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居老人誰聞問?北醫大開「處方」填補社會安全網死角

示意圖,圖中人物非當事人。

馬景平

台北市最繁華的大安區和信義區,但也是老年人口比例最高的區域之一,台北醫學大學USR計劃深入當地社區,找出長輩所需的關懷和照護。

是什麼原因,讓獨居多年、不喜出門的老奶奶站在巷口張望,殷殷期盼?

奶奶不是在等家人,而是等一位台北醫學大學的學生。當學生出現時,她才鬆了口氣,「還好,人沒有出意外。」此刻距離約好的見面時間,已晚了1小時,學生滿心焦急趕到,卻驚訝發現,行走不方便的奶奶,不知在巷口等了多久……。

這是北醫大護理學院推動關懷社區長者的大學社會責任(USR)時發生的真實故事。修習服務課程、負責關懷信義區獨居長者的學生,因課程延遲晚到而心裡焦急,行動不便的長輩也走出家門等候,流露出雙方不知不覺間建立的深厚信賴。

準長照人力,走入獨居長輩生活

台灣已邁入高齡社會,銀髮族身心育樂成為社會健全發展的關鍵。因此,北醫大護理學院針對長照政策死角開出「精準處方」,由身為「準長照人力」的學生蹲點於大安、信義等繁華社區的角落,培養在地的長者連結網絡,學生熱情也漸漸融化獨居長輩的心,引導他們走出封閉生活。

這項計劃中,北醫大總共開設19門課程,除了所有學生都能參與的社區服務學習之外,還結合高齡健康管理學系的長照必修課程,讓學生的實習場域從照護機構擴大至在地社群,並從社區參與、照護資源整合、營養安全與在地支援4大面向,全面承接老年身心需求。以護理學院為首的10多個院系師生,深入附設醫院所在的大安、信義、文山與中和地區,實際應用所學幫助獨居長輩。

除了訪視關懷、現場評估居家安全和生活功能之外,他們也定期在各區鄰里長大會宣導長照資訊,因為里長通常很了解社區,卻不一定了解長照法規,透過社區領袖,政府資源更能流入需要的人手中。營養學院各系也推出餐食設計課程,研發健康、美味又易料理的即時餐包,讓吞嚥能力或代謝系統退化的長者也能安心享用。學生在網路上義賣餐包,每賣出3包就捐贈1包給獨居長者,解決獨老用餐不易的困擾。

此外,他們也與台北市政府「石頭湯計劃」合作,協助一站式整合照顧服務,在社區據點提供身心課程和照護諮詢,活動設計課程也讓學生親自規劃適合長者的藝術、科技與體適能活動,並邀請一般社區長者和獨居長者一起參加,增強社區的人際互動。

「北醫大想建立一個符合在地關懷的養護體系,所以約8成時間都花在與社區建立連結,」護理學院院長周桂如說。

蛋黃區的高齡危機

一般大學推動USR往往鎖定偏鄉地區,為何北醫大選擇在台北最熱鬧的區塊服務呢?

事實上,北醫大地處的信義區,表面上是高樓林立的台北市「蛋黃區」,但社會結構極度M型化,仍有很多早期開發的老舊聚落,而且65歲以上老人比例高達18%,遠高於全台平均14.02%,照護資源需求並不比其他地區來得少。「光是信義區,其實就有近300位獨居老人,」護理學院副院長林秋芬說。

林秋芬說,北醫大的存在,對信義區民眾有沒有差別?「若民眾沒有感覺,那學校只是吸取鄰近資源,這是不對的,」林秋芬說,大學就像棵樹苗,在社區裡成長、茁壯後,也要給予民眾應有的庇蔭。

因此,北醫大11年前成立長照系所,2015年開始投入社區關懷,集團下還有北醫附醫、萬芳與雙和3家醫院,都是能夠回應高齡社會需求的優勢。選擇醫院鄰近地區執行,也符合USR在地連結精神。北醫大跨領域學院執行長吳明錡也認為,成立近一甲子的北醫大相較一般組織,更懂得如何介入社會安全網的死角。

