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SI結果揭曉:昔日環保公敵,現在半導體產業的永續龍頭竟是它

圖片來源:楊閔

作者:熊毅晰

台灣今年入選DJSI家數創新高,共21家列入成分股,兩家是產業領導者,分別是台達電、日月光。曾發生污染事件的日月光,如何翻轉成為台灣之光?

美國道瓊永續發展指數(DJSI)日前(9月13日)發布2018年入選結果,台灣今年入選企業家數創新高,共21家列入DJSI成分股。其中,今年有兩家被列為產業領導者(Industry Leader)企業,分別是台達電、日月光。

其中,日月光是連續第三年榮獲「半導體及半導體設備產業」領導者企業,同時也列為DJSI全球與DJSI新興市場指數成分股。

對日月光來說,能夠在國際技術、資金、人才匯聚的半導體及半導體設備產業,蟬連三年獲得產業永續龍頭的寶座,背後其實是一場5年生聚教訓的結果展現。

2013年10月,日月光高雄K7廠爆發廢水污染後勁溪事件,自此,在許多國人心中,提起日月光就不免與污染產生聯想。究竟,這家當年台灣環境的「全民公敵」,是如何重新出發,進而在國際上最被看重的企業永續評比指標奪得佳績?

高層的支持內外兼修

首先,高層的支持絕對是重點。包括大老闆的全力支援、專業經理人高層的親力親為,過去5年日月光就靠這股內外兼修的能量貫徹CSR。

日月光爆發廢水污染後勁溪事件後,創辦人張虔生親上火線,承諾每年捐1億,要連續捐30年來做環保。圖片來源/劉國泰攝

廢水污染事件爆發後,日月光集團創辦人張虔生公開承諾每年捐1億,要連續捐30年來做環保。隔年初,日月光快馬加鞭成立新部門「集團企業永續中心」,而一連串環境永續的內外作為也從此開展。

對外,1年1億的經費主要運用在各項環保項目的展現。其中在環境教育的部份,日月光是採與高雄科技大學合作的方式,進行跨領域與跨公私部門的環境教育推動工作。

從一開始鎖定樂齡、社區志工、親子家庭與青少年等族群設計環境教育課程,到培訓在地的環境種子教師、著手進行規劃具有在地特色的「環境教育行動學習廊道」等,這個堪稱台灣最大手筆的全民環教行動,至今參與人次已超過8千人。

高層親自盯指標

對內,則是由日月光控股營運長暨日月光半導體執行長吳田玉親自督軍,對散布全球的19座工廠進行一場企業永續的變革。「吳田玉不只親自參與會議,還把DJSI的每一項、每一題攤開來討論,看公司要不要做?能怎麼做?」長期觀察與輔導國內廠商參與DJSI評比的東南科技大學 i-Sees企業永續管理研究中心主任許家偉說,放眼國內企業界,經營最高層親自下來盯CSR指標很少見。

其次,廢水事件也為日月光找到CSR著力點。「散布各地的同仁都驚覺到,原來高雄一座工廠發生的事,竟然對自己影響那麼大?」日月光集團企業永續中心處長易維綺說。 

當時,不只兩岸三地,就連日、韓、星、馬等地工廠的同仁,也都感受到外界對公司「另眼相看」的壓力,甚至回家眷屬也追著問事件始末。

日月光中水回收廠,2017年日月光回收達整年取水量95%。圖為日月光集團企業永續中心處長易維綺。圖片來源/楊閔攝

但一樁排廢事件,讓原本各自努力的廠區對CSR有了共識。就像吳田玉所言,企業有時就是得經過震撼事件,才有浴火鳳凰的機會。

除了賺錢還要看碳排量

圖片來源/楊閔攝

因此,當DJSI要求經營績效必須與環境績效連結,白話來說,就是除了賺錢外,還要看耗電、排碳量,「就算你賺很多錢,但消耗的電也比別人多,那最終績效就會打折,」許家偉舉例。然而日月光管理階層也都接納這樣的新遊戲規則。 

若說排廢事件為日月光的CSR起頭,那被國際評比認可就是持續的養分。易維綺透露,自從日月光站上DJSI產業領導者後,許多國際級客戶來到公司各廠,經常第一句話就是「恭喜你們得到DJSI第一名!」,公司同仁聽到客戶對公司恭賀時,內心除了感到開心之外,同時以戰戰兢兢的心情面對。 

不過,許家偉也強調,一場重大危機或可促發日月光在企業永續的大進步,「但這樣的效果可以在組織持續多久,也在觀察。」他不諱言指出,企業永續的改變是一點一滴漸進式發生,日月光接下來的堅持與耐心將更為關鍵。

最後,不同的評比有不同的特性,以DJSI來說,「請不要用一個『獎』來看待它,」許家偉提醒,DJSI是從投資者角度建立的投資績效評比,「當有爭議事件時,也有一套完整的風險評估方法,不會單純從道德層面論斷。」 

儘管無關得獎,但能夠入選DJSI,甚至站上產業領導者位置,對品牌形象曾經跌入谷底的日月光來說,已是重新出發路上的重大里程碑。接下來,日月光這塊招牌在台灣這塊土地上能否擁有全新意涵,就看它對CSR投入的決心與毅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