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到的默默耕耘 才更難能可貴

圖片來源:瑞助營造

作者:瑞助營造 整合傳播部企劃製作

勞工權益與職場安全愈來愈受重視,風險係數較高的營造業,也常被以放大鏡嚴格檢視。如何減少職安事故,端賴雇主方的「良心」、勞工的「小心」,彼此密切合作,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心」。

職安議題熱度不減,顯示勞工權益與職場安全受到矚目的程度逐漸升高,原是美事一樁。但近期平面媒體一篇「掀工安獎假象」報導卻以片面資訊,鎖定「前20大營造廠違規逾五百件,工安累犯屢得獎」角度進行聳動揭露,不但誤導社會觀感,更抹煞了兢兢業業防止工安事故發生的營造從業人員努力。

身為執業律師、同時亦為合格土木工程技師的陳錦芳指出,一般所謂的職業災害,第一類為「勞工就業場所之建築物、設備、原料、材料、化學物品、氣體、蒸氣、粉塵等」所引起的疾病或傷害,而「就業場所」包括工作現場以及勞工施作上必要設置之場所。第二類傷害則為「作業活動」所引起,包括勞工因執行職務所引起的意外,例如因搬運物品、機械操作、施工等原因所引起的意外或災害。

職業災害依發生之原因,則可依「雇主未提供安全之工作環境」與「人員未依安全程序作業」兩大類型進行探討。無論是在何種工作環境,雇主均應提供「無汙染」、具「安全性」的環境讓勞工安心工作;而勞工在接受工作教育訓練後,亦應依循標準作業程序,使用「必要且適當」的安全器(護)具工作,才能將職安事故降低。

以上的描述,點出了一個關鍵要點:減少職安事故,並不只是營造廠的單方責任,必須倚賴勞資雙方共同努力,結合雇主的「良心」,加上勞工的「小心」,彼此密切合作,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全」與「安心」。

片面解讀 造成社會大眾誤解

有媒體報導當中,比較偏頗之處在於,光憑違規個案的數字來大做新聞,有失公允。

「營造業與傳統製造業,在『職業工作場所』上最大差異為『不固定性』。營造業所經手的每幢建築或構造物均不相同、人員組成不同、協力廠商不同、施工順序不同…正因這些繁複的環境因素不盡相同,所產生的職安風險自然就會比較高。」 陳錦芳分析。就連將不同業態的營造業者放在一起比較,也會因為各自的風險條件不同,而產生有失公允的數據。

「部分營造廠從數字看來毫無工安事件,是因為專做科技廠房無塵室,其施工環境危險性本來就較低;也有部分營造公司已停業,或以大陸業務為主,因此職安事件發生比例自然較低。」瑞助營造董事長張正岳表示,這樣的片面解讀,會讓大眾產生誤解。

營造廠規模大、工地多,發生「天不時、地不利」的風險也就相對較高;如果業務愈做愈大,雖然可參與的獎項機會變多,但發生職災的風險也相對愈大,因此,就被部分媒體誤認為工安累犯是得獎常勝軍。

瑞助營造董事長張正岳語重心長地表示,工地數量多,是客戶對營造商的肯定,並不是一種原罪,職安意外的發生,其實隱藏許多複雜因素及不可控的風險性。
 

自我強化工安管控 克服結構性問題

始終致力降低職安風險的瑞助營造,今年保持零重大工安事故紀錄,過去也曾有四年毫無重大工安事件發生。以業界平均數字來看,一般工安事故比例約為5%到6%之間,瑞助營造則自我加強管控,將事故發生率降低至0.3%到0.6%之間,明顯可見用心差異。

當然,職安事件的發生,並不是數字愈低愈好,最好,還能達到零事故的完美境界,這也是瑞助營造的終極目標。不過在現實上,降低職安事故藏有一些困難點亟待突破,全台營造廠皆然。

「工安事故發生關鍵之一,在於營造業多屬分包制,大型營造廠之下,還有實際執行的小營造廠。另外,由於業界普遍存在缺工以及流動性高的現象,每天在工地出現的施工人員皆不同,管理十分不易。」瑞助營造董事長張正岳分析,此種結構性問題,是整體產業難以克服的難題,而真正容易出問題的,便常常出現在小型承包商的執行環節之間。

為了加強工安事件防範,瑞助營造主動要求承攬工程的小型承包商,進場前必須接受完整教育訓練,為工人進行體檢並投保團體意外險;除了協助工班進行培訓,也不斷加強軟硬體檢核措施。

減少工安事故沒有捷徑,需要持之以恆紮實去做。瑞助營造不斷自我警惕,以各種領先同業的創新舉措,務求職場安全維護滴水不漏。

在工地現場,除了每天一早要求工班舉行「工具箱會議」,告知當天各種施作狀況,以防範未然,也與研華科技合作,研發人員辨識系統,並推動「職安卡認證」制度,未通過審核的工人,無法進入工地,以避免換工之間有不符資格的人員混入。不只如此,瑞助營造自行開發IT系統,以APP應用程式結合雲端系統,實施工地即時回報管控。

營造廠與勞工 攜手共同維護職場安全

縱然職安工作儘量務求滴水不漏,但百密難免一疏,儘管營造廠多方善意防範,但還是有賴第一線勞工共同努力,才能杜絕職安事件。

根據統計,包括模板支撐、施工架、施工電梯組拆、屋頂作業、外牆泥作等工作,均為最容易造成工安事件的高危險工項。如果工人心存僥倖,未妥善使用安全帶或護具,就很容易造成工地墜落等事故。

「人員永遠是最難管制的環節,每個人的個性、習慣、脾氣都不一樣,有時就連天氣酷熱,讓人心煩氣躁,都會成為無法完全落實職安程序的盲點。」張正岳舉例,為了監測酒精值,確保工地安全,瑞助營造很早就在案場施行酒精測試,或以平衡木讓工人試走,可有效篩檢醉酒狀況,減少工地墜落等職安事故發生。

降低工安事故,是一種看不到的努力,但有擔當的營造廠,並不會因為「職安」在人前隱形,就有任何鬆懈。

放眼全球,舉凡日本等先進國家,會編列10%的工程造價來做為維護工安的成本項目。在台灣,政府規定營造廠提撥工程造價0.3%作為維護工安成本,但瑞助營造不斷自我要求,以提撥2%到3%工程造價的更高標準,務求將職安風險降至最低,讓企業的積極防範與第一線施作人的訓練與輔導,成就最令人「安心」的工程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