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R環境教育】走一趟芝山綠園與史前館 看見臺灣環境縮影

芝山文化生態綠園的「動物大使」計畫,由救援、無法回歸自然的傷鳥擔任親善大使的重責

環訓所

諾貝爾獎得主Peter Doherty博士曾說:「鳥如同哨兵般,是人類健康與地球生態的預警系統。」因為環境中若有一種鳥類消失,即代表有200種已知生物及更多不知名的生物已經絕跡!

芝山文化生態綠園 兼具考古文化、生態及護育傷鳥

為了護育鳥類、照護傷鳥,位於臺北芝山岩的「芝山文化生態綠園」希望成為臺灣第一座鳥類研究、救傷及環境教育博物館。

有趣的是,芝山文化生態綠園當年設立的初衷是為保存臺灣唯一擁有從史前舊石器時代至近代等7層文化遺跡之考古場域,及園區豐富多樣的生態環境,直到「臺北市野鳥學會」接手經營,才多了「野鳥護育中心─得得之家」專門護育康復狀況良好的傷鳥,而創建「得得之家」,起因是與一隻受到不當照護的小貓頭鷹─布萊得有關。

布萊得在1個多月大時因落巢被民眾拾獲帶回家照顧,因不了解貓頭鷹食性,只餵牠吃白吐司,2個多月後布萊得的羽毛變成雪白色,還不斷掉落,腿也無法站立,民眾才緊急將牠送至鳥會。義工花了1年多才讓布萊得恢復健康,但也因為與人類相處太久而無法野放回歸大自然,成為第一代園區大使。

「因傷重無法重返大自然的鳥類,我們會訓練牠們成為園區大使,再搭配環境教育之導引,教導學員知道處理傷鳥的正確方式,以及如何建置對鳥類友善的環境」,臺北市野鳥學會芝山岩管理處處長李明晃透露,今年園區更主動走入校園,讓芝山國小學生參與傷鳥復原後的野放教育,藉此喚起學生對生命教育的重視。

照護傷鳥花費龐大,鳥類友善建築就能降低傷鳥量

2017年,臺北市野鳥學會收到3,700多隻傷鳥,有撞玻璃、被車撞、受棄養貓咪的攻擊、因修剪行道樹而落巢受傷…等因素,傷鳥量相當驚人,且有些傷鳥因斷腳、瞎眼或斷翅,無法重回大自然。

「我們必須收容這些無法重返自然的鳥群。可是每一種鳥類的食性不同,每年至少花費250~300萬元」,李明晃處長道出目前面臨的最大瓶頸,也期盼有充沛資金能把歷年來收容護育傷鳥的資料進行大數據分析,再將結果做成常設展,吸引更多人關心傷鳥,願意做些小改變。如張貼猛禽貼紙、加裝窗簾或使用不反光貼材,避免鳥類撞上透明玻璃,以營造友善鳥類的生活環境。

飛行快速的大型鳥類,通常容易撞上玻璃而受傷,都市環境建築友善化是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今日鳥類,明日人類」是李明晃處長的口頭禪,他解釋:「當鳥類無法在這個都市生存,代表這個都市有問題;未來某一天,人類一定也無法在這裡生活下去。」

自古以來,臺灣與海洋關係密不可分

同樣也是考古遺址的環境教育設施場所,還有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簡稱史前館)。走入館內,你可以看見臺灣最古老的人類居住地「八仙洞遺址」展館,那是由10多個海蝕洞所組成,或是在重現恆春半島「鵝鑾鼻遺址」展示品,得知史前人類會捕獲鯊魚,甚至從臺東太麻里「舊香蘭遺址」,證實海洋貿易的存在。
 「自古以來,臺灣與海洋息息相關。當海洋垃圾問題日益嚴重,我們理應盡一分力」,環境教育人員張至善(右)道出史前館投入海洋生態環境教育的原因

學員震驚於“百年後垃圾變考古遺物”

今年,史前館首次與臺東縣環教中心合作「守護海洋‧減塑行動」計畫,上午教育學員認識史前人類與海洋的關係,同時進行考古體驗,下午結合實務體驗帶領學員從事淨灘活動。

「我們在一盤沙子裡埋入模擬真實的考古遺器及垃圾,先讓學員體會從沙子裡挖出垃圾的感受;下午再帶學員實際淨灘,地點是當地人暱稱的“黑水溝”,我們曾一天撿過20多組寢具、看見上千支被丟棄的燈管。每回淨灘,我們都藉機提醒學員“如果不清理這些垃圾,百年後,考古者會在這裡看見什麼”,每次他們都非常震驚於這個想法」,講師陳雲芳說明史前館如何將考古知識與海洋環境教育完美結合,並從中警惕學員產生塑膠垃圾對環境之影響。

透過淨灘活動除了讓參與者清理岸邊的廢棄物,減緩海洋污染之外,也是一個啟發環境意識的最佳體驗

臺灣現有51種受脅鳥類 暗示人類及自然環境持續惡化

如果你覺得塑膠垃圾變成考古遺物是千百年後的事,但瀕危的鳥類,你就不能不重視了!根據農委會特生中心出版的《2016臺灣鳥類紅皮書名錄》顯示,臺灣現今共有51種鳥類生存受到威脅(包括極危、瀕危和易危),而棲地減少及持續惡化是鳥類生存最主要的威脅;若希望明日的我們生存無虞,無論是減塑、保護環境或是支持環境教育、傷鳥照護及研究,絕對都刻不容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