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月業績超過全年 基隆漁會創紀綠的背後推手竟是海洋大學

海大師生深入社區探訪,也曾前往基隆嶼淨灘。

王彙喬提供

各地農漁會都在拚轉型,基隆漁會單月電商業績,比前年度整年還高!如此驚人成長,幕後功臣竟是海洋大學,海大落實大學社會責任,推動地方創生,是怎樣翻轉沒落漁村?

傳統農漁會想搶下電商市場灘頭,往往面臨轉型不易,但基隆漁會2018年9月的電商銷售額,卻令人意外地突破前一年度全年銷售量!創下驚人紀錄的背後功臣,竟是選擇留在漁村工作的大學畢業新鮮人。

漁業資源的枯竭,讓基隆八斗子深陷人口流失困境,但國立海洋大學觀光管理學系去年一口氣有4位畢業生留下就業。原來,他們都曾透過海大的大學社會責任(USR)計劃,接觸當地的漁業和觀光資源,新血注入為產業帶來驚人成長。

海大USR學生空拍的八斗子漁港。圖片來源/海大USR計劃

海大自2017年推動的USR「三漁興旺」計劃,除了研究經濟魚種如花枝、花蟹復育,還要推動觀光行銷和文史保存,讓漁民不能捕魚的「休漁期」也有收入,助產業轉型兼「加值」並吸引年輕人下鄉,翻轉漁村沒落命運。

「漁業、漁村、漁民,我們要讓三者都興旺起來,」計劃總主持人、副校長莊季高解釋海大願景,「作為台灣唯一的國立海洋大學,這是對社會該盡的責任。」

行銷課大啖海鮮,用創意感動業者

海洋觀光管理學系助理教授王彙喬開設的創意行銷必修課,就是USR計劃中的一環。這門課讓學生一一認識黃金蟹、大明蝦等10多種家用魚的特色和捕撈方式,上課時校門外海產店店員,竟端著一盤盤精緻料理出現,就是以剛剛認識的魚類烹煮而成。

在教室大吃海鮮料理?太幸福了吧。「我們就是玩這麼瘋!」王彙喬說話難掩興奮。「眼口並用」吃完海鮮後,每組學生再自行研發一種菜色,並製作成行銷影片。大學生迸發許多創意,例如一名出身捕魚人家的大馬僑生,想出台灣蛋餅皮包裹胭脂蝦、並淋上馬來西亞醬汁的料理,在影片中命名為「2793公里的味道」,以思鄉之情帶出好產品。原本對產學合作抱持疑慮的漁會,看過影片後也大讚優秀,史無前例開放2名實習名額。

創意玩社群行銷,實績好到驚人

第一批爭取到實習機會的學生林思余與徐婉庭也不負期望,先在2017年台灣農業精品展獲得全場銷售第一名,還決定留下發展,2018年6月畢業就順利考入漁會。現職於門市部的徐婉庭負責管理電商平台與臉書,一到職就將所有商品重新上架,以精緻照片取代冷冰冰的文字,再配合臉書宣傳,當年9月中秋業績就飆升至前年同期9.6倍,一舉超過2017全年銷售額。2019年第一季銷售額也突破新高,超過45萬元台幣。

徐婉庭謙稱,電商平台以前沒人管理,業績成長才會如此明顯。她不僅以圖片抓住消費者目光,也用心觀察「對手」如全聯、家樂福等粉專操作,如今每篇貼文平均50次以上按讚與分享,以漁會粉專來說,是很不錯的成績。「相比大企業,漁會可能有更多個人發揮的空間,」她說。

「以前沒想過會留在基隆工作,太常下雨了!」來自台北的徐婉庭過去想法和多數人一樣,卻因為海大USR創造的實習機會而進入漁會發展,展現驚人「數位力」與「行銷力」。

「協助商家增加銷售或培養更多人才,就是我們為產業加值的方式,」王彙喬讚許自己的學生表現。

學生創意不只驚艷商家,也能直接替在地產業宣傳。USR計劃去年4月開設的觀光部落格,至今保持每週1篇文章的密集頻率,在旅遊淡季開張也是為了暑假準備。「提早累積,到時網友才有東西可看!」王彙喬還請學生將作品分享至臉書,目標客群就是親朋好友。「一班40人,每人觸及幾十名親友,你看效益多大!」她說。這2年漁會發現,學期末家長來接學生並順道買特產的人數變多了,人際間的口碑行銷,真的帶來不少經濟貢獻。

