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劉世慶:將論語融入算盤 這家企業如何師法傳統儒家做CSR?

Shutterstock

企業社會責任不是西方專利,東方儒家的倫理思想也可是企業對待員工與建立制度的企業準引,具體的案例像是明清時期的徽商與晉商。現今的台灣企業可以如何打造有東方色彩的CSR?

企業社會責任(CSR)通性的定義,即是企業以符合倫理的方式經營,並納入各類利害關係人的考慮。但對於許多商業管理人士來說,倫理是一項抽象的概念,要將倫理納入管理制度並非易事。

因此,商學院開始教授倫理知識,像是近來受到歡迎的哈佛大學哲學系教授桑德爾 (Michael Sandal),也被邀請到商學院討論當代的道德兩難議題,讓學生從中認識效益論、義務論、德行論、正義論等西方經典的倫理學理論,或是華人文化的儒家思想,也開始有兩岸三地的企業家當作經營企業的心法。

個人倫理 vs 企業倫理

這引出一個需思考的問題,即是傳統的倫理學理論,被歸類為「微觀層倫理學」 (mirco-level ethics),針對的對象是個人,探討的議題聚焦在個人行為指引、行為對錯探討、品德培育方法。企業倫理或企業社會責任則歸屬於「中觀層倫理學」 (meso-level ethics),針對的是由許多個人所集合而成的組織,關心的是企業是否以倫理的方式來對待利害關係人、所提供的產品與服務是否符合社會責任。如果要將微觀層倫理學運用於中觀層倫理學,需要相當多的思辨。

另外,傳統倫理學知識開展的年代,與現今的商業環境非常不同,也需要因時制宜轉化。如果不加思索地硬套,對於企業營運不見得是好事,所幸有成功的案例來支持微觀層倫理學在中觀層倫理學的效用。

用亞里斯多德學CSR

例如西方有企業在組織文化納入亞里斯多德的倫理思維,而成為德行企業代表。在東方,也曾有徽商、晉商將儒家思想融入商業營運,在明清時期成為富甲天下的商幫,或在日本創立京瓷企業的知名企業家稻盛和夫,也認為儒學能為企業帶來良好的管理效率。

現今也有企業被視為現代的儒商代表,例如台灣的信義房屋、中國大陸的海爾集團等,這些企業除了領導者價值觀受到儒學深化外,企業本身在管理制度上,也常基於儒學思想而開展。

效法儒商,中西合璧

位在中國大陸寧波的方太集團也被視為現代的儒商代表之一,方太主要銷售高端的廚房設備,像是抽油煙機、嵌入式烤箱、微波爐等。董事長茅忠群認為西方管理體系的績效管理、策略管理、風險控制,確實能為企業帶來成效,但有時候過度依賴,也可能帶來新的問題,特別是在深受儒家影響的華人商業文化下,因此他主張「中學明道,西學優術,中西合璧,以道禦術」的管理觀念。

茅忠群將儒學思想內化成公司的文化,具體的方式是自身不斷地精進儒學知識外,也在方太總部建立孔子堂,讓企業中學習儒學經典。並想方設法在管理制度中融入「仁」(愛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義」(正當、合宜)、「禮」(制度、規範)等儒家倫理思維。

這體現在對員工的評量上,方太思考如果單純只以數字評量,像是把人當成機器一般,可能漠視人的感受,導致企業與員工的關係只是用數字決定,公司開除績效不好的員工,同樣績效傑出的員工也可因此跳槽到別家公司。因此,方太在員工考核體系中,攸關數字的關鍵績效指標只占很小一部分,像是對行銷人員來說,更重要的部分則是使用者的體驗感受。

銀股 vs 身股

除此之外,方太也採用晉商身股制並加以改良。晉商開創身股制度,將出資者視為銀股、出力者視為身股。方太的身股制不同於晉商需到掌櫃(中高層職業經理人)層級才有,反而是全員覆蓋,並強調差別化的內部股價,企業根據員工的品質、能力與績效,來決定員工所獲得的股份,從中讓各層級員工感受公司善意,也讓公司達到激勵員工的效果。

從當今的儒商企業,讓我們看到「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融合,及將微觀層倫理學融入到中觀層倫理學的成功案例,特別是在全球化的商業環境中,客戶、員工與合作夥伴可能來自不同的國家,價值系統也建基於不同的倫理思想。因此,瞭解傳統的倫理學,將有助於企業發展適宜的管理制度。

參考資料
[1] Woods, P.R. & Lamond, D.A. 2011. What Would Confucius Do? – Confucian Ethics and Self-Regulation in Management,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102 (4),669-683.
[2] 周永亮、孫虹鋼 著,2016年,《方太儒道》。北京,機械工業出版。

《延伸閱讀》
向亞里斯多德學CSR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劉世慶

中央大學企業倫理哲學博士、曾赴Harvard大學參與相關企業永續學程,第二屆與第五屆台達企業環境倫理研究獎得主、現任政治大學商學院信義書院研究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