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字傳百年四代不衰 台灣最老又神祕的新興航運許家傳承學

神祕許家如何百年不衰?新興航運第四代接班人、總經理許積皐在訪談中,特別強調一個詞。

邱劍英

「小心駛得萬年船」是真的!全台最古老又神祕的航運家族,第四代許積皐即將接班。在海運衰退,部份同業連年虧損的時刻,已成立51年的新興航運,事業橫跨台港,在中國、加拿大和英國也有公司,十多年來維持獲利。許家貫徹百年的經營哲學是什麼?

長年待在國外,許家第四代接班人、新興航運總經理許積皐,前一天才下飛機到台灣,受訪完隔天又要回香港。身穿灰色西裝,英倫紳士風格的許積皐不常看中文雜誌,採訪開始前,他詳細詢問《天下》讀者組成與影響力,展現許家深植在DNA的謹慎性格。(延伸閱讀:支撐苦難的唯一哲學,華人船王:做一個好人

老字號新興航運創立於1968年,在散裝航運業中以保守穩健著名。不但能長期獲利,28%低負債比也遠低於同業,在波動劇烈的航運市場,新興能持盈保泰並不簡單。

以影響散裝航運景氣榮枯的運價指標,波羅的海指數(BDI)為例,2007年曾達到萬點高峰,在金融海嘯後暴跌,到2016年僅剩兩百多點,創下歷史新低。世界第七大航商韓國韓進海運,因此宣告破產;而國內的散裝航商,連續幾年虧損大有人在,新興航運卻能連續十多年不虧錢。

許家如何讓航運事業傳了四代,還在景氣最低迷時維持獲利?故事要從許積皐的曾祖父許廷佐開始說起。

許家源於中國浙江省寧波市。1926年,許廷佐創立益利輪船公司,經營上海、定海到三門灣的航線,開啟許家的航運事業。寧波這個城市也誕生了華人世界最多的船王,從民國時代就崛起的顧宗瑞家族、替顧家打工後來成為女婿的董浩雲、環球航運集團創始人包玉剛都是寧波人,也跟許家一樣長年在香港居住與發展。

受挫的教訓,寫入DNA

充滿野心的許廷佐,看中三門灣是具開發潛力的天然深水良港,成立公司,規劃港口碼頭、道路、鐵道、工廠、機場等建設,吸引上海富豪投資入股,華僑的資金也躍躍欲試。假如開發成功,三門灣有望成為上海之後另一座商業大港。

眼看開發案水到渠成,此時載滿開港設備物資的輪船,卻在三門灣海面遭海盜洗劫,加上日軍擴大侵略中國,華僑資金退縮,先前入股的股東也要求撤資。為解決資金問題,許廷佐還以自家財產作抵押,卻遲遲等不到金援,最終破產。(延伸閱讀:全球3大航運聯盟撤航線 你不能不知道的3大景氣真相

許廷佐投資三門灣商港失敗的慘痛經驗,是許家第一次嘗到挫折。過去,許積皐的祖父許文貴絕口不提父親這段失利往事,但面對高風險的航運業,卻堅持採取穩健的經營策略,顯見他將教訓銘記在心。

國共內戰後,許文貴隨國民政府遷台,重建益利輪船公司。1960年兄弟分家,其弟許文華掌管益利輪船,許文貴則創立台灣新興航運及香港和合航業,許家開枝散葉。

要當領導者,先當好成員

到了許積臯父親許志勤的時代,新興股票上市,建立專業經理人制度負責營運,培養二代開始有了系統性的方法,許積臯1989年進入新興,從學徒開始做起。除了和父親許志勤學習,另一個導師就是許志勤的左右手、新興航運董事長蔡景本,「我每天跟在他身旁,看他做決策、問問題,學習思考方式,」許積皋說。

新興航運董事長蔡景本是第三代的左右手,也是第四代的導師。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獨特的行業需要獨特的傳承方式,許積臯註定成為接班人,但要融入團隊,必須從基層做起,這也是航運界很多師徒制的原因。

「他父親能夠讓他當team leader(團隊領導者),但要成為team member(團隊成員),需要自己努力,」許積臯的老師蔡景本說,航運業非常複雜、要學習的專業太多,當一個航運公司老闆要懂的知識,沒有一本書能完全涵蓋。很多航運公司老闆甚至沒念過什麼書,從水手、船長一路做上來,靠的是不斷累積的經驗。

蔡景本看著這位許家第四代接班人長大,逐漸熟悉船務、財務、修護、行政、業務等各部門工作。足足歷練了27年,2016年許積臯擔任新興總經理,預計今年會完全接棒。蔡景本認為他的歷練已成熟,新興也有很強的營運團隊,傳承接班的時候到了。

