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談電動車?德國氫燃料共享車來了,中國業者還投錢加速發展

創立於2014年的CleverShuttle,是德國共乘新創的領導者,目標是用百分之百的再生能源來為車子提供動力。

CleverShuttle提供

還在談電動車?《天下》記者在德國直擊,低碳交通新創更進一步,有企業打造全球最大氫燃料車隊,推出共乘服務,更要使用再生能源充電,從充電到移動都零排碳,又能紓解交通問題,讓大都市不再為交通壅塞與空污所苦。

4月上旬,在柏林外交部的能源轉型對話論壇上,談論的議題不再只是發展再生能源,而是如何拓展儲能方案、轉向氫能社會,以及告別燃煤的路徑。

德國重視發展也要永續的觀念,已經深植在新一代德國人的DNA當中。(延伸閱讀:不走粗獷風,MIT電動越野車紅到歐洲

對50多歲的漢堡經濟促進局國際部主任馬興漢(Stefan Matz)來說,新一代人對交通的想像已經整個顛覆了。(延伸閱讀:平價電動車真的來了!三大趨勢,顛覆2019汽機車產業

「我年輕時,每個家庭都要有車,現在我三個兒子都開車,但都不擁有車,他們租用共享汽車,甚至和朋友交換開車,」他說。

發展關鍵字:低碳、共享、永續

「在汽車領域,我們未來20年看到的變化,將會遠遠超過130年的發展,」德國聯邦外貿與投資署資深經理斯凡特(Stefano di Bitonto)說。

德國聯邦外貿與投資署資深經理斯凡特使用新創公司Ubitricity的充電裝置。圖片來源/劉光瑩攝

他說,當中產階級崛起,有愈來愈多的車,新問題需要新解答。「光是維持造車、賣車的商業模式,是不可持續的,」他說。

因此,我們看到CleverShuttle等新創交通服務,不只要以數位科技推共乘服務,更要確保零排放、甚至用再生能源充電,確保交通對環境衝擊降到最低。(延伸閱讀:全球電動車大商機,台灣也吃得到?

除了電動車,德國車業的想像力也變得更豐富了。「以前的討論只聚焦電動車,現在是百花齊放,」漢堡再生能源協會的經理多瑟說,氫燃料車的討論,也漸成為主流。(延伸閱讀:全電動車時代快來了 BMW、賓士加碼投資

德國最新的嘗試,是要將原有給天然氣使用的基礎建設,用再生能源電解製氫來取代,因為發電過程不排碳,氫燃料電池產能過程也不排碳,被稱為「綠色瓦斯」。

今年4月,一個由德國第二大電力公司RWE、西門子及諸多再生能源相關企業、電網公司等組成的「GET H2」計劃,宣布要在德國西部的埃姆斯蘭(Emsland)地區建立裝置容量105MW的「電轉氫」基地,作為綠色低碳能源旗艦型示範計劃。 

在漢堡的類似實驗,其實8年前就開始。

位於漢堡市中心,距離車站5分鐘車程,面對《明鏡》週刊辦公大樓的這座加油站有點特別:聞不到油氣,因為這裡提供的是給氫燃料電池車使用的氫氣,而不是汽油或柴油。

瑞典國家電力公司瓦騰福(Vattenfall)工程師雅各布森(Arne Jacobsen)站在加氫站旁。圖片來源/劉光瑩攝

瑞典國家電力公司瓦騰福(Vattenfall)負責加氫站計劃的工程師雅各布森(Arne Jacobsen)說,在聯邦政府支持一半經費下,他們從2011年開始氫氣站計劃,漢堡也有兩輛氫燃料巴士,每天會去加氫。

加氫站旁三層樓建築內,兩台龐大的加壓氫氣儲槽仍在,但電解製氫設備已沒在使用。

雅各布森解釋,當初在試驗計劃時,購買綠電將水電解製氫,但卻受限於法規,即使這綠電是瓦騰福自己發的,也得透過漢堡市的電力公司購買。而再外加上附加稅費與傳輸費用後,導致製氫成本偏高,還不如從工業區以卡車載來氫氣划算。

他認為,餘電製氫儲能在技術上已證明可行,但如要吸引更多企業投入,還需法規架構配合。

氫能與油車的燃料成本相比,何者較高?雅各布森說,目前加氫站的氫氣售價訂在一公升9.5歐元,就是為了要比照柴油車同樣行駛里程的成本。這當然是大幅低估,他說,如果計入前期研究和加氣站建置成本,一公升可能要20歐元才能回本,但為了推廣氫氣,不足的部份目前由政府補貼。

來自可再生能源的「綠色瓦斯」

對能源公司來說,再生能源製氫的好處,是可以利用現有天然氣輸送管線,直接以再生能源產出的「綠色瓦斯」替代會排碳的天然瓦斯。

這座加氫站為期5年、耗資15億歐元的研究計劃已告一段落。從兩年多前開始,由液化空氣集團、道達爾石油、戴姆勒、殼牌石油等公司合組的氫能移動公司(H2M, H2 Mobility)接手經營。

