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 讓運動員也瘋狂

Shutterstock

打球輸贏得看天公臉色?這不是玩笑話,美國大聯盟今年因酷寒導致50場球賽改期,男網球星費德勒因酷暑而意外輸給50名外的選手!氣候變遷讓球員也瘋了,他們該怎麼辦?

美國職棒大聯盟季後賽剛結束,但想像一下,在零度上下的風或雨中進行的球賽,球迷要多少熱情,才能對抗有如身在冰箱中、穿雨衣、鋪防水帆布、凍得像冰棍的酷寒?

這不是特例。在2018年球季中,因為天氣問題,超過50場賽事重新排程,從球季開始不久,4月份中西部與東北部就有28場因為酷寒、風雪、暴雨而取消,創下歷史新高。

在網球場上,美國職業球員伊斯納(John Robert Isner)在球場初秋的高溫中,汗如雨下,一場比賽下來連換了11件上衣。

在歐洲,全世界第5老、超過450年歷史的蘇格蘭Montrose Links高爾夫球場正跟其他的海濱球場一樣,面臨傳言中的生死保衛戰。因為海平面升高加上海灘被侵蝕,著名的第3發球區幾經搬移,已經無處可去,犧牲在海平面下。對很多人明天才會遇到的問題,已經是他們今天的困擾。

冬奧城市沒有雪

在全球,曾經舉辦過冬季奧運的21個城市,已經有9個因為不夠冷、雪不夠,沒法再依賴天然條件舉行冬季奧運。

這都是因為氣候變遷、極端氣候現象帶來的後遺症。

場地只是運動員、主辦單位、球迷面對的第一個問題。氣候還對賽事帶來更多考驗。
首先,賽程成了問題,而且變化愈來愈大,無法參考過去經驗調整。因為天氣取消球賽的補賽、加上原本的賽程、考慮票房與轉播等需要,今年洋基隊曾被安排要在10天連打11場、甚至要在24小時內安排3位先發投手,小熊隊曾經要在颶風接近時,6天飛到3個不同時區的城市參賽。這些瘋狂賽程,不得不多方協調。

高溫讓頂尖選手也敗陣

運動員的表現,也會受到影響。穿著雨衣看球的小熊隊球迷韓卓恩(Henry Hendron)告訴《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他認為小熊隊輸球,天氣導致的賽程大亂、行旅勞頓是一大元兇。

在夏末的美國公開賽,目前排名世界男網第3名的瑞士球星費德勒(Roger Federer)意外輸給排名50名之外的對手,賽後也對記者說,在異於平時環境的高溫下一直流汗、精力都跟著流掉了。球賽結束時,他其實慶幸,終於打完了。

所以,主辦單位也像其他產業一樣,思考氣候變遷的對策。例如,不少大聯盟球迷呼籲,調整球季時間,或改到南方、西部比較溫暖、或有屋頂的球場打球。不過,考慮到球季貫穿3季、還有主場優勢、票房等因素,大聯盟得從長計議。在上個球季,大聯盟的營收上百億美元,若縮短球季,很多收入都會受影響。南方的球隊也希望他們的隊伍能在票房好的夏天再多到主場,多衝刺收入。

取而代之的是,球團也得開始研究氣象。

大聯盟花更多精神了解氣候與調整賽程,盡早因應。像是在哈維颶風來襲前,就把邁阿密馬林魚隊跟密爾瓦基釀酒人隊的比賽,從邁阿密往北調到威斯康辛州的密爾瓦基舉行。

用大數據來分析氣候

賽事調整耗損球員體力,明尼蘇達雙城隊還聘請了氣象學家,像用大數據分析一樣,根據氣象預先判斷賽事會不會正常舉行或臨時中止,何時該讓哪位球員上場,即時決定何時讓投手開始練球暖身。

行之已久的賽事規則,也可能跟著調整。在網球賽中,如果氣溫超過攝氏30.1度,在第2、3盤中間,球員可以喊停休息10分鐘。過去只有女網單打球賽用過,今年的美國公開賽,男網也破例使用了。

主辦單位甚至還要研究調整氣候條件的科技設備。例如,冬季奧運要適時用人造雪;卡達承諾要在2022年的世界盃足球賽球場用先進的冷卻技術,避免球員中暑或影響表現;東京則為了2020奧運籌組高溫酷暑對策推動委員會,召集各局處思考多元降溫措施。

更重要的是,身受其害的運動員也一起動起來,運用他們的名氣跟影響力,呼籲粉絲一起愛地球。與世界銀行結盟、號召各界合作對抗暖化的機構Connect4Climate就推出了「Sport4Climate」活動,讓運動員在這個宣傳平台用各種方式站台、背書,帶領愛運動、愛看體育比賽的人們,也關心環保議題,參與相關活動。

無論是健身、練習、觀賽、或上場較量,滑雪、溜冰的人需要雪,騎車、跑步、和踢球的人需要好天氣,在露天球場進行的運動要事先安排賽程。受氣候變遷之害的人,也要成為參與解決問題的一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