傳承不只傳經營手法,也要傳人脈與資源。許積臯住在香港,要繼承許家在航運界的人脈與商場交情。除了接下了台灣新興總經理,許積皐目前也是香港和合航業董事總經理,同時擔任香港船東會主席,香港船王董浩雲、前香港行政特首董建華,都曾任職過此職位。

航運合作相當注重氣味相投與信任,大筆生意時常在兩個老闆握手、吃飯完成,「剛好合作伙伴也輪到下一代接班,期待他們和我們這代一樣,彼此有好的化學效應,」蔡景本笑著說。

最快今年,許積臯將接下新興董事長職位,而許家的規則是由懂專業的家族成員擔任負責人,其餘家族成員擔任股東,經營權與所有權分開。

「小心」駛得萬年船

許家能夠百年不衰,從代代相承的公司的經營哲學與策略可見端倪。

2007、2008年,航運市場一片榮景,新興卻做了跟同業南轅北轍的決定,其他航商追求價格隨市場上漲的短期租約,新興反而簽長約,收取固定金額。

「因為我們看過兩次石油危機,油價從一桶3美元漲到超過30美元,航商不堪負荷倒閉,」蔡景本說。

許積臯印象很深刻,兩次石油危機時,海運業陷入空前低潮。當時他還在念書,看到擔任董事長的父親許志勤背負沉重壓力,差點破產。因此,「小心才能駛得萬年船」深植在許積臯身上。(延伸閱讀:後張榮發時代 海運挑戰多 航空求突破

新興航運總經理許積皐,也是全球最大船東協會之一、香港船東協會主席。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不久金融海嘯侵襲,航運運價崩盤,新興靠著長約保有穩定收入,「最後一個長約甚至去年才結束,」蔡景本笑著說。不僅如此,早在2002年,新興便投資油輪,同時經營散貨和原油市場,為的就是分散風險。

然而,去年上半年油輪租金暴跌,僅剩成本價約四分之一,擁有三艘超大型油輪的新興,也難得出現虧損。幸好下半年運價回升,新興將獲利紀錄向前推進,連續19年沒賠錢。

站在機會前,不隨市場起舞

一名航運競業高層觀察,新興的大小船型都有,可以降低運價漲跌風險。交船時間也平均分布,能降低折舊成本,「運價貴時船也貴,但新興一樣下單,維持新舊船更替,還能跟造船廠維持關係。」

新興一直將船視為重要資產,從船型設計到維護工作都嚴格把關。「只要對船是好事情,就是對公司好、對股東好的事情,」許積臯一語道出對船的重視。

新興上市後,船隊規模維持在12至20艘,每年交貨和賣掉1至2艘船,「我常形容就像騎腳踏車,買賣就像踩踏板,能成功運轉讓資金循環,」許積皐用雙手比劃著他許家謹慎又保守的策略。

如今新興刻意讓船隊規模維持較小、負債比也最低,是因為許家小心謹慎的DNA。打開許廷佐家族傳記,除了一般企業都會強調的誠信、勤勉、精進等理念,最後一點是慎謀」,審慎的計劃謀略。「慎謀是我們很重要的企業文化,」受訪時大多說英文,許積皐此時特別用中文強調。

因為,2020年的海運業將碰到一個新挑戰:國際海事組織(IMO)將實施低硫政策,規定船隻必須使用低硫油作為燃料。新制下,舊型船隻可能遭到淘汰,或是進船塢加裝減硫設備。許多航商預測,此時運能供給將會減少,因此下單造新船。(延伸閱讀:陽明海運 用敏銳「偵測力」 穩渡風暴

新興則維持一貫作風,不隨市場起舞,2016年之後沒有簽約新船。許積臯分析,硫化物洗滌器在國際上還沒有統一的標準,新船設備是否合格也是很大疑問。狀況未明時買的新船,可能沒幾年就被淘汰,「不只賺不到,還會賠掉本錢。」

「我們不是不做,手上都有現金,只是在等待局勢明朗,」蔡景本補充。站在機會的十字路口,新興再次貫徹慎謀企業精神。

傳承四代而不敗,從接班者養成,到散裝航運中獨樹一格、維持長年獲利的經營策略。新興航運許家讓人看到,成功的傳承不只是傳承財富與企業,而是透過做中學的學徒方法,且時時刻刻提醒家族成員必須「慎謀」,才能在驚濤駭浪中穩定航行百年。


新興航運小檔案
成立/1968年
經營團隊/董事長蔡景本、總經理許積臯
資本額/56.8億台幣
員工數/300人
主要業務/船舶運送
經營成績/2018年營收37.7億台幣,稅後淨利6200萬台幣

【延伸閱讀】
張忠謀台大EMBA演講談領導:跟下屬要保持距離,但喝酒也沒輸過
專訪已接到2020大選案的網軍操盤手:確實有人做共產黨生意
一杯咖啡要等3小時!全世界最大星巴克藏有什麼秘密?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