「北醫大在此深耕很久,又具備相關專業知識,社會安全網覆蓋不了的地方,北醫可以試著進去,」吳明錡說。

母雞帶小雞,引長者走出家門

為了確實改善獨老問題,北醫大不僅規劃課程,連參與課程的人員和方式都經過細心考量。修課成員主要為2至4年級的高齡健康管理學系或其他科系學生,其中2年級學生多數由教師引導,隨著年級上升,學生也要自行設計活動,並由學長姐帶領學弟妹執行。這種「母雞帶小雞」的服務方式,不僅讓學生可以漸進掌握長照個案管理員的專業技能,還能滿足另一個重要目的。

圖片來源/台北醫學大學USR計劃

林秋芬指出,最困難的部分,是如何讓幾乎沒有人際連結的獨居長輩放下戒心。因此每次上門探訪時,一定由高年級和低年級學生兩兩成對,如此一來,當學長姐畢業後,學弟妹也能接手關懷,以便維護辛苦建立的信任關係。

除了走進長者家中,他們也努力帶長者走出家門。老奶奶等學生的「巷子口」故事,讓他們看到另一種可能性,先前都是學生訪視長輩,為何不把長輩引出家中?

「我想,奶奶能走到巷子口,應該也能走來學校吧?」林秋芬說,北醫大也開始舉辦活動,邀請長輩來參加。

走進獨老心房仍不易

不過,即使有學生長期耐心陪伴,期待獨居長者出門仍非易事。林秋芬坦言,計劃第一學期舉辦了32場活動,涵蓋園藝治療、體適能運動和3C產品教學等,獨居長者參與人次僅75次,平均每場僅2至3人。而且為了提高長者的自立能力,學生必須記得保持專業角色,不能過度介入長輩生活,以防止自己畢業後長輩頓失依賴,箇中界線的拿捏,對師生而言都是寶貴的親身經驗。

幸好,努力終有收穫。從一開始的陌生,後來長輩都變得很熱情,還成立Line群組「樓頂揪樓咖」一起參加活動,至今舉辦超過220場活動中,光是簽到人次就有3700多人。

走訪「石頭湯」據點,就能看到銀髮族的活力。例如,僅1小時伸展操課程就吸引近20位爺奶參加,雖然上課空間才7、8坪大,但長輩們仍努力揮動手臂,動作毫不生澀,下課後還相約市場買菜,宛如成群結隊的開朗大學生。甚至還有70多歲老伯攙扶90多歲父母一起參加,白髮蒼蒼的一家三口認真運動,臨走前滿面笑容與鄰人互道再見,彷彿難得享受一場「親子時光」

獨居長輩除了漸漸對師生打開心防,自信也明顯提升。惠安里一位獨居爺爺參加過數次活動後,不但自薦擔任國畫與書法老師,還協助林秋芬找到合適的活動場地,讓她非常感動,林秋芬更透露,未來計劃安排這位爺爺去不同社區授課,從需要他人關懷的獨老,變身成為活躍的銀髮教師。

當仁不讓的USR

「要打分數的話,我自己會給200分!」周桂如自豪表示,北醫大還有許多USR計劃,投入輔具科技、食安和生技醫療等領域,但只有長照處方與輔具設計2項獲得教育部補助各300萬,學校對「落選者」仍堅持贊助經費支持,學校本身也經常捐款扶助偏鄉,以多種方式回饋社會。

「因為這是正面的影響,北醫會當仁不讓,」周桂如說。

《延伸閱讀》
衝破高教紅海 日本大學地方蹲點
動搖國本的程式教育缺口 這張小卡片可以補上嗎?
CSR@天下政大沙龍:CSR+USR 企業不愁沒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