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傳統市場上課、辦趴 交大與百年東門市場的奇幻實驗

交大USR計劃

新竹市是台灣少數人口不斷增加、經濟能力居高不下的縣市,但在市區心臟地帶,仍有沒落數十年的老舊東門市場。交大大學社會責任團隊(USR)如何重新設計百年市場,在都市角落發展地方創生?

距離新竹火車站不到10分鐘腳程,3層樓高、佔地逾1200坪的東門市場隱藏在巷弄之間。但除了1樓幾間餐廳和攤販尚有人煙,其他樓層店鋪多數大門深鎖,老舊的招牌滿是塵埃。突然一群20來歲年輕人魚貫出現,還不忘跟途經商家打招呼,談笑聲擾動寂靜的空氣,在陳舊沒落的氛圍中顯得有點突兀。

跟著他們走到市場3樓轉角處,赫然看到一間辦公室,帶點工業復古風的全木造拉門與多功能桌椅,跟市場感覺更不搭。事實上,這正是交通大學USR(大學社會責任)的秘密基地——「巷口實驗室」,希望除了教室之外,也是學子和商家可以談天說地的「巷口」,培育青銀共榮的新社群。

以科技聞名的大學,跟頹圮的老舊市場,靠著USR計劃,串起了看似難以搭上的線,讓在地青年和沒落多年的東門市場建立連結。計劃團隊努力挖掘商家故事,利用現代科技來協助老市場數位化,包括推出導覽app、電子報等行銷做法,也舉辦音樂會、開闢工作室等,替閒置攤位找到多元用途;學生還從消費者的視角出發,幫助老商家改造空間、開拓新商業模式,抓住年輕族群的注意力,讓東門市場找回數十年前的繁榮。

用服務設計,建構人的關係

「關鍵在於『建構人的關係』,」交大USR計劃協同主持人、建築所副教授許倍銜引用日本社區設計權威山崎亮的話。山崎亮在著作《社區設計》中說,若想發展社區,「不只設計空間,還要設計『人與人之間的連結』,」許倍銜認為活化市場也是如此,唯有人們願意共同做些什麼,才能創造永續商機。

交大的USR援引「服務設計」的概念,強調設計師不能只專注在商品或消費者,而需要注重所有利害關係人的體驗,以設計力提升相關的人、資產與流程品質。因此,交大USR於2018年5月啟動後,朝2大面向發展。

用科技翻轉老舊市場

第一面向是「資訊與活動建構」(Info-event Studio),由傳播系所將商家故事寫成電子報或影音報導;資工系則整合科技,建置導覽app、網站等,讓外人得以了解市場歷史和店舖資訊;交大也聯合中華大學建築與都市計畫學系、觀光會展系等,舉辦逾13場大型活動,包括「新竹社計營」暨「新竹設計松」,以及邀來國際建築大師角館政英、手塚貴晴參加的「燈光論壇」等,以激發更多人對東門市場的關注。

另一面向則是聚焦「場所再造」(Place-making Studio),幫助市場進行空間、行銷甚至商業模式改造,例如建築、電機系所幫助市場改裝空間;傳播、企管系所也能從招牌、菜單或產品包裝著手,讓店家視覺元素換然一新。

除了教育部補助的500萬經費,交大為此另外投入400萬元,包含空間租用、建築材料費、講師與活動費用等,大手筆號召兩校共15名教師、超過18門專業課程常常把學生帶進市場「校外教學」,深入探訪店家的需求和痛點。不到1年時間,商家早已習慣大學師生穿梭的身影,不時寒暄也彷彿相熟的鄰居。

40年前的「巨城」

一間沒有人氣的市場,為什麼值得如此大費周章重新改造呢?站在一整排緊鎖的鐵捲門,很難想像過去的風華,不免產生疑問。

事實上,東門市場成立於1900年,一直是新竹最熱鬧的市集之一。1977年改建成為全台第一座集合市場,還是新竹第一座有電扶梯的時髦建物,鼎盛時期的營業攤商超過500間,從食衣住行到古董、舶來品統統都有,店鋪一位難求,是老新竹人逢年過節的採購聖地。可惜自1990年代後,東門市場一年比一年冷清,當年人們爭相搶搭的電扶梯,早已停止運轉。

中華大學建築與都市計畫學系製作的東門市場模型,可看出規模龐大。圖片來源/王穎芝

「不誇張,這裡就是40年前的『巨城』,」青創NGO「開門工作室」不具名成員談起市場耆老轉述的榮景,以新竹現今最大的遠東巨城購物中心為比喻。

沒有人口外移的新竹,卻有頹圮的百年市場

東門市場的命運轉折點也頗為奇特。新竹市是科技人才聚集地,清大、交大與新竹科學園區吸引大量年輕又有消費力的人口移入,15年來人口都是正成長,2016年還囊括全台各里所得中位數排行前10名。「地方創生」經常面對的困境如人口外移、經濟萎縮等,從外在看來,新竹可說都沒有。

