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娘的進擊:瓦解兄弟文化,還我工作生活平衡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黃敦晴

矽谷的董娘與女董們,每週開始密會,要共同打擊職場上的「兄弟文化」!這不是爭取女性平權,而是希望「爸爸少喝一點」!這場為了幸福職場與家庭的女性大進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在美國提倡親職有益職場發展的Tendlab顧問公司創辦人韓德森(Amy Henderson),每個星期都跟一群科技業創辦人的太太們密會。有時在某個董娘的家裡、有時在他們的辦公室、有時也會用視訊會議。密會的主題都不一樣,不過都有一樣的目標,那就是,希望他們的另一半也可以回家盡爸爸的責任,而且把這種風氣帶到他們所創辦的公司,增進員工的工作生活平衡!

韓德森不便透露密會的成員,但是告訴《華爾街日報》,在職場上、尤其是矽谷的兄弟文化(bro culture),讓很多創業者、男性員工周旋在加班、應酬、喝酒、晚歸。不喜歡這樣做、或是得回家照顧家庭的人,尤其是女生,也因此在職涯發展、家庭照顧、個人生活間權衡犧牲。結果不是當事人不開心又有口難言、配偶很辛苦,就是母性較強的女性很難存活下來。

「很少人喜歡這些事情,可是他們不想站出來對喜歡這樣的人掃興,」在史丹福大學研究科技業問題職場行為的社會學家古柏(Marianne Cooper)說,她也喜歡玩投杯球遊戲(beer pong),但不想在工作上這樣做、甚至是工作的一部分。

既然兄弟文化源自男性掌權,就不容易靠他們扭轉。現在,受不了的不是只有董娘跟員工的配偶了,連女性創業者也站出來。《華爾街日報》指出,很多受夠了的女性正在以細微、巧妙、不為人見的方式悄悄顛覆這種文化,展開進擊,帶來改變。

辦公室不再放酒

首先是把工作跟酒精分開。在男性較多、強調要創意奔放、業務大軍多的產業,喝酒似乎不可避免。不只下班喝一杯、談生意要喝酒、甚至連辦公室都供應酒。不喜歡喝酒的人、或是女生,也常常為了融入而被不得不來一杯。不過,反擊的力量逐漸蔓延。例如,英國保險公司Lloyd's和國際傳播與廣告集團WPP等大企業已經頒布政策,有的禁止在辦公室飲酒、有的減少在辦公室供應的酒類飲料,有的希望大家出了辦公室或應酬也喝少一點,而且要尊重不想要喝酒的人。有許多新創企業進駐的共享辦公室WeWork,也開始降低在辦公室供應租客的含酒精飲料。(延伸閱讀:免費點心吃到飽 小公司也能享受Google級辦公室

天使投資公司Pipeline Angel的創辦人諾古蕾(Natalia Oberti Noguera)說,在工作場合喝醉酒或說醉話,對女性、對有色族裔的名聲都不安全。她說,大家不要以為不去喝酒的場合,就得不到高層的青睞或學習發展的機會,她希望參加活動的人都不會有壓力,可以有不需要喝酒的選擇。

太陽下山前就聚會,不喝酒改喝咖啡

另一個問題是晚上的應酬、會議、甚至第二攤、「千杯、千杯、再千杯」的晚歸現象。在Maveron創投公司的二個女性合夥人Elise Hebb和Anarghya Vardhana也從去年就開始思考,可以怎麼避免這種文化,尤其有人可能沒法參與,而被排除在外。例如,他們習慣用晚上的餐會或喝酒進行招募面談,但是有些人就是沒辦法、或不喜歡宴飲夜歸,硬要這樣做,反而失去招募好人才的機會,尤其是女性。現在,他們就盡量把餐會排在中午、甚至早餐,別讓兄弟文化產生排擠作用。

兄弟文化也影響能否得到金主投資的機會。因為很多創業者跟創投業者是在晚上的派對或是喝酒聚會的場合認識、結緣、談得投機而合作,這當然也是男性居多的場合。共享辦公空間Riveter的創辦人尼爾森(Amy Nelson)就致力在洛杉磯與西雅圖的Riverter辦活動,讓創業者跟金主在太陽還沒下山前、喝咖啡或喝茶,也可以互相認識、交流、談合作。她說,幾乎九成的投資人都是男性,而且只有2%的創投資金是投資女性創業家,她還要找更多非傳統的方式,可以媒合創投公司與創業者、尤其是女性。

多辦男女老少咸宜的活動

期待職場上的人少喝酒、早點回家,董娘和女董們並不是要封殺交誼機會,他們也要鼓勵其他的聚會方式。例如,Maveron就多辦一些男女老少咸宜的活動,像是健行、郊遊、戶外尋寶活動等,比喝酒有更多人可以加入、而且互動更深入,還可以邀清家人參加。

古柏的職場觀察指出,文化的改變,就是像這樣一點一滴的微時刻累積,而且會重塑整體職場常態。董娘和女董們,也深黯道理並且抓住契機,就像尼爾森的自我期許:「我們正在為人們打開以前未曾開啟過的門,妳可以擁有妳想要的文化,就看我們自己怎麼定義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