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訪爭議之地 礦山下面,安全嗎?

圖片來源:亞洲水泥

作者:特約撰稿 林以德 整合傳播部企劃製作

從太平洋到大禹嶺,太魯閣國家公園就在這個村子中,在綠色的山巒下,比鄰著曾經引發「在國家公園內採礦」爭議的亞洲水泥採礦區;然而一般大眾印象最深刻的,可能是齊柏林導演在驟逝前的空拍照片,及「比五年前我拍『看見台灣』的時候挖更深了」的感嘆。

齊導過世一年後,反亞泥自救會舉著「礦下有人.亞泥面對」的牌子,繼續北上抗爭。就在此同時,亞洲水泥在最靠近礦的中富世,設立了服務中心。兩個陣營,中間只隔著五六間民宅。

歸鄉,開啟第二人生

59年次,目前負責服務中心輪班服務的陳秀珍,從小就住在富世村,就讀的是隔著馬路看得到礦山的富世國小。她描述小時候的確有過意外狀況,曾經有落石掉到鄰居的老太太家院子中,讓他們放學回家時嚇了一跳,大家圍觀。「但是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幾十年都沒有再發生過,現在真的不要再拿出來講啦。」

到外地工作,近年回到故鄉,現在和母親與姊姊就住在離礦山最近的中富世,之前在太魯閣管理處打工,隨著遊客減少,人力緊縮,她成為亞泥外包廠商的約聘人員,先在礦山工作,今年開始支援服務中心的設立。「那些外面來的人說爆炸聲音很大,亞泥會排放黑煙,我們就住在下面,難道我們都沒感覺嗎?現在亞泥已經做得很好了!」

負責服務中心輪班服務的陳秀珍。

服務中心成立之後,就近接受意見與申請,只要部落居民有任何房屋修繕問題、電費補助疑問、婚喪喜慶登記,或是需要索取樹苗、申請急難救助金等。但來往的族人有時辦完了事情,就開始用太魯閣族語和秀珍聊起天,而且親暱地叫起表妹表姐來。詢問起來,她開朗地說,「我從小就住在這邊,大家說起來都有親戚關係啦!」下了班,她還要到教會去參加詩班練習。這個座落於富世村,由暗色石塊和彩色玻璃所構成造型獨特的建築,在1961年落成啟用,命名為「姬望紀念教會」,是為紀念太魯閣族中第一位受洗的基督徒,有「原住民信仰母親」美譽的姬望女士。

開始對話,才有理解

慈濟科技大學觀摩。

「我覺得很遺憾,如果齊導還在世,我希望能夠邀他來礦山,將我們所做的努力向他解釋說明。」進行了將近二小時的簡報後,亞洲水泥採掘組游象麟主任邊開著吉普車往礦山的路上邊說著。 

問起游主任的專業背景,他微笑的說,自己念的系,成功大學「礦業及石油工程學系」已經過時了(民國81年更名為「資源工程學系」),但是自己所做的事,卻都是在追求最新的技術和工法。亞泥所採用的最先進內降階工法,保留外側綠帶,再配合內階逐漸降階開採,讓所有採礦作業,都在碗形凹地內,達到阻隔落石和震動的效果,更分別在海拔395米和295米的地方,做了一條橫向水溝雨水導入滯洪沉砂池,達到排水分流和消能。「有斷頭山、越挖越深的說法,是因為不了解而造成的誤會」,他語重心長地補充。

第一次參觀礦場時,正值年度的停工修護時間。但是從國外請來的專家,正在測試新型,內含晶片的電子式雷管,用電腦控制將時間以毫秒計,並精密計算讓震波互相抵銷的最佳方式。游主任表示,雖然目前日常作業,亞泥的自我要求水準已經遠超於美加等國,但正因為有來自居民和社會上的種種聲音,公司還是不斷要求做得更好。

有些事,聽別人說一百次,不如自己親眼去看一次,再次到礦場,感受實際爆破採掘外,更側重觀察亞泥的植生綠化與復育。育苗室中有著從礦區400多種植被選擇出來的87樹種,一棵棵樹種在穴植管中的植物,在陽光下蓬勃向上。三到六個月後,他們就會移植到室外的健化場,接受風吹日曬雨淋等大自然考驗。待兩三年,直到長高至一米五,再移到礦山裸壁前的特別溝渠內,以混植交替密植的方式栽植。經過這樣繁複的手續,平均可以有八成五以上的存活率。在礦場上方一層層的是經過五年後長成4到8公尺的林木。更上頭,是歷經了二十年,大約回復到仿原生的林相。游主任更指著裸壁上的黑色植生土包,說明這是亞泥全球獨創的工法,能在兩個月內使覆蓋率達百分之百,加速礦區在開採後的植生綠化和復育成林的效果。2016年亞泥主動提出礦區減區申請後,與國家公園範圍重疊的植生復育,已綠化面積佔已開礦面積約73.59%。

從反到挺,是特例嗎?

近年亞泥更開放礦場,讓希望進一步了解的民眾或組織可以親眼見證檢驗。

一位有土木工程專業背景,曾經是反亞泥先鋒的太魯閣族人許恩賜,就是以眼見為憑而有所改變的例子。

他是礦場所在之富世部落的副召集人,也是居民代表之一,2017年6月曾北上抗議,也到礦場拉布條,要求撤銷亞泥礦權展延。甚至也在會議中強烈批評。然而於此之後,他決定用自己的專業知識更徹底了解。在颱風或大雨時,許恩賜專程上山,無預警突襲檢視亞泥花蓮新城山礦場。透過這幾次的經驗,讓他一改先前的態度,並指出亞洲水泥所採用的內階段式施工法,是正確且先進的施工方式。

而亞泥也積極邀請族人參與礦場安全事務。許恩賜指出,「百分之80的居民,是認同亞洲水泥做的方法,剩下的在抗議的人,希望他們也能上來,來了解這個亞洲水泥採礦的地方」。

部落青年的另一種守護

另一位參與服務中心工作,任職亞洲水泥採掘組的許冠傑,育有三個小孩的他,住家是離礦場最近的民宅之一。目前亞洲水泥每天兩個時段進行爆破,他家中就設置測震儀,24小時連續自動監測,即時回傳震動值,做為作業參考。以科學證據反駁亞泥隨時進行爆破和造成搖晃的謠言。除此之外,亞泥還有一台移動式監測儀,當村民反應問題,就立刻前往實地測量,務求讓村民們得以安心。

退伍後就回到家鄉,並進入亞泥工作的許冠傑目前還有另一個角色,他同時也是部落會議成員之一。在服務中心採訪冠傑時,太太在家帶出生未久的嬰孩,他則帶著五歲女兒和四歲兒子一起,小朋友們在八坪大的空間中走動,不時還會走到記者面前聊天提問。在討論到亞泥對地方和環境的影響時,人們會因為他的工作而質疑他的立場,他有些氣憤地說:「我們全家就住在離礦場最近的地方,難道我會因為工作拿自己的妻兒做賭注嗎?」

任職亞洲水泥採掘組的許冠傑。

他也提到媒體中所提及的居住安全問題,因為礦區鄰近區域過去有一條被稱為「阿游」的天然溪溝,一遇到大雨,部落就會淹水,直到亞泥來了,情況開始有了改變。曾有人問他為什麼不去城市找更好的發展,「我希望能夠和老婆一起陪著小孩長大」,「小時候我常常和鄰居在溪邊抓螃蟹、玩沙子,我希望我的小孩也可以有這樣的童年。」他面帶嚴肅地補充,「我不知道,原來我做的事真的可以保護我的家鄉。我想,這是我每天都很想上班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