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婦也瘋斷捨離:我不要再被物質綁架!

圖片來源:取自貝亞.強森instagram

作者:陳顥仁

一個糖果罐,就裝得下這位美國貴婦一家四口一年的垃圾。怎麼可能?原本擁有一棟房、兩輛車、4張大桌、26張椅子的她,在某次搬家後下定決心丟掉不需要的東西,從此愛上「零廢棄生活」,甚至連朋友到家裡都不能帶會產生垃圾的物品!她為什麼因此變得更快樂?

「零廢棄」聽起來似乎遙不可及,因為現今的社會文化建築在消費主義上,讓人難以想像沒有消費活動的世界,會是怎樣的光景。零廢棄生活也背負了許多莫須有的罪名,被誤認耗時又傷財。

但隨著時間過去,那些誤解逐漸被翻轉,並形成一股全球性的新生活運動──成千上萬的民眾展開零廢棄生活,而無包裝商店和零廢棄的替代用品也如雨後春筍般在全球各地湧現。(延伸閱讀:沒有瓶裝的洗髮精 德國無包裝商店怎麼賣?

被《紐約時報》稱為「零廢棄生活教母」的貝亞.強森,接受過美國NBC、CBS、CNN、BBC等新聞節目專訪,也曾登上《時人》(People)、《舊金山紀事報》等媒體。

她原本是一位住豪宅、生活奢華的貴婦媽媽,透過親自實行零廢棄,試圖打破一般人對環保生活的成見,除了將經驗寫成本書,住家也定期對外開放,向民眾宣導零廢棄生活的理念。

《我家沒垃圾》不是一本關於達到百分之百沒垃圾的書,而是關於如何從物質消費中解脫出來,重新取回生命的主導權,就能擁抱更健康、富足以及充滿無限可能的未來。而這,也是「循環經濟」的最佳實踐。以下是內容摘要:

不久之前,我的生活跟現在截然不同:我擁有一棟3000平方英尺的房子、2輛車、4張桌子、26張椅子,而我家的垃圾量一週足足有242公升。 但是現在,我擁有的愈少,卻感覺愈加富有,而且我不再需要出門倒垃圾了!

偌大的房子沒有付之一炬,而我也沒有半途出家,這一切的改變要從幾年前開始說起。

東西愈少,生活品質愈好

我們決定搬到灣區另一頭的米爾谷,賣掉了之前的大房子,只帶了生活必需品,便搬進了一間暫棲的公寓,並將剩餘的家當儲藏起來。

我們在這一年轉換期中學到的是:我們的東西愈少,愈有時間去做我們想做的事。自從我們不需要每個週末花時間整頓草皮或是大掃除,便有更多家庭時間去騎單車、爬山、野餐以及探索新家附近的海岸線。

以前認為「物質」是生活的根基,但開始體驗到簡單化的生活後,日子竟然過得更豐富、更有意義。

我們花了一年的時間,參觀了250間房屋,才終於找到合適的新家。當我們搬進去時,車庫和地下室堆滿了舊家具,而那些裝不進來的便慢慢賣掉了──只要是我們沒真正用過、需要或喜愛的,全都說再見。

逐漸簡化生活的同時,我們投資更多時間在教育和學習上,特別是過去我們不太重視的環境議題。

新學到的知識告訴我們:回收不是環境危機的正解,塑膠是破壞海洋的元凶。(延伸閱讀:台灣44%自來水有微塑膠!加州拚減塑,從明年開始這樣做

不只是做回收

我們先從可重複使用的水瓶及購物袋開始,替換掉可拋棄式的寶特瓶或塑膠袋。接著我開始到散裝販賣區選購,避免包裝上的浪費。因此我用洗衣服的網袋來裝農產品,又用舊床單縫了幾個束口袋來盛散裝食品,束口的設計還可以避免用到一次性的封口綁帶。

我也一邊累積玻璃瓶罐,一邊減少購買有包裝的商品,食品櫃很快便陳列了一個個玻璃罐,裡頭裝著各種散裝買來的食物。我就是從那時候愛上散裝購物(bulk shopping)的,而為了找尋這樣的店家,我幾乎走遍了整個加州灣區。(延伸閱讀:台南五穀雜糧店 裸買裸賣,濃濃文青風

另外,我分別檢視了一下家中的垃圾桶及回收桶。在垃圾桶中,我發現了用來裝肉類、魚類、起司、麵包、奶油、冰淇淋還有衛生紙的包裝;而在回收桶中,則看到了紙類、番茄罐頭、空酒瓶還有裝豆漿的紙盒。我決定要把它們一一殲滅。(延伸閱讀:全世界第一家無塑超市 荷蘭超市這樣賣肉

我的第一步是:帶玻璃罐上肉鋪。然後我用枕頭套來買麵包,隨著附近的農夫市集新開幕,我也開始練習自製罐頭,另外還找到一間酒廠,願意接受我們以空瓶回填紅酒。

同時,我們也向朋友做宣導,請他們來作客時別把會變成垃圾的東西帶進家裡,並且拒絕不需要的免費贈品。因此我們在永續祕訣4R的減量(reduce)、再利用(reuse)、回收(recycle)、堆肥(rot)之外,再加了「拒絕」(refuse)。 

書名:我家沒垃圾:一個加州媽媽的零廢棄生活革命,重新找回更健康、富足、美好的人生(Zero Waste Home)
作者:貝亞.強森(Bea Johnson) 
譯者:尚潔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7年9月
相關網站:https://zerowastehome.com/

【推薦閱讀】
沒有了Nokia,芬蘭靠這個翻身
租衣服代替買衣服,快時尚也可以轉型循環經濟
農地工廠搬新家 樹德企業:做塑膠,也能很環保
每個人都可以實踐的循環經濟:從維修開始(上)
每個人都可以實踐的循環經濟:從維修開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