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錢讓員工睡飽好眠 日本婚禮公司「CRAZY」的瘋點子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姚巧梅

「過勞死」的始作俑者是日本;「企業戰士」、「經濟動物」也是日本上班族。但現在日本企業開始出現「幸福第一、營收第二」的「心」改革。日本企業如何落實幸福職場的CSR?

睡飽好眠,公司就請你吃飯?這可不是開玩笑,而是日本婚禮製作公司CRAZY的員工新福利!

今年10月10日,以「點子多」聞名的CRAZY,開始實施用App追蹤員工的睡眠時間,對每天睡足6小時的員工,以分發餐點數作獎勵,引起業界討論。

圖片來源/CRAZY MAGAZINE

他們和一家寢具公司合作,採用其開發、可測量睡眠狀況的APP「airweave Sleep Analysis」,可在枕頭旁感知睡眠中身體的動靜,計測出睡眠時間、睡眠品質等。

圖片來源/CRAZY MAGAZINE

睡飽就請你吃飯

員工可以用睡眠時間集點數。100點相當100日圓(約27元台幣),然後可在員工餐廳、咖啡吧用點數享用免費餐飲。選擇參加的員工,必須自己進行測量,並在下載紀錄後向公司提報。條件是1週必須5天以上睡足6小時才行。

若以1天達成6小時睡眠的日數計算,1週5天的點數是500點;6天是600點;7天則能取得1000點。而且不拘前述條件是否達成,1個月裡每天都做測量的員工,也能獲得1000點。

「睡眠報酬制度要和飲食、運動齊頭並進。組織的制度可以對個人的人生產生良好的影響。針對休養、營養、運動、勞動環境和人際關係,還有許多制度正在設計中,」CRAZY社長森山和彦說。

CRAZY社長森山和彦。圖片來源/CRAZY MAGAZINE

日本企業的「心」變革

CRAZY可說是近年來日本企業變化的代表。隨世代交替、環境變遷,工作價值觀也在改變中。例如,「員工幸福,才能替公司帶來繁榮」的工作哲學,開始受到重視。

以員工幸福為要的企業增加了,但這裡指的幸福不是指「零加班」或「豐厚獎金」之類,而是「員工願意自主性地投入工作,並感受到自己有所成長的幸福」。這也是幸福論學者所強調勞動的終極目標。

要營造幸福的職場,形塑企業的風土至為關鍵。CRAZY在6個月前成立的「文化室」,就是打造這種文化的背後推手。之所以會成立這個單位,源自於「文化室」室長小守由希子的危機意識。身為公司幹部的她發現,因為營運成長、員工增加,成立6年的這家婚禮公司的員工們「方向感變渙散了。」

促進健康與人際關係

因為CRAZY的存在始於為新人設計象徵人生開始的婚禮藍圖。因此,公司的文化根幹建立在「自己的人生與工作密不可分」。畢竟自己如果不幸福,又如何讓別人幸福?也因此,CRAZY推動不同的幸福職場的做法,第一是針對「健康」,其次是「人際關係」。

員工的身體健康,攸關組織的生產力。針對「健康」,世界衛生組織(WHO)認定有3個層次:身體、精神和社會。如果全部都能獲得滿足,人的幸福感勢必提升。

圖片來源/CRAZY MAGAZINE

從身體的健康來說,要健康,首重吃得好、睡得飽。在CRAZY,除了用App鼓勵員工好眠之外,最具代表性的場景是熱鬧的午餐光景。

老闆幫員工煮飯

位於公司2樓的員工餐廳寬敞明亮。全公司85名員工,毎天齊聚一堂一起用餐。以有機食材為主的健康餐點由専任的組員負責,食材有的採用員工親戚栽種的蔬菜;創社之初,森山和彥為了讓員工吃到健康的五穀米,還親自花3小時烹煮;有婚禮儀式當日,員工的便當由餐廳準備;有員工說在員工餐廳吃了1年後,瘦了7公斤。

CRAZY公司二樓一隅。圖片來源/CRAZY

「健康是幸福的根,公司對員工有責任,而且用餐有伴,心情更愉快,」小守強調。

31歲的員工井上雄貴也同意小守的觀點。井上是小守的第一個客戶,他因親赴CRAZY談婚禮事宜,發現公司員工每個人都開開心心,「我受到很大的衝擊。」原是公務員的井上坦承,「在公家機關上班時,我常在超商買便當,而且是一個人吃。那時,連心都是乾的。」 

「利益員工」效果發酵

該公司員工中,有兩成的人像井上雄貴那樣,原是該公司的客戶。換言之,「利益員工」的效果生效,「人人搶破頭都想進」的公司也出現了。快樂工作的文化,成功地吸引了外部的人材,是一種良性循環。

而且,快樂的文化成為該公司的形象,對其產生共鳴的客人増加,帶來商機,營收也成長了。例如,新近成立一個新部門「IWAI」,專為新世代設計有別於傳統的客製化婚禮。

新進員工的「人生報告」

繼健康之後,人際關係,是該公司看重的第2個理念。每個員工的工時中,有1/3用來營造人際關係。

經錄取後的員工,其首度的口頭報告即稱為「人生報告」,其來有自。

田中明奈在離開工作了7年的顧問公司,選擇轉職到CRAZY,動機之一是想為自己工作,不再當公司的招牌。因此,對身經百戰的她而言,10分鐘的報告是小事一樁。

但是,當她把製作好的報告交給輔導員柚木麻優,「但是,妳想怎麼活呢?」柚木的這句問話,讓田中啞口無言。 

因為,田中以慣性的思考進這家公司的動機,是「希望獲得能發揮的工作環境」,卻未獲苟同。主因是該公司更重的是具突破性的、員工存在的積極作用。「妳的存在,能為公司帶來什麼樣的轉變?」公司創辦人之一的柚木反問。

這個大哉問,彷如榔頭,重重地敲了田中的頭一下。「原來如此。要先設想我自己想怎麼活?為了如願,我該怎麼做,才能讓這家公司達成我的心願。」  

員工跟公司一起找幸福

讓新進者一起想像和思考公司的未來,進一步帶動公司,也是「人生報告」的目的之一。「我做過5名新人的輔導員,是自願的。每個人的特質都不一樣,有時,可以藉由這種合作,深入地挖掘新人的長處。例如,擅長繪畫的人,曾讓他透過表演紙劇場表現,」柚木笑著回答。

反觀報告者田中的收穫,則是「讓我釐清了自己今後要走的路。」

「為了讓工作者感到幸福,公司的文化與個人的志向必須一致。制度可以模仿,但文化和風土是根幹,非一朝一夕可及,」 27歲的小守指出,希望公司能帶著員工,一同走上通往幸福職場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