觀光業更需要青年投入

海大也與八斗子觀光產業促進會合作,他們搭乘無動力帆船出港,由海上休閒業者提供香蕉船、浮潛、和立槳衝浪板等活動試玩。資深嚮導也帶領學生踏入旅遊秘境,穿著草鞋在潮間帶穿梭;學生除了思考創新行銷方式,也要負責捕捉在地人才知道的歷史小典故,「八斗子有三黑——常下雨而天黑;瀝青防水層讓屋子黑;不捕魚的人去礦坑工作,臉也黑黑。」

海大師生深入了解在地觀光資源,穿著草鞋進入潮間帶「試玩」。圖片來源/王彙喬提供

創辦觀促會將近10年的理事長藍麗齡感嘆,生態旅遊發展不易,一名優質導覽員不僅要對當地瞭若指掌,還要擅長隨機應變以照應遊客安全,對八斗子年邁的居民來說體力負荷很大。因此,擁有活力與數位知能的年輕人正是他們最需要的資源。觀促會已陸續聘請幾位學生擔任助理,負責服務國際學者、背包客等原本無力服務的對象。

「很希望年輕人了解這裡,愛上這裡,未來也能留下來,」藍麗齡相當感謝海大帶領學生接觸在地產業,讓他們成功拓大旅遊客源。

漁業枯竭,連大學招生都受影響

產業加值為什麼這麼重要?這得從70年前說起,八斗子自1950年代就是漁業重鎮,加上礦坑吸引大量人口移入。但1980年代後漁業逐漸枯竭,只有跑得動遠洋的大船才能勉強生存,再也沒有漁民敢鼓勵孩子繼承衣缽。

「漁民以前在外海就能撈到滿滿的鰻魚,還能外銷日本,現在連魚苗都沒有!」莊季高感嘆。

漁業蕭條導致人口年年外移,只剩老人在陰雨連綿的天空下守著漁村。地區發展不佳,連大學招生都受影響,曾有研究生說,「我媽說基隆太遠、太鄉下,」為此轉學至北市鬧區的大學就讀,讓莊季高十分無奈,但也對USR目標更加深信不疑。

「基隆唯一的國立大學,不照顧在地社區,還有存在意義嗎?」莊季高堅持一定要讓八斗子重回當年榮景,「這樣才能對鄉親交代,也讓家長和學生了解海大的努力。」

勤跑社區搏感情

雖然心繫社區,海大USR一開始花了不少精力,才打開民間業者的心防。「剛開始每週去2次,暑假更是每天都去,」王彙喬笑說,漁會起初就是一口拒絕合作,但她鍥而不捨天天去「搏暖」(台語,交際、混熟之意),才替學生爭取到實習機會。加入系上不到4年又非本地人的王彙喬,如今在八斗子已是人人喊得出的名字,儘管受訪時多次喊著「好累喔~」,聲音卻是滿滿的熱情和驕傲。

海大USR學生擔任嚮導,接待國外學者暢遊八斗子。圖片來源/王彙喬提供

莊季高也直言,地方民眾多少擁有派系,但學校以中立角色把各方拉來聊聊,才能放下心結共同為地區努力。這也是地方創生型USR相比研究型較辛苦之處。「學校真的很感謝老師們,沒有嫌棄做這些事無助升等,反而全心投入,」莊季高說

另一方面,少數引起王彙喬沮喪的時刻,則是學生無法理解這些做法。雖然總在第一堂課說明將結合現場實務,仍有學生覺得負擔太重,還在教學意見單留下負面評語。她略略黯然地說,這是唯一難過之處。「我希望減少學生未來就業的困難,而運用業者資源學習是最划算的。畢竟,如果連魚都敢賣,以後還有什麼不敢?」

但她也樂觀鼓勵自己,教育就是要容許孩子嘗試,不求每個人都滿意。而且多數學生仍持正面反饋,有的學生出門玩還會觀察各地觀光行銷,甚至跑來請益:「老師,我是安平人,大家來旅遊都只會吃東西,該如何幫忙行銷遊艇港?」她感動認為,這種學生一年只要有一位就很足夠!

愛上海洋是唯一解方

對王彙喬而言,八斗子仍有許多看不完、玩不盡的優點,她正和漁會一起探討如何記錄下傳統漁法,例如能保護白帶魚賣相完整的「一支釣」;或是以探照燈吸引鎖管聚集再捕撈的「燈火漁業」等。海洋大學要與文史保存團隊一起努力告訴大眾,漁村不只有海鮮,還有豐富悠久的海洋文化。

「台灣人生活跟海洋很近,卻不習慣親近大海。即使在港邊,也很少家庭擁有釣具或潛水用具,」她說。

在海島生活的人們,還沒有真正愛上海洋;但只有愛上海洋,漁村才能復興,漁業資源也才能停止無限制消耗。海大USR許下讓「三漁」復興的心願,乘載的卻是台灣這條船上許多人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