然而,被視為繁榮原因的大學城和竹科,實際上都與老市區有段距離,因此逐漸發展出新興聚落。而老市區卻因為道路狹窄、大眾運輸不發達等原因,沒有足夠誘因吸引年輕人留下生活,30年來不敵變遷而漸漸老化,東門市場也因此連帶蕭條。

東門市場曾是新竹第一間有電扶梯的購物盛地,如今店家稀零,電扶梯早已停擺。圖片來源/王穎芝

如今,東門內部仍營業的老店剩不到1/3。雖然近年政府成功吸引10來間青創工作室和特色餐廳進駐,也受到在地部落客青睞,但市場整體還是乏人問津,每到傍晚還有街友前來棲身,用餐完就走的人潮還帶來環境和交通問題,老商家處境更艱難。但許倍銜正是看上這些特殊背景。他認為東門市場富含迷人歷史,集合式空間也具備不錯條件,只要商品和服務能搭上人群需求,就能帶動此地復興。

學生就是使用者,資訊不足年輕人不來

然而,既然大學生不常來這裏,如何幫助商家進行改造?USR計劃專案經理、也是中華建築系講師的蔡雨靈,給出簡單又明確的想法,「這群年輕人,就是市場需要吸引的消費者呀!」

蔡雨靈指出,服務設計需要從各種關係人的角度模擬情境,找出可以改善的服務流程。以東門市場而言,學生除了透過訪談了解店家需求,也能剖析年輕消費者的心聲,他們分析認為,不踏入東門市場不只是因為商品太過傳統,最大問題其實在於「資訊不足」。

「很多人根本不知道有這個市場,更別說裡面有賣什麼?哪些活動在裡面舉辦?」許倍銜也這麼總結。 

在市場辦趴,連阿嬤都換上旗袍跳舞

於是,學生從零開始蒐集市場店家的故事,再整合科技做成網站、app、QR Code等等,都是為了解決外界對市場所知甚少的問題。各種大型活動也是邀請人群踏入市場的最快方法,打破對市場「陰暗、可怕」的印象。

如2018年9月,USR團隊就與市政府、東門青創基地團隊合作,在3樓舉辦「月夜東門vibe」音樂展演,邀來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得主「黃子軒與山平快」、在地樂團「柒拾壹」演奏,音樂系師生還大秀從在地老樂師學來的「里拉琴」演奏,連附近的居民阿嬤都換上旗袍一起舞動,市場成為老中青同歡的場所,完美呈現新舊融合。

交大舉辦音樂晚會「月夜東門」,市場居民攜老扶幼一起欣賞。圖片來源/交大USR計劃提供

服務設計需要考量多方需求,但某種程度上,也因此凸顯出老城市新發展的困難,即是利害關係複雜,決策遠不如鄉村容易。

「誰可以代表社區?光這個問題就很頭大,」許倍銜說

利害關係複雜,城市創生困難多

以東門市場而言,整座市場的產權屬於市府產發處,和店家為租賃關係。但2、3樓店家沒落後,不少老人家乾脆住下來,形成「住商混合」——公部門、新舊店家和「居民」的錯綜關係,正是市場難以轉型的原因之一。

東門市場外觀。圖片來源/王穎芝

不過,經過近1年摸索,USR團隊逐漸與民間組織的社群連結,更容易活絡城市氛圍,今年6月底,USR團隊也將和都發處合辦「舊城藝術慶典」,把互動式展演空間從東門市場擴大至對面的護城河區域,場面和內容將更為盛大多元。

場所再造,發展多元價值

吸引大眾目光後,交大USR仍不忘持續再造市場空間。例如邀請了藍染工藝坊為店家製作「藍染QR Code」,添上在地特色的資訊管道;團隊也在規劃「市場教室」,將邀請如裁縫師、經絡調理師等老店家對外開課,傳承快被遺忘的古典手藝,一般民眾也有機會參加。

蔡雨靈認為,團隊長期駐點在巷口實驗室,已逐漸形成一個提供各種服務的平台。無論店家需要硬體或軟體服務,隨時可以在巷口找到合適團隊幫忙,學生能培養處理不同專案的經驗,老店家的潛能也不會因管道不足而受限,盡可能發展除了飲食以外的可能性。

「市場需要多元的功能,才能持續吸引民眾進入,」許倍銜也說。

教學創新跟社會創新的雙贏

USR旨在引導大學師生走進社區,但對許倍銜而言,師生只是努力參與的一份子。東門市場的發展走向為何,仍將由社區和市場機制共同形塑。

「回歸本質,USR是教學創新跟社會創新的雙贏,」許倍銜說。不求東門市場快速發展,耐心打磨每個環節,就是交大USR與新竹舊城的雙贏關係。

《一個河生物的告白》— 2020,為淡水河做一件事|紀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