這是全球目前最大的加氫站單一營運業者,今年要在全德國建設至少100座加氫站,目標是讓德國在氫能市場取得領導地位。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的長城汽車去年10月取得H2M 5%股份,成為第七大股東,預期將加速發展氫燃料汽車。

不過,氫能商業化目前仍處於起步燒錢階段。漢堡再生能源協會對外溝通經理多瑟(Astrid Dose)認為瓦騰福的氫氣站可能不會繼續下去,因為對企業來說,能否獲利還是最關鍵。

再生能源協會也希望再與聯邦政府溝通,希望可以簡化法規,讓更多企業願意投資在氫能源,因為上世紀制訂再生能源相關法規時,分散式能源還未成主流,電力公司也僅寥寥數家,現在的情況已經比當年複雜許多,需要新的法規和思惟。

多瑟提到,除了大型電力公司,綠色和平能源合作社(Greenpeace Energy)也在研究氫儲能,希望把德國北部多餘風電用來電解水轉成氫儲存,名為「wind to gas」計劃,除了給車用,更重要是做社區儲能設備,目標是建構自給自足的區域能源網路。

「現在有點像工業革命初期,有人發明了蒸汽機,但還不確定可以怎麼用,有很多探索性的實驗,」她說。

現在最新的應用趨勢,是跟商用車隊合作,例如共乘新創CleverShuttle,就在全德國有近60輛氫燃料車。

CleverShuttle是目前德國共乘新創的領導品牌。圖片來源/劉光瑩攝

創立於2014年的CleverShuttle ,目前是德國共乘新創的領導者。其中一位創辦人霍夫曼(Jan Hofmann)原本任職於德鐵公司,幾年前他發現交通服務有個未被滿足點:一人搭計程車既昂貴又不環保,但攜帶行李時搭公共交通工具又不方便,他希望能有綜合兩者優點的選擇,就有了共乘服務的想法。

一開始在慕尼黑,後來拓展到柏林、漢堡、萊比錫與斯圖加特。目前在柏林的車隊有150輛車,漢堡50輛、法蘭克福只有10輛,但他們將陸續拓展車隊規模。

全球最大的氫燃料電池車隊

這一年來,共乘新創公司在德國大城市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例如柏林大眾運輸公司BVG年初推出的BerlKönig、Volkswagen的MOIA,以電動廂型車在漢堡以固定站點停靠,以及戴姆勒旗下的計程車叫車軟體mytaxi,都陸續推出共乘。但CleverShuttle 的特色,是提供點到點載送,又百分之百使用電動車。

漢堡堪稱是全德國交通相關新創最密集的城市。圖片來源/漢堡市政府提供

更特別的,是 CleverShuttle 在全德有近60輛豐田 Mirai,可能是全球最大的氫燃料電池車隊。而最重要的重鎮就在漢堡,50輛車當中,就有20輛 Mirai 氫氣車。

為何是漢堡?CleverShuttle 漢堡與法蘭克福區主管納達理(Elyas Nadali)說,漢堡因為面對海洋、個性開放,政府與民眾都很願意嘗試新事物,法規也彈性,更重要的是漢堡的基礎建設充足,在共乘服務營運範圍內,就有三個加氫站。

他們的目標,是希望能減少路上的車輛、零污染、零噪音、降低花費,「運用科技給人們綠色的、可負擔的運輸選擇,」他說,德國各大城的大眾交通正面臨日益嚴重的擁擠問題,希望共乘能成為解決方案之一。

但有點尷尬的是,德國雖然自詡為造車大國,在發展氫燃料車的腳步卻落後亞洲競爭者。在記者短暫停留加氫站的一小時中,只有一輛賓士車前來加氫,但車主卻低調不願受訪。

雅各布森解釋說,因為賓士目前只做出約100輛氫燃料車,出租給特定城市的VIP使用。也引發許多德國人不滿,認為賓士不夠積極。這也是為何CleverShuttle的氫燃料車隊,是以豐田 Mirai 與韓國現代的車款為主。

圖片來源/CleverShuttle提供

他們還有個極具野心的綠色目標:要用百分之百再生能源來為車子提供動力。目前他們在萊比錫與柏林都有自建充電基礎設施,以太陽光電製氫儲存起來再充電,納達理說,目標是下半年能在漢堡尋找地點興建自有充電設施。

儘管 CleverShuttle 目前尚未獲利,他們希望能先把品牌聲量建立起來,讓更多人改變思惟,擁抱共乘等對環境更低衝擊的交通方式。

《延伸閱讀》
保麗龍廢棄物變鍵盤 這不是噱頭,是為大客戶的訂單!

【SDGs線上國際論壇】3-2|富邦如何創新保險設計,減少車輛碳排、推動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