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一口「氣」搶電動車商機,這家公司甩開油價控制

中碳董事長林弘男認為,電動車與再生能源將帶來龐大的電池與儲能設備需求,「以目前的需求來看,說不定很快會再擴廠」。 圖片來源:吳宙棋

作者:鄧凱元

中國、歐洲電動車,為何都看上中碳的產品?過去,產值被油價牽制,加上競爭者眾,中碳如今改搭電動車熱潮,在屏東蓋自己的石墨化爐,用焦爐氣做電池、儲能設備,開出新路。

1月初,中鋼碳素化學在屏東屏南工業區的碳材料廠正式點火了。

廠裡的石墨化爐,能把「介相碳微球」加溫到3000度,形成「介相石墨碳微球」,也就是電動車鋰電池的負極材料,以及再生能源儲能設備等原料。

中鋼子公司,搶攻電動車商機

根據《路透社》報導,全球車廠投入電動車的總金額已經達到九百億美元。全球瘋電動車,中碳也希望能搶搭龐大的商機。

去年,中碳營收62.42億,比2016年成長21%,稅後純益為11.6億。(立即看《天下》兩千大調查2018最新榜單

營收成長兩成,中碳董事長林弘男說,第一是去年下半年開始,介相石墨碳微球需求整個衝上來。其次是中國限污令發酵,有不少客戶轉而向中碳買精緻瀝青。此外,油價上漲,也拉抬了中碳產品的售價。

從去年年中開始,中碳已經嗅到電動車的春燕要來了。(延伸閱讀:為何特斯拉臉綠了,全球電動車卻愈來愈夯

中碳的屏東廠還沒點火,客戶就來敲門。林弘男說,「我試車之前,人家就說,完成後要交去給他試用。」

目前中碳位於小港的「介相碳微球廠」,有6條產線5000噸的產能。今年年中還會增加兩條線、2500噸的產能。

碳材料廠的原料來源很特殊,來自煉鋼廠焦碳時產生的焦爐氣,遇水凝固後回收再製而成。「中碳還沒成立前,以前是回收加工變成燃料噴到高爐裡,」和製成電動車電池的經濟與環保效益天差地別,林弘男說。

目前,中碳的碳材料產品,已經用於中國與歐洲的電動車。(延伸閱讀:中國推電動車,為何你家的白鐵門要漲價?

全力搶攻電池原料市場,除了看好各車廠都宣布投入電動車,背後還有個原因是,中碳想擺脫油價波動帶來的不確定性。

2017年中碳營收雖成長,但較2010到2014年平均有86.97億還有段距離。

甩開油價波動風險

林弘男解釋,中碳使用煤焦油生產苯、精緻瀝青等產品,但石油也同樣能製成相同產品,因此當油價下跌,競爭對手調降產品售價,中碳也要跟著降價,「過去幾年產量並沒有減少。」

攤開中碳產品組合,重要營收來源的苯以及雜酚油等,都會受到油價影響。棣邁產業顧問公司總經理何耀仁說,對中碳說起來很無奈,「產值常常不是它能控制的。」

要擺脫被油價決定命運,林弘男說,要把毛利率高,且不受油價波動影響的碳系列產品,從現在營收佔比的10%左右,最終提升到40%。

何耀仁說,「這是對的方向,中碳需把產品再高值化,而且拉高比重,但這會是很艱辛的過程。」

他也提到,中碳腳步要更快,因為不僅中碳營運績效受油價波動影響劇烈。美國開採頁岩油井時,也同時發掘了高比例的凝析油,而凝析油又可製為苯,因此苯的供應量會增加,未來價格也看跌。

但問題來了,要轉型為碳材料廠,中碳過去缺少了最關鍵的石墨化廠。

以往中碳都是把碳材料產品,委由中國的代工廠加工。

但中碳總經理李建明說,「送到中國,一來一回要3到4個月,而且中國碳材料廠環保設備簡陋,在中國限污令展開後,環保人員直接進駐場,也影響產品的交期。此外,如果產品有問題,要找原因也無從查起。」(延伸閱讀:揮別遠得要命的供應鏈,企業為何和中國說再見?

所以,中碳才會在屏東蓋新廠,要自行掌握關鍵製程。

這很不容易,林弘男說,煉鋼廠的高爐只要加熱到1500度,但石墨化要加溫到3000度,而且還要掌控好加溫的速率,才能把石墨的密度提高,增加電池效能。

工研院產經中心(IEK)研究經理呂學隆說,歐美與中國大陸政府紛紛訂下電動車推動時程,未來電動車的需求將持續增加,但電池原料技術不斷演進,因此台灣產業界投入時,要隨時注意新技術的發展。

(延伸閱讀:全電動車時代快來了 BMW、賓士加碼投資

除了掌握介相石墨碳微球的製程,中碳還有個目標。

林弘男從中鋼總部,指著正從高雄展覽館開出的高雄輕軌說,高雄輕軌使用的是超級電容,電力來源是到站時,趁旅客上下車,升起集電弓,在短暫的時間內充飽電再出發。

這樣的充電方式,好處是不需在都市裡架設高線,因此歐洲有不少輕軌採用這樣的設計。但要瞬間儲能與放電,就要使用價值不菲的超級電容。比起介相石墨碳微球,同樣重量的超級電容,售價可高出3到4倍。

焦爐氣做電池,中碳要拚新能源市場,也要擺脫油價波動的糾纏。

【推薦閱讀】
曾經窮到只吃泡麵,他靠破壞規則變身股王
買走法國最大車廠標緻子公司,竟然是一家台灣企業?
WeMo創辦人吳昕霈:我要讓人們以銅板價體驗電動車
1.5秒賣掉一台機車!印度千萬電動車商機,如何搶進?
《天下》兩千大調查資料庫,立即查詢歷年企業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