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現場】企業自救養「新領」人才 連鴻海都跟著做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黃敦晴

未來最缺的不是藍領或白領,而是具備科技運用能力的「新領」。自己要的人才自己長,美國企業大舉打造人才庫,連赴美投資的鴻海也不例外。他們怎麼做?

未來最缺的是什麼人才?既不是傳統的黑手「藍領」,也不是坐在辦公室只要會簡單文書處理的單純「白領」,他們有一個新的名字,叫做「新領」人才(new collar)。

什麼是「新領」?IBM的執行長羅睿蘭(Ginni Rometty)給了清楚的定義:不一定得受滿4年資訊科技高等教育或擁有相關學位,但是要有運用新科技的基本能力,例如數據判讀與分析、人工智慧、網路安全等,而且存在各行各業。

根據美國勞動部的職業展望手冊指出,從2016年到2026年,美國跟資訊科技相關的職缺將成長13%,冠居各工作種類,而且將創造55.7萬個新工作機會。求職網站Indeed對超過1千名科技業招聘人員的調查,9成受訪者回應很難找到符合技能需求的人才,而且有83%認為人才短缺已經影響營收與產品發展。

自己要的人才自己培養

新領人才缺工嚴重怎麼辦?與其抱怨政府與教育體系,美國企業乾脆捲起袖子自己打造未來人才庫。IBM的「P-Tech」計畫,正是其中一例。

P-Tech的全名是Pathways in Technology Early College High School,顧名思義,就是從高中或大學前2年、社區大學課程中,建立進入科技領域的管道與能力。這是IBM與各地高中、社區學院、政府合辦,從9年級(美國的高一)開始,延伸6年到社區大學畢業的課程,讓青少年學習包括分析師、數位設計與程式開發、雲端系統科技相關與符合職場所需的能力,還可以拿到高中畢業與社區大學的副學士學位。

除了上課,IBM或當地企業也提供有薪實習計畫,IBM員工還擔任學生的個人導師。畢業的人,可以選擇進入職場上班,或是進入大學再進修,等於是從高中、社區大學到職場訓練,一氣呵成。

人才計畫不藏私,跨越各種行業

這個計畫從2011年在紐約布魯克林開始,透過幾年的經驗累積,IBM將內容模組化,也有類似標準作業的操作,因此將計畫複製到其他城市。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們不只是為自己舉才,還不藏私,跟其他企業合作。今年,P-tech已經在美國擴展到100個學校,有超過400個企業夥伴一起參與。學生可能會投入科技產業,或是帶著練好的科技武功,在其他領域進行跨界發展。

除了打造可以直接進入IBM、高等教育、或其他公司的人才,IBM還透過一年一度的工程師周(Engineers Week),接觸更多學生,希望啟發新世代學習與運用新科技的興趣,培育未來人才。

在「工程師周」中,IBM投入數千員工到各級學校演講或帶領活動。10多年來,與時俱進用不同主題帶領學生接觸最新科技。例如,6年前曾參與的美國員工艾斯迪(Eric Estey)是跟著35個義工,在學校帶著103個孩子,分成19組,用氣球設計,搭配稻草、迴紋針、膠帶……等道具,做出發射船,比賽哪一隊的船可以達到一定的高度時,載重最多。

這個計畫也在台灣推動多年。今年台灣的主題是機械手臂,200多名員工當志工,跟學生一起動手設計程式,例如讓學生設計機械手臂,將礦泉水移動到定點。

因為新領工作普遍存在於各行業,所以IBM也在台灣找其他企業響應人才培育,今年就邀集了中鋼、美律、友嘉、公益平台基金會,一起前進18所高中職,接觸了2000名學生,還進行校際比賽。

IBM做的,只是一個縮影,還有不少美國企業自己扛起了人才大計。成長快速的Google,著眼全美有4成大專以上畢業生是在社區學院受教育,就跟伊利諾、密西根、威斯康辛、俄亥俄、紐約、加州等25個社區學院合辦科技證照課程。今年1月開辦,一口氣培育4萬個人才,還組成包括金融、科技、服務業等公司聯合招募,媒合工作。特斯拉(Tesla)、微軟、思愛普(SAP)、摩托羅拉與威訊通信(Verizon)也都用各種方式投入全美各地的人才培育,一起預防未來的人才荒。

連鴻海都效法

自己要的人才自己長,彷彿已經成為美國企業公認的價值,連遠赴美國投資的鴻海也加入行列。赴威斯康辛州設廠的鴻海,在8月底捐贈1億美元給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成立科學與技術研究院,在麥迪遜以及富士康工廠所在地的萊辛郡(Racine County)從事科技研究與創新,以及提供實習、學生就業機會。

威斯康辛州的失業率2.9%比美國平均低一個百分點,也接近歷史最低點,企業普遍缺工,《美聯社》報導鴻海徵才可能不容易。不過鴻海也有大氣的高視野跟遠見,《美聯社》引用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特別助理胡國輝的話說:「富士康將長期是威斯康辛社區的一員,我們自我期許要打造人才,也就是創造就業機會,我們也會推動技術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