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規定眼睛要看哪裡,會改變這家台灣女裝品牌?

龍笛實業提供

每週一早上,以改良式旗袍聞名的台灣品牌龍笛全體員工,都要一同開「活力朝會」,做體操、朗誦文章、大聲練習打招呼,就像小學朝會一樣。為何一家43年歷史的公司,要重新上「生活與倫理」課?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週一早上,一群人做著國民健康操,還一起朗讀文章。這不是國小朝會,而是台灣女裝品牌龍笛實業每週一次全公司的「活力朝會」。

「沒錯,這就是小學朝會啊,」龍笛董事長劉梅君自己也笑了出來。

這當然不是小學,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活動,而是龍笛的日常。每週一早上8點25分,除了專櫃員工因為上班時間較晚無法參加之外,其他員工都齊聚一起,一同做操,一同朗頌《職場的教養》這本小冊子上的文章。

「以前各司其職沒有交集,現在有這個共同凝聚的時間,才會互相熟悉,彼此會更認識,對某些事情的交代,大家會覺得我們應該一起來解決這個問題,」就像小學朝會要讓學生充滿元氣,龍笛的朝會也要讓員工充滿動勁。

生活與倫理,打招呼是第一堂課

龍笛的這套作法,乃是來自日本倫理研究所針對中小企業所推動的企業倫理課程。成立於1980年的倫理研究所,倡議企業經營除了落實法遵、公司治理、照顧員工、愛護環境等基本的企業社會責任之外,更應該回歸人之所以為人的倫理。具體的作法之一,就是透過打招呼、應答、朝會等乍看像是教小孩如何應對進退的訓練。除了讓個人建立良好習慣,也希望藉此在企業內形塑和睦互助的人際關係,自然就能提升企業的競爭力。

「乍看之下會覺得日本人很八股,但不能只看表面,了解箇中內容跟精神後,就會覺得做起來很有效果,明理懂法,做才會有效果,」2018年夏天曾到倫理研究所位在富士山腳的富士高原研修中心,親身體驗這個訓練的劉梅君說。

在看似簡單的「生活與倫理」訓練中,讓她印象最深刻的竟然是打招呼!

打招呼很難嗎?說簡單很簡單,但要能真正從心中問候,可不是隨口一句「早」、「你好」就算了。倫理研究所針對打招呼這件事,有一套很嚴謹的訓練方式,從問候的音量、鞠躬的角度、眼神的位置等等,每個小細節都細細琢墨。例如,打招呼時鞠躬時要彎腰30度,頭與背脊呈一直線,眼神不能直視對方,要落在角尖前方2~3公尺處,停留兩秒鐘後才起身。

外在動作,形塑內在感受

「看到日本人連打招呼,都這樣認真執著,感到很震撼。練習久了,就算一開始內心不是這樣想,但是外在動作也會慢慢改變內在,從內而外,體會到『用心去做』與『表面功夫』的差別,」劉梅君說。

從富士研回來之後,她就決定引進這套課程。日本來的講師帶著主管從最基本的打招呼開始學習,然後再由主管當種子教師將這套作法教給基層員工。活力朝會也由員工輪流擔任主持人,不論位階人人都會輪到,還要跟其他同事分享心得。一開始未必人人都很接受,因為劉梅君的堅持,竟然也就慢慢在內部發酵。

「發起人是老闆的好處,就是可以強迫大家做,」劉梅君笑著說,「上課後,大家覺得好玩,例如打招呼要怎麼做,有人開始做,就會有人跟著做。」

老牌服裝品牌,面對轉型衝擊

劉梅君與倫理研究所的結緣,是因為北一女同窗、台灣奇士美總經理李琳媛的介紹。兩家公司雖在不同產業,但同樣是歷史悠久、二代接班、並身處變動快速的產業,面對類似的挑戰。奇士美是台灣第一家導入企業倫理課程的企業,簡單樸實的訓練,卻對這家有半世紀歷史的美妝品牌產生正向影響,讓劉梅君心生好奇。

成立於1976年的龍笛,是由劉梅君母親蔡孟夏所創辦,以改良式旗袍這種「東方優雅」的設計風格,成為台灣獨樹一格的女性服裝品牌。大學與研究所都是念交通大學資訊工程的劉梅君,一畢業後就回家承接母親的事業。然而,面對市場品味的改變,與近年來快時尚對全球服裝市場造成的衝擊,讓龍笛面臨了巨大挑戰。加上她是二代接班,承擔很多過往的包袱,令她深感重塑更緊密團隊共識的必要性。

