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環境教育】環境保護奇蹟:從關渡自然公園到黑琵生態展示館

關渡自然公園持續傳承環境保護血脈,讓大自然與在地居民的緊密連結,每個人都可以是環境守護者 圖片來源:環訓所

作者:環訓所 整合傳播部企劃製作

濕地,是許多物種安居的樂園。其中最赫赫有名的莫過於每年來臺度冬的黑面琵鷺,在臺現身的數量僅次於南北韓交界繁殖原棲地,這不僅意味臺灣在保育瀕臨絕種物種上努力不懈,更代表臺灣沿岸濕地保育有成,生態豐富多樣,尤其2018年3月,聯合國公布最新的「世界水資源發展報告」直指,全球近一半人口每年至少缺水一個月;而天然濕地除為生物棲地及食物來源外,更兼具永調節水資源功能。

異業結盟標竿典範:關渡自然公園與匯豐銀行

為保護濕地生態,臺北市政府斥資150億鉅額徵收土地,成立臺灣第一個自然公園─《關渡自然公園》並交由台北市野鳥學會經營。

「公園裡的雁鴨曾衰退至1,000隻以下,但現在冬季到這裡棲息的雁鴨已恢復至5,000隻」,處長陳仕泓透露,剛開園時濕地荒蕪的像沙漠,中間還歷經SARS與禽流感,幾乎無人進園的低潮期,「當時台北市野鳥學會自掏腰包挹注500萬元資金,理監事也認真討論要不要放棄經營,所幸滙豐銀行一直不離不棄!」

《關渡自然公園》和滙豐銀行超過15年的合作關係,堪稱業界典範。另在滙豐銀行的建議下,《關渡自然公園》協助20多個在地組織投身水資源教育推廣,如:宜蘭縣武荖坑環境教育中心、臺北市自來水園區環境教育中心…等,迄今培育超過500多名種子教師,協助諸多單位通過環教認證,影響功不可沒。

企業志工協助關渡自然公園進行除草工作,以維持水池生態平衡,同時也凝聚員工向心力 圖片來源:關渡自然公園管理處

關渡自然公園,是學校的最佳夥伴

《關渡自然公園》自2011年開園初期便已決定將園區經營成環境教育設施場所,是臺北近郊第一批投入環境教育者之一;2011年正式申請環境教育設施場所認證時,他們早已累積十年的環教經驗。

「我們希望引導孩子用五官去感受大自然。例如“聽聲音、數顏色”的課程活動,我們會先請孩子把眼睛閉起來,數數看自己聽到幾種聲音;張開眼睛時,再數數看自己看見幾種顏色」,處長陳仕泓表示園區內的生態非常豐富,走在路上可以聽見腳踩在落葉上喀茲喀茲的聲音,也可以從事昆蟲或鳥類的調查,還有方便學生採集生物而設計池子,這裡絕對不是只能看、不能碰的「生物櫥窗」。

如今,《關渡自然公園》不僅是維持生態多樣性和濕地保育的場所,更是學校的最佳夥伴,彌補校園在生態環境教學上的不足之處;下一個20年,《關渡自然公園》期許扮演好串珠者的角色,將濕地生態、紅樹林生態、廟口文化到水資源…等鄰近場所通通串起來,以社會共同參與為核心,擴大環境教育的影響力。

黑面琵鷺生態展示館 未開發的藍海

相對於《關渡自然公園》的多元合作經驗,《行政院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七股研究中心-黑面琵鷺生態展示館》則是未開發的藍海,除了占地300多公頃的黑面琵鷺生態保育區外,還涵蓋沙洲、潟湖、濕地、港口、鹽田、小漁村、養殖漁塭等西南沿海特色,使其生態多樣性豐富度遠高於其他濕地環境教育場所。

黑面琵鷺是第一類瀕臨絕種保育類野生動物,通常要透過望遠鏡才能仔細欣賞牠們的美。2018年12月中旬後「黑面琵鷺生態展示館」內部裝修後重新開館,透過立體化展示,可以更清楚了解牠們的習性與生命故事

「早年,這裡曾銳減到僅有約300隻黑面琵鷺過境,但在韓國、香港及日本等主要周邊國家通力合作保育下,已逐年遞增。今年度冬數量可達3,941隻,經過20~30年的努力,數量成長10幾倍」,研究中心主任洪夢祺道出七股濕地復育有成的結果。

去年開始,《行政院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七股研究中心-黑面琵鷺生態展示館》暑期親子特別企劃活動,首次與鄰近『黑琵餐廳』合作,除了讓學員了解七股養殖現況,更重要的是讓學員知道吃養殖魚類也是保育海洋生態的方法。

研究中心主任洪夢祺表示,近年來「過漁」議題十分熱門,大多發生在食物鏈頂端且數量稀少的魚種,如鮪魚,「如果民眾選擇吃蚵仔、蛤蜊、虱目魚等養殖魚類,就能減少吃海洋裡的魚類,這是我想推廣的食魚教育。」

黑面琵鷺生態展示館環教課程有三種:一是到校服務、二是戶外營隊、三是暑期親子特別企劃,多元管道促動各年齡層民眾關心黑面琵鷺、守護濕地生態系

「如何在產業與生態保育之間取得共生的平衡點,是我們努力的方向」,黑面琵鷺生態展示館館長陳添水認為從共生、共好的角度出發,才是長久經營之道。

食魚教育,從吃一碗虱目魚粥開始

為了讓生態環境及產業共生共好,除了直接從事濕地保育行動,企業還能選擇贊助以濕地為軸心的環教場所,以培育更多種子學員,或是支持友善養殖棲地及保育標章之推動,甚至是投身推廣食魚教育,從吃一碗臺南著名小吃─虱目魚粥開始,都是響應保育行動,達到環境教育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