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排隊一整天 長庚大學USR「巡迴健檢」,偏鄉疾病無所遁形

長庚大學USR深入桃市復興區,為居民舉辦超音波巡迴健檢。

長庚大學USR辦公室提供

到醫院做檢查,每每耗去許多等待時間,對偏鄉居民而言,醫院更是難以企及的資源。但長庚大學研發的可攜式醫療儀器,加強偏鄉醫療的「裝備」,深入守護居民健康。

小小的廂型車內,坐著一位年邁阿公,一旁的放射師熟練操作超音波掃描儀,一面分析平板螢幕上的影像,宣告健康無虞時,阿公終於放鬆笑了。

不需到大醫院等上好幾個小時,就能接受方便快速的檢驗,讓地處山區的桃園市復興區居民忍不住大加讚賞。長庚大學的大學社會責任(USR)計劃,把最新研發的手持式超音波系統與心震圖技術帶入偏鄉,讓居民免於奔波,1年來已替近30人測出脂肪肝、膽結石與心臟收縮異常等狀況,又引介至醫院追蹤,點亮山區民眾的健康意識。

崔博翔團隊研發的手持式超音波。

「以前是病人到醫院做檢查,現在無論病人在哪,儀器都可以到達那些地方,」長庚大學醫學影像暨放射科學系教授崔博翔說。

手持超音波、心震圖檢驗,疾病無所遁形

2018年3月開始,崔博翔與幾位研究生,平均每兩個月前往復興區各部落,在社區中心甚至廂型車內舉行健檢,共替150餘位長者做過檢查。他手中的超音波儀器是長庚與幾家新創公司自行研發成果,探頭如手機般大小,顯像裝置可連到平板或手機,成本只要傳統儀器的1/5,大大降低偏鄉免費健檢的難度。

崔博翔透露,至今雖然只去過8次健檢,但每一次都會發現有人罹患脂肪肝、膽結石、膽囊瘜肉、血管瘤及腎臟囊腫等種種問題,他們經由當事人同意後,也會將資料告知衛生所護理師,以便後續就醫追蹤。

「想及早發現肝膽疾病,一定要靠影像檢查,若從抽血驗出可能都滿嚴重了,」崔博翔解釋。

過去30年來,全球不少企業致力縮小超音波系統的體積,但直到近5年,手持式超音波的成本才降低至商用標準。崔博翔認為,手持式系統的影像解析度仍比傳統大型機器稍遜一籌,但以初步檢驗來說相當足夠,可能是實現巡迴醫療的最佳工具之一。

在崔博翔身後,另一批研究生正忙著把幾個圓圓的小貼片貼在長輩胸腔,並仔細監看平板上的數值。

長庚大學USR深入復興區舉行巡迴健檢,圖為超音波檢測。

這是長庚工學院推出的「多通道心震圖量測技術」。顧名思義,「心震圖」使用震動感測器,貼在心臟4個瓣膜對應點,精準量測心肌收縮訊號、血流脈衝等數值,能夠及早發現急性心臟疾病、瓣膜性心臟病、心臟衰竭等多種症狀。

參與研發的電機工程學系助理教授林文彥說,傳統心電圖只能以電訊號量測,造價昂貴的心臟超音波系統又只有中大型醫院才會購買,但他們研發的心震圖系統輕巧又精準,非常適合偏鄉醫療,1年多來已檢查出10多位居民的心臟收縮指數異常,鼓勵他們前往醫院追蹤。

「就像地震一樣,用多個量測點,才能確定訊號強度跟來源,」林文彥比喻。

不過,兩位教授都強調,儀器只能篩檢出可疑病灶,診斷和治療仍需仰賴醫院和醫護人員,如此才能把醫院留給急重症患者,達到醫療分級效益。

行腳醫生不只需要聽診器

在古早年代,醫生常拎著聽診器和簡單醫藥材,長途跋涉替病人治病。然而今日的台灣仍有不少交通不便的鄉鎮,唯有「行腳醫生」願意前往家中診療,居民才有機會多接觸醫療資源。

位於角板山的復興區正是如此,復興區是桃園市最大行政區,約占桃園市總面積1/3,但人口僅約1萬1千人。山區地形阻隔交通,又加上年輕人多半離鄉打拚,就醫不便之下,長輩多數習慣忍耐不適,往往延誤最佳治療時期。林文彥轉述,「居民都說,去醫院做檢查要花一整天,回去看報告又要一整天,常常忍到受不了才去。」

