(音譯)指出,要終結甲乙文化,就是要有人先大聲說:「我受夠了!」淑明女子大學社會心理學係教授金永蘭(音譯)說,之所以痛苦的感覺無法被大聲反應,就是因為弱勢的聲音無法被人聽到。首先,應該要有組織專門,來傾聽弱勢者的聲音。

不過,韓國政府找到更強硬的方法:用財務指標來迫使公司進行文化改革。

韓國金管會五月新的金融審查標準,將甲乙文化納入評量。如果發生甲乙文化欺凌的事件,該公司的財務評比會以「公司管理者名譽風險」為由被降級。把甲乙文化加入財務評比,就是要把「質」的文化轉成「數字」,對公司施壓來推動文化改革。此外,賄賂、侵佔等事件,也能讓財務評比最多扣四分,會影響公司借貸的可能性。

對抗文化的戰爭才剛要開始

《經濟新聞》有篇社論抓到了我為人母親的目光,「韓國的甲乙文化是從社會結構的根本,從培養一個人的人格改革起」。文中提到社會結構的根本就是家庭,必須從家庭開始,讓在嚴格倫理規範下的孩子感到被尊重、建立自尊心,在學校也必須以尊重的角度來定義師生關係。

唯有打破倫理上被濫用的部份,才可能從底層改善社會的甲乙關係。韓國人除了在科技與經濟上雷厲風行,在文化改革上也方興未艾,新生代的追求社會與職場上的平等的決心,才剛開始被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