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黑色粉末 讓高達110萬棟台北101的廢輪胎重新「投胎」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王茜穎

全球每年丟棄10億個廢輪胎,等於110萬棟台北101。米其林出手救地球也救自己,利用看似死亡灰燼的黑色粉末,讓舊輪胎不斷「投胎」。這個神奇的技術,是怎麼做到的?

「嗶嗶嗶!」起重機把成山的廢輪胎一股腦倒進切碎機裡。在美國喬治亞州人口不到2000人的塔克市,全球輪胎業龍頭米其林將讓走到生命盡頭的廢輪胎起死回生,改頭換面,重新投「胎」。

輪胎業面臨兩大挑戰:原料的取得和廢棄物處理。

「你想要工業革命?」國家地理雜誌記者Charles C. Mann曾寫到,「你需要三種原料:鐵,來煉鋼製造機器;石油,來驅動機器;和橡膠,來連接和保護所有會動的零件。」

橡膠造成的生態危機

鐵和石油世界各地有產,唯獨橡膠,九成產自東南亞,其中七成供應給輪胎製造商。
這也代表輪胎製造商面臨原料供應鏈的風險。為了分散風險,甚至有研究開始物色俄羅斯蒲公英做為可能的替代原料。

同時,為了滿足近來印度和中國對汽車的需求成長,雨林遭到焚毀,無數物種瀕危。預計到2024年,將增加850萬公頃的橡膠園,相當於2.36個台灣。生態殺手的惡名,讓輪胎製造商灰頭土臉。

全球每年丟棄10億個廢輪胎

廢棄物是另一大挑戰。

你能想像嗎?每年全球丟棄10億個廢輪胎,堆起來相當於110萬棟台北101,或繞地球88圈。

這些無法自然分解的廢棄輪胎,風吹日曬下會釋放毒物污染土壤和地下水,堆著成為滋生病媒蚊蟲的溫床,易燃材質像不定時炸彈,傳統焚燒的回收方式則往往製造空氣污染和有毒戴奧辛,回收率也僅達三成五。

繼公民環保意識抬頭,歐盟、美國多州陸續立法禁止傾倒廢輪胎後,越來越多的廢輪胎,該何去何從?

化廢物為原料,解決輪胎業兩大難題

米其林的答案是:化廢物為原料,一舉解決輪胎業的兩大難題。

碎屍萬段的輪胎落到輸送帶上,途經強力磁鐵吸走殘餘金屬,接著一股風由下而上,吹起較輕的纖維,上方的吸塵器順勢吸走。去蕪存菁的輪胎碎塊,在液態氮的急凍下脆如玻璃,歷盡千刀萬剮,千錘百磨後,再度加溫,再去除殘餘金屬,最後過濾成為如麵粉般細緻,比毫髮更細微的黑色粉末。

這些被稱為橡膠微粉末(micronized rubber powder,簡稱MRP)的黑色粉末,既像死亡的灰燼,卻又充滿了各種「新生」的可能性。

過去舊輪胎再生的橡膠屑(crumb rubber)已被再利用於公園遊樂設施的地板鋪面、運動場跑道、汽車車墊和混入瀝青等。MRP的體積更小,只有十分之一。「在米其林的加持下…MRP跨出了傳統橡膠屑的應用範疇。它出現在塑膠、消費性產品、塗料、密封膠、建材,甚至汽車零件裡,」線上媒體GreenBiz的報導指出。

高科技的回收材質

截至今年四月,世界上有5億個新胎和再生輪胎都含有MRP。全球十大輪胎製造商有七家採用,其中包括米其林自家的高性能輪胎。行銷全球15個國家,42個工廠。

擁有這套低溫渦輪磨機專利技術的,是一家僅具百人規模的化學公司Lehigh Technologies,在2017年底被米其林收購。主導的前米其林北美董事長兼總裁謝力克(Pete Selleck)稱之為「天作之合」。

「我們一直在找尋如何透過高科技的回收材質來實現更安全和永續的移動,減少使用有限的自然資源,而不需要犧牲安全性或效能,」 謝力克說,「這將有助於米其林在生產新的輪胎或非輪胎產品時,降低原料的使用。」

除了減少對天然橡膠的需求,每1磅MRP所省下的能源,足以讓窗型冷氣運轉10小時;省下的油,可供房車跑近18公里;只排放合成橡膠製程一半的二氧化碳,產生不到體積5%的廢棄物,還只要原本的半價。重點是,粒子可被重複使用,讓輪胎能一再投胎。

回收材料要達三成的目標

五月底,米其林在Movin'On 2018全球交通永續發展高峰會上宣佈了雄心勃勃的2048年永續目標,屆時旗下所有輪胎將使用80%的永續原料,其中回收材料必須占30%。預計一年可省下3300萬桶石油,可供全歐洲的汽車行駛225公里,全球車輛行駛54公里(預計世界總車數為12億輛)。

稱之雄心勃勃,是因為目前輪胎中的永續材料占不到三成,回收材料更只占個零頭:2%。

目標雖遠大,總要跨出去。今年七月,全球第二家MRP工廠將在西班牙啟用,正式踏入歐洲市場,米其林推動循環經濟的腳步,也朝向2048年永續目標邁進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