「這幾年不斷看到很多同行收掉,員工也會擔心公司。在現有狀況很糟時,對於未來要內部重整,大家要有向心力與共識,愈糟就愈要齊心去聽。要讓內部精神穩固,大家精神內聚很重要,」劉梅君說。

缺乏倫理訓練的現代職場教育

在李琳媛介紹下,她跟母親一同參與了富士研的課程,從鞠躬、敬禮等基本課程開始學習,兩人都深受感動,媽媽也很支持她引進這套課程。

「她講企業倫理,我第一個贊成,很多新進員工,進公司沒有這方面的訓練,碰到長輩、主管,也不會主動打招呼,因為現代職場教育,沒有特別注意到倫理,所以她說要來做倫理教育訓練,我非常贊成,」蔡孟夏說。

小公司一樣有溝通鴻溝

其實,劉梅君之前就開始思考該如何凝聚內部的團結,因為她時常得調解不同部門之間的爭執。例如,採購、設計、工廠三方,常會針鋒相對。設計師要求完美,往往需要較長時間;採購強調壓低成本;工廠則重視標準流程與效率。因此,當採購要求換材料,設計師就會要求更多時間來調整,但時程一拖延就變成工廠跳腳。

「我以前常常看她們吵架,花最多的時間就是在人事上,要改變真的是要從心改變才行,」即便像龍笛這樣員工不到百人的中小企業,一樣有部門溝通的鴻溝。

劉梅君多年參加和氣大愛文教基金會的修行,因此先帶著主管開讀書會,研讀《當和尚遇到鑽石》、《識透生命真相》等書學習「種子法則」,讓她們知道其實看到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投射,在衝突時若能換位思考,就能有同理心找到最大公約數。但讀書會畢竟只是個人的心性開悟,比較有規模與架構的企業倫理課程,就補足了團體訓練的缺塊。

「我們有前面讀書會的基礎,後面上課就比較容易銜接起來,」劉梅君說,「市場上這種team-building的課程很多,但是企業倫理有一套針對企業內部與團體的培訓,重點不光只有激起熱情,其實有很多的內涵,應該可以借鏡。」

讓基層員工有自信

上課時間雖然還不長,但是已經出現改變,員工變得元氣十足,打起招呼聲音洪量,而且因為每個人都要輪流當朝會主持人,等於間接訓練員工膽試。對傳統紡織業的基層員工來說,這尤其有意義,因為她們多半不具備高學歷,缺乏上台講話的機會。然而,從一開始的上台講話會發抖,到後來露出微笑表情的人愈來愈多,證明這堂「小學課程」至少能培養出員工的自信心,而伴隨自信心而來的自然是更好的正向能量。

「我們前陣子辦慶生會,找擔任外務的員工來當主持人,他以前沒有當過主持人,但是表現卻很穩健,我看了就覺得可喜可賀,」劉梅君觀察。

更重要的是,部門溝通也變得比較順暢,需要劉梅君出面仲裁的狀況也變少,各個部門的主管現在比較不會堅持本位主義,懂得如何折衷,碰到問題不會一直抱怨,而會去想該如何解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改變,目前還在進行式中,」劉梅君說。

「這等於是模糊掉每一個部門跟部門間的一些界線隔閡,多一個連結的時候,會發現事情比較好做,比較順利,」龍笛設計師黃青梅也感同身受。

老企業也能翻轉

亞細亞台灣企業倫理促進會(日本倫理研究所的台灣分會、也是其第一個海外分會)理事長鄭炳耀指出,企業文化的改變絕非一蹴可及,尤其對於龍笛這種有43年悠久歷史的品牌來說,更不容易。然而,這堂課至少已經幫他們開了一扇窗,讓人看到老企業也有翻轉的可能性。

「很難想像這種老企業,光是透過簡單的打招呼、朝會等活動,就能有這樣的改變,但確實是發生了,」鄭炳耀觀察。

活力朝會原先是全公司舉行,但劉梅君為了讓員工更積極,從7月份起將員工分成4組,由主管負責帶領小組進行朝會,還要在年底舉行分組競賽,希望能更進一步打造更緊密的員工關係。

「我們的下一步,可能還要蠻長時間。但我希望能夠帶領員工一起走這條路,讓人看到倫理的經營,在企業裡能起這樣的變化,讓一個企業能夠永續經營,」劉梅君說。

【SDGs線上國際論壇】2-1|照明大廠昕諾飛,如何擴張節能版圖,用光照亮其他產業?