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桶用4次才能沖水!開普敦水荒「零日」大限的末日啟示錄

Shutterstock

水龍頭一滴水也沒有,人們得到武裝戒護供水處,排隊領每天25公升配給水….這不是電影場景,而是幾乎在開普頓就要出現的末日景象。發生了什麼事?

一個沒水可喝的人,最多可活3~5天。一座無水可用的城市呢?

這不是假設性的問題。擁有4百萬人口的南非第二大城開普敦,險些成為全球第一座無水大城。

過去10個月來,開普敦一直徘徊在「零日」大限邊緣。所謂「零日」(Day Zero),是指水庫水量降至13.5%,市府全面切斷供水的那天。從那時起,水龍頭再也流不出一滴水,市民必須到全市200個有武裝戒護的供水處,排隊領取每人每天25公升水的配給(台灣人的日均用水量約為270公升)。

它黃任它黃,馬桶不能隨便沖

今年1月,當時的開普敦市長宣布「零日」大限進入倒數3個月,全市開始陷入恐慌。

群眾開始瘋狂囤水。抱著水桶,排隊數小時直到夜深,只為了裝山泉水。超市的瓶裝水被掃光,人們就衝進倉庫搶購。有錢人開始在後院鑿井。

餐廳、商場、辦公室的廁所水龍頭通通鎖起來,改用乾洗手。旅館移除浴缸排水口塞,讓你不能泡澡,並附水桶讓你收集洗澡水沖馬桶。全國第一學府開普敦大學的廁所裡裝了告示,上面的轉盤顯示繼上次馬桶沖水後的使用次數,告示上寫著「做個聰明的水戰士,集滿4次大號才能沖水」。「它黃任它黃」也成為市府推廣不沖馬桶的標語。

海報圖說:水庫仍然告急,它黃任它黃,請勿沖馬桶。開普敦市政府關心您。圖片來源/開普敦市政府

制度上,政府宣布洗車違法、游泳池裝水違法、花園澆水違法,去年底甚至提案超限用水的民眾最高可處六個月的有期徒刑!全市限水,每人每天限水50公升。市府推出「打擊零日」海報,建議民眾如何分配每天50公升的水,例如飲用水3公升,煮飯1公升,一天沖1次馬桶等。

海報圖說:如何用50 公升的水過一天。圖片來源/開普敦市政府

省水節流,軟硬兼施

不光只是柔性勸說,警察還四處巡邏抓違法用水,市長親訪浪費水的家戶,並公布名單羞辱。市府全面檢修水管抓漏,調降自來水水壓,水龍頭成涓涓細流。此外,以價制量。調漲用水稅,總體漲幅逼近27%,最高漲幅達55%。但在龐大民怨下,漲幅隨後降至19.9%。另外,在新推出的懲罰性收費機制下,最低和最高級距的水費價差近35倍!

數月內,成功腰斬開普敦的用水量。但這些都在節流,如何開源?為了撐到今年雨季(也是一場豪賭),開普敦市府緊急興建僅能使用兩年的臨時海水淡化廠,以及地下水抽水計畫等。

每一天都像在拆炸彈。市府依當週用水量,每週更新零日降臨的最新預測日期。用量減少,零日就往後延一點,用量增加,離引爆日又近了一步。「浪費水代表著大家一起受苦,」前市長德爾里(De Lille)曾說。

這場水荒重創西開普省的經濟,南非農林漁業部指出估計損失達4.92億美元(約148億台幣),年出口量下滑13~20%。這還沒算進因為減少洗手和沖馬桶等衛生習慣,而增加的傳染病風險。根據《經濟學人》報導,嚴重的食媒性疾病李斯特菌正在南非大流行。

聽起來很瘋狂嗎?這應該是單一個案吧?有可能發生在其他地方嗎?

要回答這個問題,得先找出水荒的原因。

表面上來看,開普敦的水荒,遠因是水源供給開發跟不上人口成長的速度,近因是其過去三年面臨20世紀以來最嚴重的乾旱,降雨量少了3~5成。有人說,安啦,這是300年才會發生一次的大災難。

全球增溫2度C,大旱頻率提高3倍

但世界天氣歸因組織(World Weather Attribution)的研究顯示,那是在正常狀況下。在氣候變遷下, 目前全球升溫1度C, 開普敦發生類似規模大旱的頻率是工業革命前的3倍,百年一遇。當全球增溫2度C時(巴黎協定的上限), 頻率再提高3倍,每33年就可能降臨。

「兩年前,我絕不會料想到開普敦會面臨零日,」太平洋研究中心榮譽主席彼葛雷克(Peter Gleick)3月接受《國家地理雜誌》訪問時表示,「現在發生在開普敦的事,可能發生在任何地方。」

聯合國2014年的報告指出全球有4分之1的主要城市面臨缺水,今年的世界水發展報告再度預測,2050年全球3分之2人口(約60億人)每年將面臨至少1個月的無水之苦。根據BBC報導,聖保羅、班加羅爾、北京、開羅、雅加達、莫斯科、伊斯坦堡、墨西哥城、倫敦、東京和邁阿密可能步上開普敦後塵,成為最有可能無水可喝的11座城市。

改變人們的習慣,比拖南極冰山回來還難

近來的及時雨,將開普敦水庫的水量拉回4成3。6月28日,開普敦市府宣布,只要持續限水,不僅今年能躲過零日,明年夏天前都無須擔心零日的到來。

然而,零日不曾離去,只是推遲而已。歷劫餘生,開普敦思考著該如何確保未來的水源:地下水盆地計畫、增加透水層、廢水再利用、海水淡化等。海上打撈專家史隆(Nick Sloane)甚至提議到2千公里外的南極去拖一座冰山回來。

但比拖一座南極冰山回來還難的是,改變人們的習慣和態度。

「問題的根源是我們的生活方式,」南非金山大學全球變遷中心的研究員奧利佛(David Oliver)告訴《國家地理雜誌》,「人們認為愛用多少水是自己的權利。社群媒體上一片憤慨。他們的態度是『我們有繳稅』,所以理應過的舒舒服服。」

地球持續發燒,如何重新評估風險,做出因應對策,改變民眾習慣,考驗著城市管理者的智慧。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