「還有些老人家行動不便,甚至半身癱瘓或全癱,飽受多重疾病困擾,所以需要醫生親自入鄉診療,」長庚大學副校長許光宏也說。

除了長庚醫院配合政府計劃增加急診、門診和巡迴服務,長庚大學也透過3年前教育部的智慧生活特色大學計劃,深入盤點復興區生活習慣與疾病,發現當地居民普遍長年飲酒,容易誘發慢性肝病、肝硬化與心血管疾病,這些疾病又需精密的醫療儀器才能篩檢出來,於是決定將科技研究成果導入復興區。

找到科技切入點的長庚大學,正好接上2018年教育部USR計劃,確認與社區深度連結的新方向。除了教育部提供260餘萬元補助,校方也自掏腰包拿出50萬元經費;對於願意融入USR的課程,校方還給予兩倍授課時數,讓教師更無後顧之憂。

人力要求高,技術應用待提升

然而,有了高科技裝備,把醫療帶入偏鄉短時間內還無法普及,最主要的原因仍在「人」。崔博翔透露,超音波儀器不難操作,但要從影像判斷出病灶卻非常講究經驗。所有上山服務的學生,都是持有超音波技師執照的碩博士生,對人體解剖學、影像解剖學具備一定了解,使用起來才有效果。因此,超音波巡迴檢查目前仍不易擴大規模。

「養成放射師並不容易,至少需在醫院實習過很長時間,」崔博翔說。

林文彥的心震圖技術,雖然無須特殊資格也能操作,但因為技術較新穎,必須把數據轉換成醫師熟悉的形式才能判讀。幸好,也有幾位長庚家醫科醫師,認同USR行動,自願跟他們一起上山服務。但林文彥強調,實際應用的回饋可以加快儀器改良速度,例如了解哪一條電線容易脫落、哪部分數據分析時間較長等等,並不只是師生單向付出服務。

「很有成就感,我們的技術可以實踐,感覺與有榮焉,」林文彥說。

「逆世代教育」盼兒童提升長輩健康意識

除了硬體操作的實用性,師生們也發現居民缺乏危機意識,可能是比科技更難克服的關卡。崔博翔指出,雖然已驗出不少病患,但當地居民多半性格樂天,並不積極前往醫院追蹤,讓師生頗為憂心。

他舉例,某位居民曾被照出8公分的超大腎水泡,狀況危急,叮囑對方務必就醫。豈料兩個月後再次到該區健檢──「那位居民說不知道該掛哪一科,所以還沒去醫院!」

崔博翔談起來,似乎仍心有餘悸。幸好經由長庚家醫科積極轉診後,該位居民治療狀況良好,已無大礙。此類例子也讓師生了解,除了健檢與口頭提醒,更必須配合當地衛生所主動追蹤,才不至於釀成遺憾。

此外,師生也不禁思考,用什麼方法才能喚醒居民對健康的重視?幾經研究後,他們發現當地多屬隔代教養家庭,於是邀請長庚科大和新生醫專的護理系,為當地小朋友設計衛教營隊,不僅彌補健康資訊落差,更希望透過「逆世代教育」,影響長輩的醫療意識。

「阿公阿嬤最聽孫子的話嘛!有小朋友回去『叮嚀』,更有機會改變老人家的生活習慣,」許光宏笑呵呵地說。

長庚大學也認為,復興區經濟發展困難、青壯人口大量外移,也是造成就醫障礙的一大主因,校方決定號召工業設計系、工商管理學系等等,期望協助農產品行銷,並開設社會與文化通識課程,邀請在地藝術家合作進行彩繪地景、紀錄歷史等行動,嘗試喚回年輕一代的文藝復興能量。

從巡迴醫療擴大到社會關懷,滿懷熱忱的長庚USR也經歷過不少難關。USR專任助理鄭家旻說,最早向復興區的原民部落耆老提出免費健檢的想法時,出乎意料地被一口回絕。原來10多年前曾有學者在未告知之下,擅自使用原民的基因檢體進行研究,引發文化剝削和醫療倫理極大爭議。雖然長庚的新技術早已通過專利、也正在邁向商品化,但原民社群仍因醫療隱私問題,無法輕易信任。

為了避免疑慮,長庚USR也盡責申請人體試驗委員會(IRB)與原住民族社群評審委員會(CRB)審查,協助健檢的教授都要上課,並通過層層文件關卡,才能證明沒有不法試驗意圖。助理和師生也勤跑社區和教會,靠著實際行動取得部落信任,如今耆老已和長庚大學建立深厚友誼,合作關係更為順利。

「現在長輩看我們像孫子,去部落走一圈,手上都被塞滿食物!」鄭家旻笑著說。

許光宏也認為,雖然計劃起步不久,但已慢慢見到效果,很期待成為國內醫療和長照2.0典範,更衷心盼望在地產業興盛,真正促進部落健全發展。

「希望我們在復興區的經驗,有天能複製到全台偏鄉,」許光宏說。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