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一百強】從人性需求出發 這家公司的CSR不講大道理講溫度

圖片來源:鍾士為

作者:顏和正

12年前,普萊德首度贏得「天下企業公民獎」時還不知道CSR是什麼,12年後卻是台灣CSR的模範生。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12年前,當普萊德科技首度贏得「天下企業公民獎」時,副總經理許華玲打電話給人在德國參展的董事長兼總經理陳清港(也是她的丈夫)報告好消息。結果他反問:「什麼是CSR?」

12年後,普萊德不僅年年上榜,連陳清港都成為CSR的倡議者,花很多時間到處推廣CSR的理念與做法。

「他去青創協會或是EMBA演講,都會說要從創業一開始就把CSR納入營運中,」許華玲笑著說。

這家自己沒有工廠、而以自有品牌行銷全球的網通設備商,在台灣普遍以代工為主的科技業中很少見,不僅高毛利且年年獲利,且是台灣CSR的模範生。然而,問起他們的CSR策略,許華玲的答案竟然是:「我們沒有。」

從需求出發就是CSR的策略

許華玲說,他們的CSR是從需求面出發,而不是設定好策略才去做。例如,看到員工長時間窩在電腦前,她擔心他們肩頸會出問題,去年聘請體適能教練每週4下午到公司,利用上班時間帶員工做簡易延展操,改正不良的姿勢。公司每3個月還會請附近的慈濟醫師駐點諮詢,因為去醫院看診往往排隊很久卻只看幾分鐘,不如讓醫生到公司來,員工(還有家眷)都可以有充分的諮詢時間。

「我們的CSR是落實在日常生活中的需求,要我講出CSR的大道理,我通通講不出來,但如果問我為什麼這樣做,我都講得出來,因為我們看到了什麼、關心什麼,並不是因為CSR的規則才這樣做,」許華玲說。

普萊德對員工的關懷還不僅於此。幾年前有位在公司服務10多年的歐洲業務主管,因家庭因素得搬到南部,為了讓她能兼顧事業與家庭,普萊德讓她遠距上班,平時利用線上影音溝通,只需定期或客戶來訪時,回台北就可以。「你就想著她的需求,能不能為她找到一個有溫度的解決方法,」許華玲笑著說。

課輔也有差異化

從需求出發,也適用在普萊德對外推動的課輔專案上。事實上,普萊德最廣為人知的就是從2005年開始推動的弱勢兒童補救教學計畫,包括大台北地區的17所中小學與2個協會、輔導的弱勢孩童累計超過7千人次。

普萊德2005年開始推動弱勢兒童補救教學計畫,不只課輔,也包括心理輔導。圖片來源/劉國泰攝

他們不只做一般課輔,還包括心理輔導,因為有問題的小孩往往在生活中遭受暴力待遇,導致學習意願與能力低落。因此,他們會先按照學生狀況來判定是屬於哪種類別,例如情緒障礙、經濟弱勢等,再據此決定上哪種輔導班。一般會有一對一至一對三的晨間補救教學,讓他們有安全感後,課間再安排小型團體遊戲的心理治療。

輔導專案也會依據學校所在地的狀況做不同設計。例如,三重的二重國小有很多小朋友下課後會去跳八家將,普萊德就設計太鼓活動,讓小朋友發揮自己的能力,從中建立自信心。新店的中正國小則是推出夜光天使計畫,小朋友學習小吉他,每學期還舉辦成果發表會,藉此培養團隊精神。

「第一次去看發表會,他們還有點倒楣得上台表演的表情。之後會端茶給我們,有人獨奏時,旁邊的會拍手喝采,他們彼此之間有支持了,」許華玲說。

公益也要SOP

普萊德還把企業的專案管理方法PDCA(Plan,Do,Check,Act)導入補救教學中,制定標準化作業流程,所有學校都用統一的作業方式與表單。小孩也要自己寫評量,說出想來或不想來的原因,藉此不斷來改善做法。

「品牌重視的就是管理,這也是一種管理,過程很像試產到量產,第一間學校是試產,先把方案做出來,之後就複製到各個學校去,公益也要SOP,」許華玲說即便跟本業沒直接關係的課輔CSR,一樣要從需求角度出發,一樣要有管理機制,才能發揮最大的成效。

《普萊德科技小檔案》
♦2018年天下企業公民獎排名:中堅企業組第2名
董事長:陳清港
總經理:陳清港
2017年營收:13.6億
在台員工人數:140人
CSR心法:從關心員工、理解他們需求的角度出發,CSR就會是有溫度的幸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